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告状

妙丹青 意如是 2115 2019.09.18 23:29

  “池世子,不知道您要告什么?”按理来说,池晏击打了鸣冤鼓,应该挨上三十大板的,可是就如今的情况,再借给孙寺丞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提。

  “强抢民女,冥顽不化。”池晏冷冷淡淡吐出八个字,在人群之中环视了一圈,果不其然找到了卖花女,便以目光示意道:

  “受害者如今正在人群之中,至于人证,坊市之上看热闹的人都可以作证。”

  这话说出来,孙寺丞一阵汗颜。

  强抢民女虽然是于礼不合的,但是哪一条律法都没规定这是违法的。

  要是强抢是违法的,那池小国公如今拎着林世子,岂不就是……强抢民男?

  孙寺丞不敢直说,只能拐角抹角提醒道:“池世子,那民女不是好好的人群在围观……这算不得强抢吧……”

  “呵。”冷笑一声,池晏提溜着林世子朝人群走,在卖花女面前站定,然后拽出林世子的胳膊,强行让他拉着卖花女的衣领,然后池晏回眸道:

  “那如此,算不是人证物证俱在?”

  林世子自然是不可能老老实实提供人证,立刻就要放下手臂,结果他诡异的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被定住了!

  惊恐万分地瞧着池晏,林世子高声道:“池舜卿,你对我做了什么?快把我放开!”

  “林修成,你对这姑娘做什么?还不快把人放开?”池晏略一抬眉,似笑非笑地说出这句话。

  林世子:“……”我特么要是能放开还用叫你?

  明白事情的引子已经闹的差不多了,池晏又复站在鸣冤鼓前,一字一顿,字字铿锵道:

  “诸位,倘若今日有被林世子欺辱蒙冤之人,可以匿名呈交状词上来,我的侍卫就在人群之外,池国公府的侍卫绝对保证你们的安全!凡是愿意伸冤的,本世子还赠予百两银子作为安抚!”

  “本世子可以承诺,今日前来伸冤的人,本世子一定会处理到底!必定给出一个满意的交代!”

  池晏这话说的非常严重,林世子瞪大了眼睛。

  至于么,不就是在坊市上瞧见漂亮姑娘多说了两句,怎么就惹上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他做的事儿都被他爹扫干净了,想必不会有人胆敢出头。

  这个念头才落下,林世子就被无情的打脸了。

  一个中年汉子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大声嚷嚷道:

  “池小国公,俺也不匿名!我要告承禄侯世子,私自占据俺的田地和房产,还不顾俺老母亲病重,强行撵走了!结果……结果俺被迫出去卖身为奴,老母亲也因为惊吓过去而去了!求池小国公给个公道!”

  “你这是诬陷!本世子根本不认识你!”瞧见这黑脸中年汉子自己陌生的很,林世子忍不住失声大叫。

  “聒噪!”池晏向前一步,手腕一动,就有什么砸了林世子一下,顿时林世子的嘴闭的跟个河蚌似的,而池晏则是说道:

  “寡琰!将这件事情记录下来,记录清楚侵占了何处的房产,到底发生了何事,桦铎,给这个汉子一百两银票!”

  众人眼睁睁瞧着那汉子拿着一百两银子走了,不由一阵意动。

  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林世子确实干了不少过分的事情,而且池小国公根本没验证真假就给了银票,是不是也可以……

  见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动摇,池晏瞥了桦铎一眼。

  这货办事总算是比较靠谱一回了,这个托儿找的不错,要是接下来还不太敢,就该让第二托儿上场了。

  而人群之中也有不少真的对的林世子有怨,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出头的人,见池晏果然是来收集罪证的,一身愤怒扑了出来,声泪俱下的诉说着自己的冤屈。

  眼见事情要受不住了,孙寺丞像兔子一样跑回大理寺,赶紧将事情禀报给了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本来就觉得大理寺外闹闹嚷嚷的,一听这事儿,惊地赶紧站起,吩咐一边的大理寺少卿:

  “你赶紧入宫将这件事情禀告给皇上,我出去……”

  说到这里,大理寺卿一顿,立刻改口道:“你出去控制情况,我入宫,这情况太复杂了,本官怕你说不清楚。至于孙寺丞,你快些去承禄侯府将此事告知承禄侯。”

  安排完毕,大理寺卿根本不看少卿是什么脸色,一溜烟就逃出了大理寺。

  大理寺少卿黑着一张脸,显然心情不太好。

  什么他说不清楚,还不是因为池小国公是出了名的纨绔,偏偏还是个身份地位特别高的纨绔,大理寺卿搞定不了,所以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了他!

  孙寺丞瞧出大理寺少卿脸色不善,但是面对池小国公,他是半点为上司排忧解难赴汤蹈火的心思都没有,赶紧告辞离开了。

  纵然万般不情愿,大理寺少卿还是被迫出去了。

  一出大理寺,大理寺少卿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一群人围着池小国公,声泪俱下,或喊或吼,手舞足蹈,神色扭曲,活像聚众走火入魔一样……

  池晏手里已经拿了不少人的状词,估摸着再耽误下去,怕是要闹的更大了,池晏示意众人安静,沉声道:

  “诸位,你们受的冤屈,本世子已经明了,必然会一一讨回公道。今日已经收了不少状词,再多怕是没有办法事事兼顾,所以今日就先到这里,本世子先将这些东西提给大理寺。”

  说着,池晏一扭头,入目就是大理寺少卿一脸呆滞的样子。

  下了鸣冤鼓台,池晏将状词交给大理寺少卿,安排道:“少卿大人,这些人的公道就要靠您了,若此事可成,大人必然堪比包青天!”

  颤抖地瞧着那厚厚的状纸,大理寺少卿的内心是拒绝的。

  他出来的真不是时候,他一点都不想成为包青天,他只想好好混个日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承禄侯府能是什么小门小户么?他一个小小大理寺少卿,根本得罪不起!

  同样,池国公世子他也得罪不起!

  哭丧着脸接过,大理寺少卿强行挤出一抹笑容:“下官明白。”

  池晏跟着大理寺少卿进了大理寺,而大理寺审案自然不能围观,所以百姓渐渐散去。

  承禄侯赶到大理寺的时候,只看到空荡荡的大理寺前,自己的儿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迎风凌乱。

  承禄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