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激动人心的时刻

妙丹青 意如是 2019 2019.10.10 12:00

  越是在最紧张的时候,为了吊起人的胃口,豫州设计商会会长的话越是多。

  “那我们现在就一一来展示结果吧!”

  说着,便有侍者将已经由长老们封存好的作品竖着展示出来,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宣纸遮掩着。

  一共三个标识,加上有阮希言,东瀛女子和正确答案的展示,所以高台之上横三竖三,一共站了九位侍者。

  见众人已经就位,设计商会会长点了点头说道:“东瀛来者是客,我们大靖人最热情好客,所以先请打开东瀛的作品。”

  “不过,因为我咨询过这一次出题的长老,因为三道题的特殊性,所以我们先卖个关子,第一回合要打开的是第二幅作品!”

  拿着东瀛女子第二幅作品的侍者闻言缓缓地揭开了作品上面所遮掩的一层宣纸。

  一个小巧又精致的桂花糕标识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么,咱们阮先生的作品又将会什么模样?这两个人的作品将会一样吗?”

  豫州设计商会会长瞧了这作品一眼,他对于设计根本是一窍不通的,所以也是个外行,也没什么感觉,又笑着说道。

  拿着阮希言第二幅作品的侍者缓缓地从下面揭开了阮希言的作品。

  作品的全貌一点点的展现在众人面前,这两幅标识是一模一样的!

  见状,阮希言和那东瀛女子皆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第二副作品是一模一样的,倘若两个人其他两幅作品也都是一模一样的……价值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停笔,难不成这一场又要平局了不成?

  豫州设计商会会长同样也有如此顾虑,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现,而是淡然地调侃道:

  “东瀛先生和咱们豫州阮先生的作品竟然是一模一样,那么这两位先生的作品到底是同样正确,还是同样错误呢?”

  “就让我们来揭晓第二副标识的真正面目!”

  听见这句话,拿着长味斋最终标识的那个侍者轻轻点头,然后一点点将正确的标识上面的宣纸揭开。

  随着侍者的动作,标识的全貌也一点点显现,和两人复原的作品一模一样!

  “第二幅图,是长味斋的标识!两人都完全作答正确!”豫州设计商会会长哈哈一笑。

  能够当上会长,不是因为他的设计能力有多么强,恰恰相反,他是因为主持之上非常有能力调动众人的情绪,所以才会一点点磨砺到豫州商会会长的位置。

  平日的豫州设计商会的所有活动都没什么意思,豫州设计商会会长基本是上去说两句,或者最终宣布个答案就算了,提不起劲。

  如此见如此有趣的情况,不管结局怎么样,豫州设计商会会长都打算铆足劲儿,一定要这一场比试让人难忘。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看第一幅作品!这副作品,又将会是哪个铺子的?”豫州设计商会会长收敛了笑意之后,又做一副好奇的模样:

  “据我了解,第一幅作品和第三副作品标识非常相似,但是标识之上有那么一点,非常具有混淆性,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首先打开相对简单一些的第二幅作品。”

  “那么这一次,将会是怎样的结果?两个人的作品还会是一模一样吗?两个人还会在这一轮全部正确吗?”

  “稍安勿躁,就让我们先来揭晓东瀛先生的复原的第一幅的标识!”

  第一排拿着长味斋标识的三位侍者已经退到了最后,拿着第一幅作品的侍者站到了第一排,尤其是那位拿着东瀛女子作品的侍者,闻言直接干脆利索地撕掉了上面这样的宣纸。

  和方才长味斋的那个桂花糕标识不同,第一幅作品上的桂花糕标识糕体的圆弧少一些,是一个六瓣花的形状,六瓣花巧妙地勾勒出“香”这个字,而在花蕊所在的位置,有些许类似桂花碎瓣模样的形状。

  阮希言站在高台一侧,瞧着如此的情况,心中徒然一紧。

  “东瀛先生的作品已经揭晓,那么阮先生的作品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说完之后,豫州设计商会会长悄悄给拿着阮希言作品的侍者使了一个眼色。

  方才那个撕开作品的侍者动作未免太快了一些,简直没有一点期待感,豫州设计商会会长的意思是让此人动作慢一些。

  接受了来自豫州商会会长的眼色,那侍者心领神会,向前站了一步,手速非常慢,非常慢地撕开从下面朝上一点点的撕。

  本来瞧见他动作还算欣慰的豫州设计商会会长不久之后就黑了脸。

  让动作慢一点,也不至于那么慢吧?

  一副作品,这是要撕一年的节奏?

  作品已经撕扯了四分之一……

  五分之二……

  直到撕扯到二分之一的时候……

  “咦?!”豫州设计商会会长忽然发出一声感叹声:

  “大家快看,阮先生的作品竟然和东瀛先生的作品有不一样的地方!”

  众人的目光更是齐刷刷地投了过来,在两幅复原标识上面对比着,想要看出来有什么不同。

  那撕扯外层宣纸的侍者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很快一整副作品都呈现在众人眼前。

  阮希言的作品其他部分都和东瀛女子一模一样,但是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糕点花蕊部分的小标识。

  东瀛女子的花蕊像是桂花碎末一样的东西,但是阮希言的作品的花蕊更像是白糖一样的标识。

  “这可是真是意外惊喜!两个人的作品中心只有一样是不同的,那么这一场,到底是谁设计的正确?”

  “就让我们——揭晓答案!”

  豫州设计先生忍不住都将目光投像了看起来非常淡然的阮希言。

  阮希言神色无喜无悲,瞧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众人忍不住在心底默默祈祷,一定是阮先生是正确的……

  拿着正确标识的侍者闻言,不紧不慢地开始一点点的揭开答案。

  他的速度显然比前面两位侍者的速度要正常很多,眼瞧着就要揭晓到花蕊的部分了,这侍者的动作微微放慢了。

  众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