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谣言

妙丹青 意如是 2057 2019.08.20 23:12

  继那日看到阮希言所设计的入口镜像设计效果之后,工匠啥话也不敢多说,只闷头做事,阮希言的要求,再也没敢随意修正过。

  阮希言特地叮嘱这工匠务必进入口设计保密到品墨轩重新开业之前,因为这入口的设计,也是她准备的吸引顾客的噱头之一。

  品墨轩的修葺走上正规,除了每日来瞧一瞧,阮希言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而皇后娘娘的屏风也已经被别的铺子修复好了,至于效果怎么样不得而知,倒是魏公公,匆匆离开了豫州。

  池晏的拓书阁暂时还不需要阮希言来设计,因为内里的立体设计还没完善,暂且不需要阮希言这个平面设计师。

  思量了一圈,阮希言觉得自己腾出手来,可以先拍一拍何小宛这个小强一样的存在了。

  纵然这一次出手没办法完全拍死,也至少要让这个小强失去行动能力才是。

  “小六子,最近何夫人那边又有什么动静?”

  因为品墨轩修葺,姚掌柜整天忙前忙后,倒是姚六这个小伙计无事可做,所以阮希言特地吩咐他去盯着何小宛以及研设斋的动作。

  忙碌了这么多天的成果终于有人问,姚六连喘气都不带喘气的顺了下来:

  “研设斋又阻拦了一家木料铺子一家工具铺子的供货来源并且私自将磨料坊吞并到自己名下用以维系研设斋的原料供应。”

  没有任何标点符号的憋出这一句话,姚六长长舒了一口气。

  阮希言:“……”这倒霉孩子。

  无奈归无奈,但是姚六所给的信息里着实有不少可用的东西。

  轻轻敲击桌面,阮希言又低声询问道:“研设斋私自吞并了磨料坊?”

  “对啊,磨料坊的掌柜都已经要关门了,不知道怎么,研设斋又找来掌柜去强行接手,磨料坊的掌柜无奈之下只能来投奔我爹了。”姚六耸了耸肩,有些愤慨地说道:

  “大小姐,那个姓何的女人真的是太过分了吧,夫人在的时候,我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她是哪根葱,现在趁夫人和小姐都不在,那个女人如此耀武扬威,大小姐,这事可不能就这样算了啊!”

  示意姚六安定一下情绪,阮希言颔首微笑:“放心,今日叫你过来,就是要对付那位何夫人了。”

  “真的?”姚六兴奋地搓了搓手:“那女人在大小姐称病的时候这么嚣张,我早就看不惯了,有什么办法,大小姐你快说,我一定去做。”

  “这段小曲儿我教你唱会,然后你去布衣巷寻几个乞丐,给他们几个铜板,教他们唱着玩儿,让他们传唱,每多教会一个乞丐,便给教唱的人一个铜板,唱的人越多越好。”

  阮希言沉思一番,在脑海之中构思了一段非常接地气的打油小曲,套了某首老歌的曲调,教给了姚六。

  女子朱唇微启,声线低婉,虽然唱出来的曲子有些怪异,但是还是很好听。

  姚六忍不住听呆了。

  “小六子?你学会没有?”阮希言抬眸询问。

  姚六这才反应过来,颇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小姐,我刚才听的入了迷,你再教我几遍吧。”

  ……

  几日之后,街头巷尾忽然传起了一首非常洗脑的歌谣。

  也不知是谁人开始唱的,一听便差不多能学会,后来导致不少在坊市行走的人都能哼上两句。

  那首歌谣的词句是:

  小白菜地里黄,刚出生就没了娘,姨娘一上位,家产就全白费,今天堵来源,明天就吞并房,黑心的姨娘,迟早被老天降!

  据一些极其极其小道的消息说,这上面讲的啊,就是阮府那个继夫人何氏吞并阮大小姐产业的事。

  豫州才多大一点?

  何小宛吩咐做的那些事,只需要一打听就能知道个差不多。

  眼瞧着这件事成了人人话后闲谈的余料,茶楼说书先生们也不甘示弱,改编出了各种样式的故事去讲。

  哪怕市井距离后宅再远,流传如此广的东西,还是传入了何小宛的耳朵里。

  “什么?!”险些砸了手中的茶盏,何小宛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本夫人让你做的事情,你是不是办砸了?!”

  研设斋的掌事老头儿战战兢兢:

  “夫人明鉴,老奴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啊!但是磨料坊那个掌柜的,整日里坐在茶馆里愁眉苦脸,见人就要说一哈夫人如何派人抢占了他的铺子,大小姐如何可怜,这……这就是神仙来了也堵不住悠悠众人之口啊!”

  何小宛攥紧了手中的手帕,无声咬紧了牙。

  还不知道外面把她传成了什么模样!阮希言,你果然是个好样的!

  ……

  “我真傻,真的。”

  “我单知道我们大小姐没了母亲,老爷疼爱她;我不知道继夫人竟然抱有那般歹毒的心思……我一大早起来就开了门……”

  磨料坊的掌柜每日见到来打听热闹的人,都如此开场,渐渐的,众人都知道了阮府继夫人何氏私自吞占阮大小姐产业的事。

  一面嘲笑这磨料坊的掌柜是个痴人,众人一面开始心疼阮大小姐。

  阮大小姐一直都是豫州出了名的病西施,好不容易修行圆满身子骨好了一些,竟然又摊上了这样的事情……

  可真是一个让人怜惜的人。

  如此几天,不少豫州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对于这件事,众人皆是在抨击何氏。

  自古后娘多黑心,更何况如今阮老爷还缠绵病榻。

  没见阮大小姐到现在都还没入阮府,而是在外面住着吗?所以说,这个何氏,实在不是个好东西!

  如此几日,何小宛出门买个首饰,都能听见满街都是辱骂她的声音,甚至铺子的掌柜一听她是阮府的继夫人,脸色直接就黑了下去。

  何小宛知道,事情不能就这样善了了。

  八成是她要亲自去演一场戏,表现出对阮希言的母女情深,并将不入府的黑锅甩成阮希言不敬母亲,才可能翻盘。

  可是,要让她卑躬屈膝去见姚盈那个女人的女儿,她真的不甘心!

  她在姚盈面前伏低做小了这么多年,凭什么还要敬她的女儿?!

  凭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