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交易

妙丹青 意如是 2071 2019.08.14 23:48

  “还好公子来的及时,并未受伤。”扶着墙,阮希言站起身,草草整理了一下仪态,微微一笑:“多谢公子相救,还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姓池,不知姑娘贵姓?”池晏倒也没隐瞒姓氏,毕竟池姓也不算少见,更何况如雷贯耳的是池小国公和池舜卿,很多人并不知道池晏的本名。

  “我姓阮。”如此交换姓氏之后,阮希言轻轻歪了歪脑袋,问道:“池公子可知这里是哪里?又是何人绑架于我?”

  听见这问话,池晏略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这里是龙湖客栈,至于绑架你的人,他们蒙着脸,我也未曾看清。”

  “原来是这样。”阮希言笑意更深了一些:“柴房低矮,有些事情还是出去再说。公子既然在客栈,怕也不是豫州人,为感谢公子,小女子请公子去一品斋吃茶。”

  说着,阮希言还不忘记弯下腰,捡起她那一包小麻花。

  一路尾随阮希言出了客栈,到了一品斋之后,池晏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怎么就莫名其妙跟着阮小姐出来了?

  要了雅间,待小二上了茶,端起茶盏品了一口定了定神,阮希言笑容清浅:“感激之情无以为报,倘若不是公子,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不知公子家在何方?改日也好登门拜谢。”

  本来池晏就有几分心虚,听见阮希言的这话,淡淡笑道:“阮小姐不必挂怀,不过须臾小事。”

  “怎么能是小事?”阮希言放下茶盏,素白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盈盈一笑:“公子既然故意做下这个英雄救美的人情,怎么到了挟恩以报的时候,反而不敢了呢?”

  池晏心中一惊,面色微沉。

  他素日觉得京中贵女蠢笨,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却万万没料到在京城之外有如此聪颖的贵女。

  “阮小姐在说些什么?在下并听不明白。”池晏沉的住气,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露出任何一份异样。

  深深瞧了池晏一眼,阮希言似笑非笑:“公子也是聪明人,何不开诚布公?既然大费周章,还不如公子直接和我谈,说不定更简单些。”

  无视池晏那张人神共愤的脸,阮希言默默打量池晏的穿着,虽然不明了此人身份,但是绝对非富即贵。

  但是在一切没有说清之前,她不能冒然揭穿。

  她方才之所以敢挑明,一是看出她于池晏有利用价值,不会伤害她,二则已经到了一品居,再想绑架她,怕是没那么容易。

  默然一瞬,池晏笑了,笑的那一双眼恍若烟水浩渺:“阮小姐是什么时候发现绑架你的幕后人是在下?”

  “公子真的想知道?”阮希言眨了眨眼睛,略带俏皮道:“公子在柴房外自导自演的那一场拙劣戏码,不巧被我看完了全程。”

  所以,他那有些沙雕的样子,就这样被阮小姐尽收眼底?

  池晏瞬间有些石化,风度维系的有些艰难。

  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沉模样,池晏淡淡一笑:“事出突然,让阮小姐见笑了。”

  “不知公子目的是什么?”哪怕面前是一个极其养眼的男子,阮希言也没有太多闲情多谈,故开门见山地问道。

  谈到正事,池晏略一沉吟,最终还是开了口:“在下请求阮小姐就此停手对皇后屏风的修复。”

  不知道对面人的身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阮希言立刻被这个要求惊到了。

  “为何?”阮希言有些困惑,池公子这是在针对皇后?那他是什么身份?

  不是她自夸,哪怕屏风她已经做完了四扇,倘若接下来的屏风不是她做,怕是少有人能达到她做的效果。

  “在下是京城人氏,京中关系错综复杂,阮小姐还是不要关心为妙。”池晏并没有直接回答阮希言的问题,而是开出了自己条件:

  “在下知晓停止修复皇后屏风对阮小姐会造成极大损失,所以也有补偿。”

  纵然万万不想,自己还是莫名其妙和京中权力漩涡有了那么些许的牵连。看此人的状态,自己怕是不答应也不行。

  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阮希言笑问:“不知道池公子能给出什么补偿?”

  “前些时日豫州研设比试之中出现的拓书阁,阮小姐应该还有印象吧?”池晏素日都不知补偿为何物,今日面对阮希言这般女子,内心还是做出了些许妥协:

  “倘若阮小姐愿意,拓书阁所有的平面设计都由阮小姐负责,如何?”

  所以,原来所谓和京中贵人有所牵扯的拓书阁,竟然是这位爷的?

  阮希言忍不住扬唇一笑:“池公子怕是不知道,那场研设比试,小女子好巧不巧拿了魁首,就算公子不安排,八成也是由小女子负责的。”

  “那不是还有两成可能性么?”池晏扬唇一笑,带着几分肆意张扬:“只要在下一句话,换个人太简单了。”

  知道这位爷来和自己谈,就是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阮希言也没反驳什么:

  “既然池公子如此有诚意,我也实不相瞒,品墨轩本欲借这次为皇后修复屏风的名头为震慑,开始修缮品墨轩,重新开张,公子如此一搅和,倒让我如何是好?”

  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池晏怔了怔,垂眸沉思。

  本来为拓书阁设计也是一个很大的名头,但是既然要停止做屏风又不得罪人,那么八成要用的办法就是生病,如此一来,拓书阁的名头也不能用。

  若是用了,岂不是明目张胆告诉皇后,姑娘我装病不干你的活了,跑去帮别人了。

  沉吟半晌,池晏只觉得头疼。

  办法倒是有,只是他不愿意去做,因为少不了要回京中借力,他在京中牵扯越多,对池国公府越不利。

  看出池晏有些不想理的心思,阮希言立刻柔柔地瞧了池晏一眼,瞪着一双水眸无声控诉:

  “难不成池公子打算让我一个介弱女子白白吃亏?更何况今日公子还绑架……”

  那模样看的池晏顿时心就软了,顿时原则底线碎成一地渣渣。

  幽幽长叹了一口气,池晏无奈抚了抚额。

  罢了,不就是麻烦了些么?他做,他做还不成么?!

  “办法倒是有,只是不知道阮小姐愿不愿。”池晏最终还是开了口。

  他姐姐池洛可真是误人啊!

  养成了他对娇弱女子无法抵抗的坏毛病,面对池洛还好,面对这位并不是很熟悉的阮小姐,要他如何是好?

  只要柔柔觑他一眼,他就忍不住想要割地赔款,这可怎么破?

  “什么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