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萤火虫的爱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8章 有一点心酸(1)

萤火虫的爱恋 凉小龟龟 2105 2019.01.20 21:51

  只是楚炀想远离那两个女生,走得太快,一路出了食府的大门,终究是把给李天源买饭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凌夏在他身后,要小跑两步才能跟上他的步伐,有些气喘吁吁地说:“喂,李天源的饭……”

  楚炀这才停下:“糟糕,忘记了!”

  看着他右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表情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凌夏忍不住笑起来:“你刚说的要给李天源捎饭,才不过送了个餐盘的功夫,就把这事忘了,这也太快了。”

  “实在是急着出来……”楚炀嘟囔了一句,似乎很是委屈,解释,“我跟她们根本不熟,只知道是一个班里的,名字还叫不全。坐在一起吃饭,真的很别扭。”

  听了这话,凌夏不知道怎么想的,顺口就问了一句:“那跟我一起吃饭,不别扭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楚炀偏过头,一脸不解。他的眼睛里有浮光闪过,很亮眼。他认真思考了一下,才说,“跟你一起,觉得很自然。好像我们很相投,当然不会觉得别扭。”

  说着,楚炀嘴边露出一丝促狭捉弄的笑。他的眉梢眼角勾起,活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怎么,你是不想跟我一起吃饭,才故意这么问的吧?”

  “诶?”凌夏唬了一跳,看着楚炀嘴角眉眼都是笑意,才知道自己被戏弄了。她恼羞成怒,跺了跺脚,转身就要调头重新朝食府走去,“喂,你还给不给李天源捎饭了?把他饿出个好歹,谁来对祖国的花骨朵负责?”

  楚炀却眼疾手快一下捉住了她的手,攥进自己的手心里。

  “别再进去挤了,我去小超市里给他带个泡面就行了。反正他说了随便带点什么都行,好养活。”楚炀笑吟吟地看着凌夏,却没有松开手。

  凌夏脸颊滚烫,一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被楚炀握住的手心已经汗湿,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好像任由他握着也不是,抽回手来也不是。

  好在楚炀及时收回了手,那么自然顺畅,好像刚刚只是一时为了拉住她而已,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含义。

  “你回宿舍休息吧,记得多喝点水。”楚炀嘱咐道,“后天就正常上课了,加油。”

  周天的时候,严冬来找凌夏,打算一起出去逛逛。自从来了海城,除了跟楚炀一起出去吃了一顿饭,凌夏确实没好好欣赏过这个城市的景色。

  科大的军训和海大的一样都是持续半个月,训练程度甚至更严苛。大概是觉得自己学校的教学和科研比不过海大,就要在别的方面压一压。严冬被折腾地瘦削了不少,本来有点肉嘟嘟的娃娃脸都凹陷了下去,更衬得一双眼睛晶亮浑圆。她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裙子,不张嘴说话的时候,很像个楚楚可怜的小美人,足以混淆视听。

  凌夏忍不住“啧啧”称赞:“你总嚷嚷着减肥,一直效果不佳。这军训算是帮你圆梦了!”

  “得了吧,都晒黑了!”严冬不满地撇撇嘴,“再说了,我这是相思入骨导致的体重减轻,跟军训有一毛钱关系?”

  等公车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吴坤宇。他脖子里挂着一个单反相机,肩上背着大包,正低头倒弄着一个镜头,还挺有摄影家的感觉。

  凌夏很想恶作剧,于是溜到他背后,冷不丁喊了一句:“老吴!”

  “哎哟我去!”吴坤宇被吓了一跳,险些把手里的镜头扔出去。

  凌夏达到了预期中的效果,乐得“咯咯”直笑。严冬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口中吐出两个字:“幼稚。”

  吴坤宇这才注意到她,打量了两眼,疑惑地问凌夏:“这是你同学?”

  凌夏点点头,然后一把搂过严冬的肩膀,对吴坤宇介绍:“这一位就是严冬同学,就是你夸赞说很有意思的那位。”说着,我又对严冬说,“这是我班长吴坤宇,你上次打电话,就是他帮我接的。”

  “哟,原来是你啊,雷*同学!”严冬立即来了兴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凌夏却是一头雾水:“什么雷*同学?”

  吴坤宇比划着打电话的姿势,解释:“就是那天我接了电话,后来告诉这位同学我是帮你揣着手机,她就夸我是雷*同学了。”说着,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天在电话里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当面一说,还真有点脸红呢!”

  严冬被他憨直的样子逗乐了,笑着跟凌夏说:“你这个班长真有意思!”

  吴坤宇也是周末没事,带着相机出来转转,随手拍拍照片。严冬听说了吴坤宇很会拍照,干脆拉着他同行。两个人在车上聊得很是投机,严冬干脆都不跟凌夏坐一起了,转而和吴坤宇并肩坐着,叽叽喳喳聊个没完。

  凌夏坐在被遗忘的后座上,靠着车窗,欣赏起沿途的景致。只是公车绕了学校一圈,来到西侧门的时候,她看到了路边的那个身影。

  是楚炀。

  他穿了一件浅灰色的格子衬衫,斜背了一个书包,站在西门外。有一个女生跟他站在一起,身穿牛仔背带裙,身形很窈窕,是那天在校园里偶遇的系花,黄瑞洁。

  两个人肩并肩站着,正在一起研究着什么。他们贴得很近,黄瑞洁的头几乎要抵在楚炀的肩膀上了。俊男美女,看起来非常养眼。

  可凌夏的眼睛,偏偏就被这美好的场景刺痛了一下。她慌乱地收回目光,才发觉自己的手心、脚心,一片冰凉。

  曾经,凌夏可以坦然地面对楚炀和桑雪的恋情。才不过一个夏天的时间,她竟然已经无法接受楚炀和其他女生有丝毫亲昵了吗?

  但她又是楚炀的什么人呢?她到底凭什么,会生出不愉快的心绪呢?

  公车一路摇摇晃晃开到了海边,严冬和吴坤宇便摇摇晃晃地聊了一路,凌夏摇摇晃晃地晃了一路的神。直到下了车,严冬才发现她脸色不太好看,担忧地问:“凌夏,你怎么这么没精神了,是不是晕车了?”

  吴坤宇也凑过来:“刚才这车确实开得不太稳,你没事吧?”

  凌夏勉强朝他们笑了笑,压下心里那一丝丝酸楚:“没事,可能确实被晃得有点头晕,吹吹海风一会儿就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