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暗夜之杀手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杀手,杀手

大唐暗夜之杀手悲歌 青虫月二 1816 2020.05.24 00:29

  第二章杀手,杀手

  长安城,同福客栈,取名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别名杀手客栈。

  大唐败落,南北相争,原本南来北往的长安城,如今却是风雨萧条,夜暮之下,难见人影。

  “客官,几号店主?”

  “暗夜七号”

  寒炎冷如冰霜,却一眼环视了整个店,几人吃饭,几人喝酒,几人带剑,几人用刀!

  “取财,求财,还是春梦?”

  “既取财,也求财,还要春梦!”

  寒炎语气中似乎从来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杀手之店,用的都是暗语黑话。

  “取财多少,求财品类,春梦几何?”

  店主的问话,也算量类齐全。

  “全取银票,杀手同类,独住一日!”

  这是寒炎的回答,意思很明确,把自己所有的存银取出,求财即杀人之事,对像却是与他一样的杀手,只住一日。

  “以何为凭!”

  这该是店主办事的验证了。

  “刀,秋水落叶刀!”

  寒炎说完,把刀往那柜上一放。

  “九万两!”

  店主从那柜台下面,取出九十张银票,每张千两,大唐通兑。

  “不急,求财多少?”

  寒炎不接银票,只是往店主边上一推,意思更是明确,以此九万两买求财之路。

  “青蛇,煞三,阴七,三万订,三十万收,随选!”

  “好,这是你的,我全选!”

  寒炎在刚才那九万张银票上点了点。

  一单三万两,共九万两,若全杀,该有九十万两。

  以一博十,这就是杀手的生意。

  店主一脸漠然,却是闪过一丝诧异。

  “成交,期限一月,一月未除,求财再挂。”

  寒炎看了看店主手中的三张木牌,收回腰间,脸上淡然。

  “一日!”

  寒炎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足有十两多,只住一晚。

  “这是你的!”

  店主推出一把房门钥匙,放在寒炎的手边。

  寒炎拉了拉斗笠,拿起钥匙,提起刀,就朝后堂走去。

  在同福客栈,你不用客气,用钱可以买命,用钱也可以卖命,用钱还可以春梦。

  ……

  ……

  “滚!”

  寒炎对着屋里的三个女人,只说一字。

  那三个妖娆的艳女,全祼着身子,正斜躺在一张足足够六七人寻欢的大床之上,身上透着一层油光,而脸上布满着粉脂。

  三个女人正在调情,做着迎客的准备。

  寒炎把刀往桌上一放,坐了下来。

  三个女人看了看寒炎黑色的斗逢,有些不解。

  这是她们第一次遇到如此情况。

  但凡门开之后,从来也没有店客拒绝。

  他们都如野兽一般,进门不问东西,只分上下,脱了衣服,吹灯解忧。

  寒炎没有好心情,从怀里再掏一锭金子,直接丢到门外。

  “滚”

  一字再说,便无二字。

  三个女人提前衣裤,瞬间离开房间,临行不忘带上房门。

  孤灯之下,寒炎左手之中依然紧握着那块碧玉,余温尚存,音容犹在,人已远逝。

  一丝苦笑,化在静静的灯光之中,焰成灰烬。

  三个牌子,摆在桌上。

  上面分别写着“青蛇”,“煞三”,“阴七”。

  青蛇,大唐洛阳杀手,一把青蛇剑,快如蛇信,近身必亡,流连烟花,落魄皇族。

  煞三,实为三煞,大隐于市,长安城内久居,难分雌雄,身如鬼魅,杀人无形。

  阴七,阴山七鬼,近年随北方大军流入大唐,七人形影不离,剑如七星,配合无间。

  三组杀手分属西蜀万毒,漠北地煞,还有关山魂灭,与大唐暗夜,皆是卖命求财的杀人组织。

  而且这三组令牌,排名皆是第六,略高于寒炎的大唐暗夜第七。

  寒炎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一是警示,二还是警示。

  青蛇最远,煞三最近,阴七最急。

  阴山七鬼,七去其三,余四,首杀!

  寒炎一股怒气未消,拿起桌上的几个点心,细嚼慢咽。

  喝一杯清茶,提起刀来,向店外走去。

  ……

  ……

  十里别亭。

  “鬼大,鬼四鬼五鬼六惨死,该如何?”

  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刚才已死的三个黑衣人身边,眼中看着暗夜里那不着痕迹的长安城。

  另外三人则围在他的身边,如同鬼媚,连影子没有。

  “长安城,同福客栈!”

  高大身影发出号令,可这声音却有如从地底发出的一般。

  “鬼大,同福客栈是中原杀手客栈,动之必死,没有人敢在那里下手。”

  黑暗中再次发出声音,却并非刚才问话之人。

  “鬼七,焚尸,长安东城,取魂!”

  鬼大说完,那身影却像没动一般,而人却已不见。

  剩下三人,随着一股灵火,在已死黑衣人身上焚起之时,侵入黑夜。

  ……

  ……

  寒炎右手紧握秋水落叶刀柄,眼睛却是静静的盯着。

  手在刀柄之上,青筋尽露,却无一分颤抖。

  寒炎终于放心的提起刀,把那块碧玉之配,放在怀里,使劲收了收衣服。

  此时他不需要知道为何。

  为何会有人要杀那四岁的雪落?

  他也不知道杀雪落母亲的时候,为什么手会颤抖,而且用了两刀?

  这些对他来说,还来不及思虑,现在他只想杀人。

  ……

  ……

  长安城东,这是通往十里亭的必经之门,也是从十里亭来长安城的必经之路。

  城东,半遮半掩,无人看护。

  一个腐败的王朝,不需要,更不必要。

  寒炎持刀而立。

  胸口隐然有痛,却是一种化成冰的寒气,更让他无所有惧。

  杀人是一种职业,一种谋手的手段,此时,却是寒炎的唯一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