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年花开,一地荼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六)

那年花开,一地荼蘼 九鼎燕风 4102 2022.05.22 19:55

  冷清源回到南京后,竟然赶上了当天晚上的公司直播秀。。。。。。没人知道他竟连夜回了趟常熟,又急赶着回来了。宿舍的兄弟们都以为他和江海平一起。。。。。。出去开房了吧。老板和老板娘的事情,再好的兄弟,也不好猜测。。。。。。

  两天三场的走秀直播展示,莫姗姗首次设计的三款LM轻时尚自有款品牌服装,一百三十多万的会员,共订购了十五万套。基本上按照每款五万套的标准定制。但是,也就限定在了十五万套,再有人定同款,也不接单了。因为是轻时尚首推的三款自有品牌成套服装,所以做了个限量版。

  这十五万套拿去代工厂的时候,对于大工厂来说都是一个很惊人的代工量了。莫馨就每天定点在代工厂里,监工着制版打样制衣和质检;回家后,还要忙着裁剪缝制姗姗设计的服装。舅舅舅妈每天里要接送蒙蒙上下学,照顾姗姗,还要赶去服装城拿货打单发货;两套房子的装修,还要时不时去看看。日子特别的紧张忙碌。姗姗每天里都由舅妈陪着照顾。冷清源周末回来也就跟着丈母娘一起跑工厂。二十天后,前五万套服装出来,冷清源从南京带了七个兄弟一起过来理单发货,女孩子们都没过来,还要忙着南京那边的发货和直播的事情。。。。。。这以后就形成了规矩,每次厂里干完工后,不论是不是周末,冷清源他们寝室八个就会一起过来,跟着这边一起理单发单。

  冷清源是每周五都回来,周日下午再走。每次走,都会带走三套莫姗姗设计的服装和几套在服装城选的服装样装。莫姗姗每周设计三套,三个月后,她就不再设计服装了,安心地养胎,等着多多出生。走秀直播的事情,在江海平的操持下,已经步入了正轨。

  阿里巴巴的领导层敏锐地察觉了双十一的巨大潜力和淘宝商城的售卖力,年初的时候已经将淘宝商城正式更名为天猫。四月底的时候,网上店铺这块,LM轻时尚和海潮春源也紧跟着加入了天猫系。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每天进来轻时尚和海潮春源视频直播间的人,早已不限于公司的会员粉了,而是有好多就专门是进来听江海平唱歌或者看美女们秀展的QQ粉。短短的两个月轻时尚和海潮春源的粉丝群,已经暴增到了一千多万人。。。。。。而这些纯Q粉虽然不能带来服装和美妆彩妆产品价值的直接变现,但是却给LM轻时尚和海潮春源带来了强大的粉丝流量,使轻时尚和海潮春源在直播曝光度上呈现了倍速的增长。

  公司内部专门讨论了这种没有购买产品的无效粉关注视频号和申请入Q群的情况。那些粉丝,男女都有。因为入群量太大,大量占用了有限的群资源,并且,还有不少人在里边品评主播,说一些和产品无关的言语,很容易的良莠不齐。最后,冷清源直接拍板决定:放开入群必须是购买了产品的会员限制。群不够咱们就增加新群,服务人手不够,就准备再招人。早晚一天,这些流量粉会变现为咱们的产品品牌粉。即便是不完全变现,强大的粉丝流关注所带来的流量增值和给咱们视屏秀在网络曝光度的增加所带来的无形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私下里,江海平建议性地询问:“难道你不想把LM轻时尚带成为咱们国内甚至是世界上一流的奢侈品品牌吗?就像LV、香奈儿、爱马仕那些世界一流的奢侈品品牌一样?你不想带着LM轻时尚登上巴黎时装周?给姐姐一个更好的展现她的天分的舞台?世界范围内,那些顶级的著名时装设计师,可全都是通过卢浮宫卡鲁塞勒大厅和杜乐丽花园秀展,才被精英阶层的消费者所熟知。只有通过这种高端门槛定位,才能最终踏进奢侈品界。。。。。。如果咱们走这种毫无门槛的大众流量粉路线,一开始是会增加视频秀的网络曝光度,但是不一定有利于咱们品牌的长远定位和发展的。。。。。。”。

