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谁先倒下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3656 2021.04.22 10:07

  观音阁的正殿有一尊丈余高的观音铜像,两旁站立着善财童子和龙女,供台上摆着鲜花、生果、香烛、酥油、清茶。

  精致的铜铸香炉中,十三支香错落其间。

  穆云上香之后,仍然面带虔诚地退出正殿,云晨和云林等人紧随其后。

  他们刚在偏殿坐下,身着碧色裙衫的水芙和水蓉就走了进来。

  “婢子见过穆将军。”

  穆云讶然:“穆水怎么派你们两个来了?”

  这两个丫鬟可是穆水身边最得力的两个人,从未离开过穆水。

  自从两个丫鬟走进来后,云晨等人就肆无忌惮地打量她们。

  两人正值二八年华,娇俏可人,尤其是水芙,站在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饰品的水蓉旁边,显得格外耀眼。

  水芙爱妆扮,每日总是变着法捣腾自己的发饰和脸妆,是北殿最美的丫鬟。

  今日,她梳了个双平髻,在两个对称的髻上各插了一朵小小的石榴花,额间用黄粉涂了一朵祥云,衬得她比那新鲜的石榴花还要娇艳。

  听到穆云的问题,水芙红唇微嘟,浑身上下散发出不情愿:“穆将军,您也觉得不妥是吧?

  “我们可是娘子身边最能干的人,这一下子把我们两个都借出去,娘子不得累死啊?

  “再说,不过是看守地藏阁的一个小丫头,哪用得着我和水蓉出手,随便派两个小丫鬟去就行了。”

  打从水芙和水蓉从殿外进来,云晨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水芙,这会儿听见她娇柔的声音,全身上下只觉得一阵酥麻。

  水蓉半是提醒半是训斥地对水芙说:“这是娘子的命令,我们必须遵从。”

  水芙故作嗔怪地瞪了水蓉一眼,又对穆云说:“穆将军,要不您再跟娘子说说,借一个人得了。

  “我和水蓉必须回去一个,不然娘子太辛苦了。”

  这一次,水蓉没有训斥水芙,她看向穆云,眸中充满了期待,显然也是希望穆云只借一个人。

  穆云忽然就笑了,论揣测主子的心意,他们这些跟随主子出生入死的人竟比不上后到主子身边的穆水,真是惭愧啊。

  “既是穆水的意思,那你们就留下吧。”

  “啊?”水芙叫了一声,很不开心:“那我们要在南殿呆多久?”

  “等那小丫头的伤好了之后,你们就先回去一个。”

  “太好了,我还以为回不去北殿了呢。”水芙露出了笑脸。

  下一刻,水芙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怎么只回去一个?还有一个要呆在小丫头身边多久?”

  到时候,是她回去,还是水蓉回去?

  穆云笑而不答,吩咐赤野:“带她们下去安置。”

  “是,将军。”

  赤野走过去:“两位小娘子,请跟我来。”

  水芙和水蓉向穆云施了一礼,跟着赤野离去。

  “听说南殿的地藏阁收留了很多恶贯满盈的人,龙蛇混杂,最是危险,水蓉,我们可得小心点。”

  “不必担忧,那些人最怕死,不敢动我们。”

  “对哦,我们可是楚王的人......”

  女子说话的声音渐行渐远,穆云走到殿外廊下,看向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峦。

  云晨和云林对视一眼,悄悄地退下。

  ---------

  “哔剥哔哔剥剥......”

  什么声音?

  崔衡玥睁开双眼,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烛灯?

  刚才不还是白天吗?怎么就点上烛灯了?

  等等,这不是她的房间。

  崔衡玥猛地坐起来打量所处的地方,北地窟,阿娘的房间,她怎么会在这里?

  “啊......我的头好痛......”

  崔衡玥刚想从脑海中搜索记忆,头就剧烈地痛起来,她不由自主地抱着头蜷缩成一团。

  “玥玥,你怎么了?”

