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曾经

妙丹青 意如是 2112 2019.08.12 22:52

  从御书房出来的那一刻,池晏那艳射无双的笑意便一点点淡了下去,直至在唇边攒起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

  池家有二子,其长子无状,纨绔御街上,无人敢相撞……

  他本不是这样的人,身为池家嫡长子的他年少便有才子之名,加之他的容貌,一时在京中风头无两。

  但是从某日父亲与他长谈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是池国公府承爵之人,池家出了一个太后,一个贵妃,身为当今皇帝的母族,为防止被当今皇上猜忌,必须要压制。

  所以,渐渐的,才子不复,倒是纨绔子弟池晏在京中声名鹊起,他整日带着一帮纨绔子弟横行霸道,时间久了,众人忘记了池晏是个才子,连他都忘了原本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不过也是好事,他纨绔了,他这位身为皇帝的表兄格外放心,曾经他一心上进,不知玩闹为何物,如今倒也被养出几分玩心。

  只要能保池国公府安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

  “小国公,《楼深人难知》挂壁已经取出来了,您收好。”那掌管库房的公公将一细长的锦盒呈给了池晏,笑的略带殷勤。

  这位池小国公虽然纨绔了些,但是身为地位极高,他身为库房公公,很少在这位面前露面,如今难得一见,自然要刷一刷存在感。

  “唔,”池晏随手将挂壁拿在手上,神色变的有些纨绔,有些冷淡,还有些慵懒,一副放荡不羁的做派:“成了,本世子这就走了。”

  转身朝宫外走去,池晏眸色渐浓。

  林听云那个蠢女人,还真的以为自己想去豫州帮她监制屏风?未免异想天开。

  若是他真的去了,不仅要监制,还要保护屏风一路无碍,他是脑子被驴踢了,去做这等赔本买卖?

  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他要去,林听云不让他去,那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是怨不到他身上了。

  毕竟,我要帮你的时候,你拒绝了,出事了又与我何干?让你不信我,活该了吧?

  见池晏走出宫来,桦铎连忙迎了上来,一眼瞥见池晏手里的锦盒,桦铎顿时笑了:

  “主子你又敲诈了皇帝?可以可以的!”

  冷淡地瞥了桦铎一眼,能从这小子口中听到一个“可以”,真真是不容易。

  “收拾东西,即刻随我离京。”回到池国公府之内,池晏便立刻开口吩咐道。

  桦铎瞪大了眼睛:“主子,你要偷偷的走?这不可以的啊,纨绔子弟要走,不应该大张旗鼓,嚣张跋扈,然后整个京城夹道送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凉凉瞟了桦铎一眼,池晏不咸不淡地说道:“你若是不愿意离开,那就让寡琰随我一起离开,你留下应对他们几个。”

  听见“他们几个”四个字,桦铎顿时头皮发麻!这所谓的他们几个,不是别人,正是那几个最喜欢跟在主子身后的纨绔子弟!

  尤其是那个爱嘤嘤嘤的锦鳞卫公子,好好的一个世家子弟,哭起来吓死人!

  “主子,属下这就去!”哼哼,这种挡人的事,还是让寡琰干吧,反正寡琰也不爱说话,一拳一个嘤嘤怪多方便不是?

  池晏在京城众人眼中素来是行迹不定的,或许连续几日出没,或许销声匿迹许久,所以京城几日不见池晏踪迹,也没人觉得奇怪。

  此刻的池晏早已抵达豫州地界。

  少时他少有机会出京,成为纨绔子弟之后更是要时不时在京城刷一刷存在感,如今算来,他出京的机会竟然少的可怜。

  在豫州坊市之中闲逛了许久,深切感受到了豫州和京城不同的亲切乡情,池晏觉得心情都开阔了很多。

  心情非常不错的池晏始终没忘记自己此次亲自来豫州的目的是什么,所以空闲下来,他便吩咐桦铎做事。

  “主子,您真的要这样做?”桦铎的脸色一阵扭曲:“阮希言可是阮家的嫡出小姐,您如果看上了人家,强行求娶也算了,干嘛还要绑架人家?有违《池小国公行为底线规范》!”

  池晏一怔:“阮希言……是个女的?”难怪他觉得阮希言这个名字如此女气。

  但是能做平面设计做那些粗重活计的女子,该是个什么样子?池晏脑海里不由自主闪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婆子模样,忍不住寒了寒。

  瞧上这样的人?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磨了磨牙,池晏一字一顿地说道:“本世子叫你绑,你便绑!出了什么事,本世子担着!”

  “主子,这不可以……”桦铎正想说阮大小姐是出了名的病娇美人,万一绑个出个好歹怎么办,对上主子冷沉的目光,桦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瞬间怂了。

  罢了,既然主子说出了什么事情有主子担着,那他这个亲卫还担心些什么,只好照做咯。

  此刻阮希言才修复完第四面屏风,放下手上刨具,收拾好东西,便下了楼。

  这几日修复皇后娘娘的这八立对圆屏风,她废了不少心力,连带素来柔软白净的手都磨上了一层薄茧。

  当时设计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但是真正将所有的事情揽下来之后,阮希言才知道个中辛苦。

  暗下决心,接下来品墨轩也该寻个得力的设计先生配合她做设计工作了,从布衣巷之中买了一份小麻花,阮希言施施然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

  虽然豫州坊市众多,但是她还是觉得布衣巷是最有人情味的地方。比如卖小麻花的大娘,心疼她身体单薄,每每总多给她拿几根小麻花。

  提着小麻花走到自家的巷子,还没瞧着府门,眼前就猛然一黑,后颈一疼,阮希言就软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阮希言脑海里只闪过四个字。

  她的小麻花!!!

  轻飘飘地扛着阮希言朝主子所在的客栈走,桦铎只觉得神清气爽。好久没有执行如此轻松的任务了!

  熟门熟路地将阮希言扛到客栈柴房,桦铎便去禀报池晏具体情况。

  因为顾忌着阮希言身子弱,桦铎并没有使用多大的力气,是以不多时,阮希言便幽幽转醒。

  醒来第一件事,下意识找小麻花,瞧见小麻花在手边,阮希言这才微微放了心。

  大娘的小麻花可是很难买到的,她是靠着脸才能吃到的好么?

  不过,这里是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