  冷清源摇头说:“我从没想过要把LM轻时尚带成为什么样的大品牌,更别提是奢侈品牌,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从没想过。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这种想法。姗儿更不会有这种想法。。。。。。永远都不会有。。。但凡她有一点点这种念头,她也不会放弃学业,放弃她的前途,孤身一个人从几千里远的地方过来跟着我。无论是凭她的容貌还是她的才华,她都完全可以选择另一种优越的生活,上层社会的生活。。。。。我只是个每天里忙着带家教的穷学生。。。。。。一个穷小子而已。。。。。。你知道我吃过的最奢侈的东西,最让我满足的奢侈品是哪些吗?”。

  江海平笑着说:“你们寝室里都爱吃的方便面?”。

  冷清源盯着她的眼眸,顶认真地说:“每次和姗儿一起吃的沙县小吃,那次在咱们学校食堂里。。。。。。你给我夹的那些肉。前年冬天里姗儿给我织的围巾,还有。。。。。。”,他指了指江海平头上的蝴蝶发卡,继续说:“你和她都喜欢的蝴蝶。”。

  江海平红着脸说:“撒谎。。。。。。我哪里敢和她比。。。。。。我什么时候在你心里变得那么重要了?”。

  冷清源诺诺地说:“一直都很重要。。。。。。是我太贪心了。。。。。。真是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

  江海平阻着他说:“别这样说,也别这样想!。。。。。。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五月十八号,周五,下午冷清源回常熟来的时候,已经专门带着了户口本。五月二十号,因为是特殊日子,常熟市民政局为了方便情侣登记办证,是正常上班的。舅舅莫小北开着车子,载着一家人都去了市民政局。家人都在外边等着,冷清源扶着挺着大肚子的莫姗姗,走进了这个神圣的地方。。。。。。

  当工作人员把钢印打在两张贴着两人照片的红本儿上,又把红本儿递给冷清源的时候。莫姗姗拿过来,看了又看,瞅了又瞅,眼里早就沁满了晶莹的泪水,终于滚珠儿一样,滑落在她那粉嫩粉嫩的绝美脸颊上。。。。。。冷清源激动地两只手不停地哆嗦。。。。。。咧着嘴,开心地笑,不停地叫“老婆,老婆”。他们终于扯了证了!

  冷清源盼这一天,已经盼了一年半多。。。。。。他是五月八号满的二十二周岁,就迫不及待地挑在五月二十号就来领证。这个时候,姗姗也就刚二十岁多点儿,还差两个月才满二十一岁呢,姗姗是七月十七号的生日。。。。。。这个时候两家的房子也已经装修好了,夫妻俩在常熟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但是她们不想太快搬进去,准备至少过两年后再搬进去,怕太早住进去新装修的房子对婴儿不好。晚上回到家里,莫馨破例硬拦着没让冷清源下厨掌勺,她和嫂子做了一大桌子菜,一家人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仪式。冷清源和舅舅两个人每人喝了一箱啤酒。还破例让姗姗都喝了点碳酸饮料。

  六月八号的晚上,冷清源急匆匆地从南京赶回,连家都没回,就直接去了医院,莫姗姗肚子疼了,有动静了,丈母娘和舅妈全都在医院陪着,因为是周末,连蒙蒙都去了,只留舅舅一人在家看家。

  进了市人民医院,冷清源跑进姗姗住的单间,就见莫姗姗躺在床上,额上都是汗,不时地紧皱着眉。冷清源俯下身来蹲在姗姗床前,握着姗姗的手,轻声问:“姗儿,痛吗?”。姗姗委屈地点着头,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攥着冷清源的手。才给她擦的汗,就又冒了出来,冷清源好心疼。。。。。。

  六月九号凌晨三点多钟,护士过来检查,宫口已经开了三指了,莫姗姗被推进了产房。冷清源想要跟进产房,舅妈和丈母娘一起阻着,说:“你个大老爷们进去能干啥,就在外边等着。”。然后是莫馨进了产房陪产。。。。。

