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酒楼

妙丹青 意如是 2059 2019.09.11 23:49

  所有权文书拿到手之后,阮希言就开始筹备着品墨轩下一次要推出的设计品。

  虽然说品墨轩是以接设计为生意的,但是因为何小宛的从中作梗,品墨轩与研设斋的闹翻,外加最近的一些事情,品墨轩的在众人心中的信誉度远不及从前。

  所以她如今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多推出一些博人眼球的产品,一点点奠定品墨轩在众人心中无可替代的地位,这样才会在日后长久发展。

  关于个性礼盒的订制,阮希言从品墨轩里挑出了几个签了死契的伙计,叫他们折叠一些样式很繁复的折纸,但是并没有教全,而是每个人都教了不同的一部分。

  而且她并没有告诉这些伙计分别是什么东西的一部分,而是又寻了几个伙计专门将这些人折叠好的东西进行拼接,变成现成的折纸。

  如此一来,哪怕是一个伙计泄露了折纸的办法,也没有办法得到全部的折纸,更不会拼接,从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折纸独独属于品墨轩。

  折纸其实不算难学,尤其遇见设计业心灵手巧的人,上手更是快,因此阮希言教了几回,发现这些伙计们已经可以很好的折叠出来,便不再监督,而由着他们自己折叠了。

  设计业也是有旺季的,夏日炎热,众人基本都不愿意做修葺之类的事情,冬日严寒,也都是想窝在家里的,所以设计业接单最多的,是春秋两季。

  如今正值秋季,品墨轩最开始开业给老百姓打折的那一批设计品基本已经设计的差不多了,池晏借她一用的青先生也已经告辞离开了。

  从礼盒这件事之后,品墨轩算是正式进入了正轨,只要后面的设计品能跟上,再招揽一些设计师父,稳定下来必然不成问题。

  “请问阮先生在何处?”阮希言出了折纸房间之后,便到了品墨轩屏风后的一张桌子上琢磨着新品,忽然听见外面有一个沧桑的声音在唤自己。

  将手稿全部整理起来,阮希言以镇纸压住,走出去温声问道:“这位老先生,不知道有什么需要?”

  前来寻阮希言的是一个年纪极大的老者,瞧见阮希言走过来,他那浑浊的眼睛将阮希言上下打量了一周,这才颤颤巍巍地问道:

  “你……你就是阮先生?”

  “是的,不知道老先生来品墨轩,是需要设计什么?”

  听见肯定地回答,那老先生“砰”地一下就要给阮希言跪下,他一把握住阮希言的手,几乎说不出话:

  “阮先生……阮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我的铺子啊!”

  如此高龄的人直接给自己跪下,阮希言本来心中就一跳,一听见这个老者说的话,阮希言连忙将人搀扶了起来:

  “老先生,老先生这当不得,有什么事情咱们坐起来详细说,如果我能帮助的话,一定会尽绵薄之力的。”

  那人细细盯着阮希言的表情,感觉阮希言不似作伪,这才努力站起了身,断断续续地说道:

  “阮先生,您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这个老者明显情绪很是激动,阮希言给姚六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端两盏茶上来,顺带将老者请到了座椅之上,阮希言在老者对面坐下,放缓了声音问道:

  “老先生,到底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忙的?”

  老者以手虚握拳头,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还是长话短说……”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是啰嗦,哪怕是所谓的长话短说,这个老者也说了很长的时间,姚六端上来的茶都续了三杯,这老者才算是要说完了。

  阮希言将所有事情串联在一起,理清了思路。

  这位老者是豫州曾经最有名的酒楼,楼外楼的东家。

  为什么是曾经最有名,因为如今豫州最有名的酒楼,叫做一品居。

  楼外楼这些年越发落寞,如果不是这位老者的出现提醒,阮希言差点都要忘记了豫州有楼外楼的存在。

  说起来也巧,这些年楼外楼被一品居挤压也就罢了,如今很多酒楼都开了起来,更显得当年的老字号楼外楼不景气。

  因为没有什么新品酒菜,只有豫州的老菜色,豫州人都会做,想吃了可以自己做,也不会去吃,而外乡路过的人第一反应就是去了豫州最好的酒楼或者经济实惠的酒楼,再一次错过了楼外楼。

  就这样长期恶性循环,加上老者毕生积蓄只开了这一件酒楼,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经营,就这样一点点衰败了。

  这些年楼外楼因为修缮以及给伙计银两,逐渐欠了不少钱,眼瞧着就要倒闭,老者的孙子却忽然给老者出了一个主意,让老者来品墨轩碰一碰运气。

  因为品墨轩也是从曾经的豫州第一设计铺子沦落到险些倒闭,而如今品墨轩又重新开起,声名更胜从前,或许品墨轩的阮先生,能有什么办法。

  说完这些,老者一把握住了阮希言的手腕,连连恳求道:

  “阮先生,老头子我一辈子就只有楼外楼这一个产业,为了将豫州饭菜做的最为精细,我甚至一直都没有拓展铺子,如果真的倒闭了,老头子我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请您一定要帮帮我,就算设计的费用很高,老头子哪怕卖了仅剩的宅子,也一定会将设计所用的费用给您的!求求您一定要帮帮忙!”

  关于酒楼的广告平面设计,其实阮希言做过不少。

  但是自从穿越以来,她倒是第一次要接手这样的设计。

  只是听老者的一面之词并不能判断什么,阮希言站起身,礼貌问道:“老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随您一起去楼外楼瞧一瞧情况?”

  这样说话就说明阮希言有所松动,那老者哪里有不答应的,连连应好,并主动在前面带路。

  到了如今的楼外楼外面,阮希言进去绕了一圈,这才发现,楼外楼的平面设计,远比老者描述的,自己想象的要难很多。

  那老者却浑然不觉,而是满脸希冀地瞧这阮希言,期待地问道:“阮先生,可能接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