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难上之难

妙丹青 意如是 2071 2019.10.09 12:00

  “阮先生,您……”

  没想到阮希言竟然如此坚定要求出战,众人不由一阵讶然,随后犹疑道:

  “先生您已经出战过一次,这一次……”

  环视众人或惊讶或不信任或愧疚的目光,阮希言盈盈一笑:“这一战到底多么重要不言而喻,倘若是诸位出战,可有人有完全把握?”

  众人全部哑然。

  倘若能有一个人有万全的把握,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尴尬的情况了。

  “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希言此次,必不负所托。”阮希言向后退了几步,两手相拱,向在场的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众人避开,皆不敢受此礼。

  有年岁颇大的一些,以及先前出战过的王先生前去搀扶阮希言起身。

  未及这些人到面前,阮希言就觉得脑袋一晕,眼前一黑,有些想要晕倒的趋势。

  幸好借力阮希言站了起来,要摇了摇头,阮希微微一笑:“无妨,既然如此决定,那我这就上场了。”

  阮希言从后面施施然走到高台之上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默了一默。

  没有想到已经出场过一次的人竟然又出现在了高台之上,但是也没有人规定一个人不可以参与两场比试,所以也没人敢说些什么。

  东瀛那边的人也已经派了过来,好巧不巧,竟然是第二场设计胭脂那一场的带着白色面具的东瀛女子。

  豫州和东瀛这一场都是已经上场过设计先生,既然谁也不会指责谁。

  见两人就位,侍者在豫州商会会长的吩咐之下上台。

  商会之内议论纷纷。

  “设计业能有女子本来就属不易,没想到如此关键的一场比赛,竟然还是两个女子扛了起来。”

  “那可不,女子又没有男子独天独后的条件,若是想在设计业出类拔萃,那必须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代价,所以在如此重要的场合,才会是女子扛起大梁吧。”

  考题已经分了下去,百姓也很有眼力见儿地不再说话了。

  阮希言静静瞧着面前打散的三道题,无奈叹了一口气。

  这题到底是谁想出来的,简直就是非人类。

  从三个外形来看,都是圆形,应该是同一种类别的东西。

  而且看着关于三家铺子的描述,似乎买的东西相差并不是很大。

  最主要的是,打散的这些元素都非常的相似,若是有一些不慎,很有可能就会出错。

  这已经是最后一场了,如果她和那个东瀛都足够有能力将这三个标识全部复原的话,那么想要决出胜负,必然是要看时间多少的。

  也就是说,她不仅要努力将这些零碎的元素标注正确,而且需要努力用最短的时间达到这个效果。

  沉静瞥了对面那戴着白色面具的东瀛女子,阮希言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自己脑海之中昏昏沉沉的感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看着面前的标识。

  整个豫州设计商会格外安静。

  无论是豫州百姓,豫州商会内部的人,还是东瀛的人,都非常一丝不苟地看着高台之上的两人。

  东瀛女子已经开始动作了,但是阮希言似乎还在辨认着面前的标识。

  眼瞧着那东瀛女子的动作越来越快,豫州站在二楼围观的设计先生都默默为阮希言捏了一把冷汗。

  阮先生自从出现在豫州以来,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想必着一次也是。

  但是东瀛女子已经将第一个标识复原好了!

  众人眼睁睁看着这东瀛女子将第一个标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转过身开始琢磨第二个标识。

  阮希言依旧淡然地坐在桌椅之上,只有眼睛还在转动,整个身子基本都没有动。

  时间太长,太令人焦急,不少没有百姓实在忍不住,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东瀛女子伸出手,拿起了第二个标识的零碎元素。

  众人的人都提到嗓子眼。

  阮先生到底在做什么?

  倘若再不动,整个东瀛女子都要复原好第二个标识了!

  在这样的时候,时间就是生命!

  如果东瀛女子复原好了第二个标识,阮先生怕是连力挽狂澜的机会都没有了!

  正当豫州众人焦急万分恨不得自己上去替代阮希言的时候,阮希言忽然动了。

  她动作极快,似乎是将所有的东西都思考好了,纵众人甚至能瞧见她不间断的动作,没有任何犹豫,毫不拖泥带水,干脆利索地将标识元素拼接上去。

  而且最让众人惊讶的是,阮先生似乎和那东瀛女子不一样,那女子是一个一个复原,阮先生好像是——

  同时复原三个!

  意识到这个情况的人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说。

  阮先生竟然如此厉害?

  吾辈欠缺的的实在太多!

  东瀛女子已经拼好了第二个标识,似乎是感受到对面阮希言那浮光掠影般的动作,东瀛女子有些惊讶地抬眸瞧了阮希言一眼,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东瀛女子开始复原第三个标识。

  阮希言手上动作未停。

  全部的人都为这两个人捏了一把汗。

  无论是谁,最后一场比试,输赢都不重要了,这样的技艺,实在是让他们望尘莫及。

  深吸了一口气,阮希言停手。

  “好了!”

  “已完成。”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旋即,两个女子对视一眼,又相识一笑。

  见终于完成,围观百姓都欢呼出声。

  豫州设计商会会长也分外激动,这一次并没有侍者,而是豫州商会和东瀛的长老亲自来封存作品。

  “我先揭晓一下,这一次标识设计的主题是——桂花糕标识。”

  豫州商会会长扬声道:“我们分别选取了三个不同铺子的桂花糕,第一个铺子叫做甜香坊,它的桂花糕上面撒了一层水晶一般的白酥糖。”

  “第二个铺子叫做长味斋,它的桂花糕是直接将桂花与糕体相混合,所以可以吃到桂花。”

  “第三个铺子叫做久芳阁,它的桂花糕是在和面的时候混入新鲜现捣的桂花汁水,所以吃起来唇齿留香。”

  “而这三个铺子的桂花糕,外形基本一致,只有外形有细微的差别。同样,三种桂花糕的标识亦只有细微差别。”

  “所以,最后一场比试,难度之难,堪比前五场之和。”

  “最终,谁才会胜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