  冷清源就在产房门外焦急地转来转去,舅妈让他去房间睡会儿也不去,蒙蒙就陪着她们一起熬着。

  冷清源一会儿就要问一声,“舅妈,咋那么久呀?”,“舅妈。。。。。没事儿吧?”、“舅妈。。。。。要不您进去看看不?”。

  舅妈总是笑着说:“哎呀你这孩子,急啥呀“、”紧张啥呀,没事儿的。”、“真没事三水,放心吧,昂。”。

  早上八点二十七分,莫姗姗和宝宝终于被推出了产房。冷清源连忙就凑上跟前,一手扶着推床,一手攥住姗姗的手,俯着身跟着走,焦急地叫着:“姗儿,姗儿。”。莫姗姗面色苍白苍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她微笑着盯着他,轻声说:“快看看咱们的宝贝多多,是个儿子。”。

  冷清源笑着答应着,看着多多,又心疼地看着姗姗,问她:“姗儿,你还难受吗?还痛吗?”。

  莫姗姗轻声说:“不难受,不痛了三水,放心吧。。。。。。就是饿。”。

  舅妈蒙蒙和莫馨跟在另一边。直跟进了房间,冷清源都不愿意把手松开。莫馨抱起多多,冷清源轻轻地抱起莫姗姗,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调舒适了床铺,莫馨才把多多放进姗姗臂弯。冷清源就蹲在姗姗跟前,一手攥着她的手,一手轻轻地抚摸着多多柔嫩的小脸。看着多多,又忍不住地看着姗姗,只会傻笑。

  莫馨看着三水心疼姗姗的样子,直想哭。她心说:也不枉姗儿给你受的这些苦了。。。。。。

  进了待产房,姗姗连无痛针都不愿意打,宁愿自己忍着痛。她怕打无痛针对多多不好。

  过了一会儿,能吃东西了,冷清源就端着黑鱼汤,一口一口地喂着姗姗。医院里有月子餐,舅妈早上就给定好了。冷清源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从昨天早晨到现在,一会儿都没睡。。。。。。姗姗心疼地说:“傻呀你,那么紧张干啥?”。冷清源嘿嘿地笑。

  舅妈带着蒙蒙出去吃早饭了,莫馨在陪护床上躺着都要睡着了,她也一夜没睡,实在太困了。。。。。。姗姗喝完鱼汤,冷清源去整理饭盒,回来后就又坐在床头,看看多多,就又看看姗姗,一会都不舍得将目光从她们娘俩身上移开。他悄悄地就将头伏在姗姗跟前,趁着丈母娘睡着了,偷偷地亲姗姗,亲她的面颊,亲吻她的嘴唇。。。。。。门忽然打开,吓了冷清源一跳,连忙把头抬起来,他和姗姗都脸红了。护士小姐姐笑着说:“宝宝吃奶了没?”。

  冷清源忙说:“刚给喂了不吃,在睡着呢。”。

  护士笑着说:“啊,不吃,怎么那么不乖,来给阿姨看看。怎么不吃饭呢?”,她就轻轻地托着多多,往姗姗怀里移了移,掀开被子一脚,露出多多的小脚丫,往脚心一弾。多多哇哇大哭。哭了几声又不哭了,护士就把多多凑到姗姗怀跟前,给小家伙吃奶。冷清源饶有兴致地看着。。。。。。莫馨也早就醒了。

  舅妈她们也就回来了,给冷清源和莫馨带了早饭来,就催着她们俩赶紧吃饭。

  去吃饭的路上,蒙蒙挺孩子气地问舅妈说:“舅妈。。。。。。您生潇潇哥的时候,我舅也那样稀罕您吗?瞅我姐夫,盯着我姐的那稀罕劲儿,连多多都比不过她重要。”。

  舅妈笑着说:“咳,别提你舅,一提他,舅妈就气不顺。他只顾着稀罕你潇潇哥了,哪里顾得了你舅妈的死活。”。

  蒙蒙唉了一声,叹了口气说:“我姐夫在我姐跟前,真就要多怂有多怂。我姐咳嗽一声,他都要浑身打颤;一个眼神,都能让他头上都冒汗。真没见过这样的大老爷们。”。她说完,自己满脸绯红。

  舅妈哈哈地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