  琼花熬好药走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连忙放下药碗,跑到床边,“玥玥,是不是头很疼?”

  “......嗯。”崔衡玥从牙齿缝中挤出一个字。

  “别想事,先靠着休息一下。”

  琼花扶着崔衡玥靠在枕头上,又把药端来,一口一口地喂崔衡玥吃下。

  “好苦,这里的药怎么这么难吃?”崔衡玥吃了药,头疼缓解了些,吧唧着嘴抱怨。

  琼花放下药碗,奇怪道:“你以前喝药从不抱怨,今儿是怎么了?”

  “......”

  崔衡玥神情一顿,目光微移:“今天的药比以前的苦。”

  “那就吃颗蜜饯压一压。”琼花立刻去拿蜜饯。

  拿来了蜜饯,琼花像是哄孩子一般,将蜜饯递到崔衡玥嘴边:“啊,张嘴。”

  崔衡玥心中十分无语,但还是张开了嘴。

  蜜饯入口,她嚼了两下,眼睛顿时放出光来。

  这个什么蜜饯,也太好吃了吧。

  “我还要,啊。”崔衡玥又张开了嘴。

  “你啊。”琼花宠溺地点了一下崔衡玥的额头,又去罐子里掏蜜饯。

  她低头太快,错过了崔衡玥不适的表情。

  “啊,张嘴。”见崔衡玥的嘴巴又闭上了,琼花哄她张嘴。

  蜜饯入口,崔衡玥心中的不适瞬间消失,两三下就吞了蜜饯,又朝琼花开口:“多给我几颗。”

  琼花蹙起了眉头:“今天的药真的这么苦吗?你平常喝了药只吃一颗蜜饯的。”

  最重要的是,崔衡玥不喜欢吃甜食,若不是药特别苦,她绝不会吃蜜饯,就算要吃,也只会吃一颗。

  难道是因为她跳崖死过一次,心里太苦了才想吃甜食?

  跳崖?

  对了,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

  “玥玥,你为何这么想不开去寻短见?”

  琼花放下蜜饯罐,痛心疾首地看着崔衡玥:“娘子临死前让你好好活着,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对娘子许下的誓言吗?”

  闻言,崔衡玥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哭成泪人的少女跪在地上,一手紧紧地抓着回光返照的少妇,一手举起,抽泣着发誓:“我崔衡玥对天发誓,听阿娘的话......好好活着。

  “无论将来遭遇什么样的困境,我一定会......活下去......”

  听完少女的誓言,少妇才放心地闭上双眼。

  再一次感受到少女那种孤苦无依的绝望,以及痛失至亲的悲伤,崔衡玥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上来。

  下一刻,崔衡玥仰头,将热泪逼了回去:“我没忘,我也没有寻短见,我是想......”

  瞥见门口处碧色裙角,崔衡玥的声音戛然而止。

  琼花张嘴欲追问,就见崔衡玥竖指于唇前示意她噤声。

  屋内静了很久。

  水芙没有等到后面的话,抬脚踏入房间。

  “你们是谁?”

  崔衡玥看见两个陌生的女子进来,警惕地打量她们。

  水芙停在床前一丈远的地方,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崔衡玥,目光肆意地打量她。

  水蓉从后面走上来,面无表情地介绍:“我叫水蓉,她叫水芙,我们是穆云将军派来北地窟,暂时照顾你的。”

  “错了。”

  水芙冷傲地纠正水蓉的措辞:“我们是来看着你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再寻短见,否则我就把你绑起来。”

  崔衡玥心中一沉,看来,那什么楚王是铁了心要把她关在这北地窟了。

  从前,她睡在外面的大通铺,虽然拥挤憋屈,但至少能看见太阳和月亮,每个月还能进北地窟见母亲两次,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光。

  但现在......

  看见崔衡玥的脸色,水芙在心中鄙夷道:到底是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吓唬她几句就怕了。

  “给我记牢了,进了南殿就要遵守南殿的规矩,不得杀人,杀人者必死。”

  水芙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自尽也不行,那也是杀人。”

  “呵!”

