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贵妃贼拉开心了

妙丹青 意如是 2146 2019.09.22 23:48

  “既然没什么,阮大小姐可决定与我们知艺楼合作?”见阮希言果然没有任何异议,知艺楼掌柜暗中鄙夷些许,语气却听起来和善了几分。

  阮希言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好奇问道:“我很想知道,既然在知艺楼眼中,品墨轩只是堪堪能合作罢了,为什么知艺楼不选择其他更有实力的店铺,而是选择了品墨轩?”

  因为除了品墨轩,再也没了那么好的忽悠的铺子了啊!

  这句话知艺楼掌柜简直要脱出而出,但是他生生转了话头,解释道:

  “是这样的,品墨轩自从在阮大小姐的带领之下,起死回生了很多次,我们东家说阮大小姐是有大气运的,有这份运气,能办成不少事情。”

  阮希言闻言颔首,笑的更亲切了一些:

  “原来知艺楼看中了我的运气?既然知艺楼认为我是个有运气的人,那不如我只出运气,其他由知艺楼负责,这样才公平嘛。”

  这话之处,知艺楼掌柜顿时明白阮希言看透了这内里的弯弯绕绕,面子有些挂不住,还是忍不住放了最后一句话:

  “阮大小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我们知艺楼合作,机会仅此一次,你可真的想好不后悔?”

  阮希言起身,做出送客状:“多谢知艺楼青眼,但是我们品墨轩承受不起。”

  知道自己此行已经注定无法成功,知艺楼掌柜黑着脸甩袖出去了。

  见人走远了,阮希言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前。

  幸好没让姚六真的斟茶上来,她品墨轩用来招待顾客的茶叶可都是好茶叶,给这样的喝,未免暴殄天物。

  姚六瞧见人已经走了,他也冒出了头,脸色气的发红,颇有些同仇敌忾地问道:

  “大小姐,明明我们品墨轩在豫州的名头已经那么大了,不少铺子都不敢在我们面前放肆,怎么还有这么多不长眼的东西?”

  “好啦,别生气。别人生气你别气,气坏身体无人替。”知道有些大道理姚六不愿意听,所以阮希言用了一句非常押韵的话劝慰了一句,旋即解释道:

  “很简单,虽然品墨轩已经雄起,但是品墨轩身后的东家只我一个孤女罢了,而且是个和继母不对付,父亲卧病在床的孤女,因此在那些大铺子眼中,我依旧是软弱可欺的。”

  还有一点就是,阮大小姐曾经那病西施的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哪怕阮希言做了那么多改变,那些固有的想法依旧没有办法改变。

  不过,若是那些不长眼的大铺子真的当她好欺负要欺负过来,就休怪她修理他们。

  ……

  永嘉帝从大理寺出来之后,一直沉着一张脸,随行的几个公公全部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慎就触怒了心情不佳的陛下。

  实在不是皇上的错,而是那承禄侯世子行事太过分,强抢民女,抢占民田,草菅人命,贪污受贿,所有的坏事都被他做干做净。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百死不足惜,但是偏偏皇上需要承禄侯府制约池国公府。

  这两家都是外戚,哪一个都不能瘸腿,倘若皇上狠狠处置了承禄侯世子,必然要给承禄侯府一些助力,才能平衡朝堂那群墙头草的心。

  承禄侯府里的世子犯了这么大的错,皇上当然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赏赐或者偏袒,那么能表明态度的方式只有一种——

  那就是后宫。

  恰逢永嘉帝南巡计划的开始时间迫近,本来永嘉帝打算的好好的,皇后留在中宫管理后宫,他带着自家贵妃出去逍遥快活去。

  这样一搞,必然要将皇后带上,朝臣才不会觉得皇后失宠从而对承禄侯府太过落井下石。

  宫中高份位的妃子只有两个,一个是皇后,一个就是池贵妃,下面就是嫔妃了。

  诺大的后宫,皇帝不在,总不能让一个小小的嫔管理吧?那么就意味着,带走皇后,就要留下池贵妃。

  皇上到底有多宠爱池贵妃,他们这些皇上的身边人都知道,南巡的时间不算短,贵妃不在,这可不就是要了皇帝的老命吗?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永嘉帝一回宫,就立刻去了池贵妃的寝宫。

  池洛正在宫中各种悠闲地修剪着菊花,听见宫人来通传皇上驾到,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大白天的,来她寝宫里做什么?她正修剪的开心呢,一点都不想瞧见永嘉帝。

  就算在宫中不行那档子事,也会被皇后朝狐媚子的方向诬陷她。

  但是人都到了,为了池国公府,池洛也不能将人拒之门外,将剪刀递到自己大宫女的手中,池洛转身朝殿中走去。

  大宫女已经习惯自己家主子不迎接皇帝反而端架子的模样,也不奇怪,将剪刀放好,恭恭敬敬去前头迎接永嘉帝了。

  “洛儿!”永嘉帝一踏入寝宫,瞧见池洛清泠如玉的温柔侧颜,顿时一阵窝心。

  他的贵妃那么好看,那么娇娇软软的一小团,他南巡却没法带上她了!

  “陛下这是怎的?”池洛这才缓缓地半抬玉臂,慵懒地搭在缠枝贵妃榻上,一派漫不经心,又带着几分温柔。

  永嘉帝径直走到池洛身边,握住了池洛纤细莹白的手,声音压的极低:

  “洛儿,朕快南巡,想带你同往……”

  池洛知道永嘉帝南巡的事情已经筹备了很久,下面接的消息的州县都在大兴土木,也知道永嘉帝十有八九是要带上她的,但是亲口听永嘉帝说出来,池洛内心是非常拒绝的。

  她懒,不想动!更何况,她压根不想和永嘉帝在一坨。

  “但是,”永嘉顿了一顿,神色矛盾又内疚又有些痛苦:“因为承禄侯发生了一些事情,朕怕是要与皇后同往,你需要留在皇宫执掌中馈。”

  听到这话,倘若不是时机不对,池洛简直想起身跳几圈。

  爱的魔力转圈圈!

  不用和永嘉帝去南巡,她贼拉开心了!

  但是戏精池贵妃闻言神色立刻染上了几分落寞,很快被温柔小意取代,眼波微漾:

  “无妨,臣妾自是以皇上为重。皇后娘娘极好,有她在,臣妾亦放心。”

  走吧走吧,赶紧走!她正好把宫中皇后的人替掉,想想都让人开心。

  永嘉帝自然是注意到池洛的神色变化,心中内疚更甚。

  沉默良久,永嘉帝忽然开口道:

  “洛儿,既然你不能前往,那便让舜卿替你随行吧。”

  池国公府,池晏只觉得脊背忽然发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