  崔衡玥不禁嗤笑:“怎么,难道有人自尽,你们也要按照杀人者的规矩处死他吗?这倒是遂了他的心愿。

  “原来,平日里苛待外人的你们,也很善良嘛。”

  这话极尽讽刺,一下子就激怒了水芙,她倏地抽出鞭子,用力挥向崔衡玥:“找死!”

  “玥玥——”

  看见鞭子抽过来,琼花大惊失色,想也没想就扑上去,把崔衡玥死死地护在怀里。

  “唔......”

  琼花咬紧牙关,本不想发出声音让崔衡玥担心,但后背乍然而至的痛楚让她忍不住低呼出声。

  敢动她的人?

  找死!

  崔衡玥轻轻地推开琼花,一跃而起,在水芙抽回手之前一把抓住鞭子。

  水芙怔了一下,随即用力抓着鞭子往后拽,然而崔衡玥死死地抓着不放,她拽不动。

  两人僵持不过片刻,对面的崔衡玥忽然嘴角浮起一抹轻蔑的笑。

  下一刻,崔衡玥松开手,水芙瞬间往后倒。

  “臭丫头......”

  水芙翻转身体,手撑地准备站起来,背部却被人重重地踢了一脚。

  她脸朝地趴了下去,手脚展开成“大”字形。

  紧接着,她手中的鞭子被抢,背部再次传来痛楚,身体也被人踩在地上。

  可恶,这个臭丫头不仅踢她,而且还敢用她的鞭子抽她?

  水芙火冒三丈,双手撑地,猛然使力想要站起来,背部的钳制却突然消失。

  她一跃而起,回头看去,却见崔衡玥拿着她的鞭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左手掌心,嘴角噙着嘲讽的笑。

  “臭丫头,你敢打我?”水芙把拳头攥得咔嚓响。

  崔衡玥微抬下巴,蔑视一切:“打你又如何?”

  “臭丫头,我可是楚王的人,你们这些恶贯满盈的人之所以留在南殿,就是因为走投无路想要寻求楚王的庇护。

  “你敢打我,是不想活了吗?”

  水芙想不明白崔衡玥哪里来的勇气打她,从这些人主动留在南殿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失去了自由,一辈子都得呆在南殿,遵守南殿的规矩。

  但他们同时也会得到楚王的庇护,在南殿,没有人敢杀他们,因为杀人者会被楚王处死,而这些主动留在南殿的人最想做的事就是活着。

  无论是朝廷要犯,还是江洋大盗,亦或者是宗室权贵,不管是遭人追杀还是其他不可说的原因,只要踏入南殿,愿意一辈子留在这里,楚王就会保他平安。

  十五年来,南殿一直相安无事。

  “呵,我倒是忘了,你确实是不想活了,不然也不会跳崖。”水芙忽然冷笑。

  关于跳崖这件事,崔衡玥解释了很多次,但没人相信她,现在,她不想解释了。

  “啪!”

  崔衡玥甩了一下鞭子,冲水芙挑了挑眉:“怎么?想杀我?来啊,随时奉陪。”

  “你......”水芙气得咬牙切齿。

  这个臭丫头,明知道楚王的人是负责保护他们还敢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无耻。

  一直沉默又插不上手的水蓉走到水芙身边,低声劝道:“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话未说完,水芙已经握拳朝崔衡玥冲了过去:“没错,我是不能杀你,但我可以把你打个半死不活。

  “你想死,我就偏不让你死。”

  “水芙——”水蓉急得大喊。

  崔衡玥扬起鞭子,对着水芙狠狠地甩出去:“大言不惭,看谁先倒下......”

  最后一个字刚出口,崔衡玥的头就一阵刺痛,随即眼前发黑,浑身无力,鞭子脱手落地。

  “嘭!”

  崔衡玥直挺挺后仰倒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