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妙丹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文书

妙丹青 意如是 2052 2019.09.10 23:54

  送走了这位墨雅斋的掌柜,阮希言垂眸沉思片刻,而后取来纸笔,写下了关于礼盒的相关合约。

  其实她和墨雅斋掌柜大致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说的比较含糊,因为墨雅斋掌柜的拜访有些出乎意料,很多东西她都没有思考完整,说的含糊些有利于给自己留退路。

  如今思考成熟之后,对于这所谓个性礼盒的订制,如果别的铺子想来分一杯羹,她亦有了更完备细化的条件。

  其中最重要的两条,莫过于礼盒抽取一成,这四个可是有大讲究的,如果她是按照铺子的卖出价抽取一成,那每个成品折纸折合下来,怕是比二两银子还要贵一些,所以她做了最大的让利,只抽取净利润的一成。

  虽然净利润也不算少,但是只抽取一成的话,是比二两银子要偏少一些,更容易让人接受。

  将这些具体条例都罗列了出来,阮希言唤来姚掌柜,示意他瞧一瞧有什么缺漏。

  在姚掌柜的指出之下又弥补了一些些微漏洞,阮希言将这份条例抄写了几分,吩咐姚六送给几个大铺子。

  像这种生意,小铺子只会眼巴巴贴上来,大铺子毕竟有些傲气,要是想入手,还是先下手为好。

  姚六速度很快,几个大铺子很快就收了阮希言写的关于礼盒的合作条例。

  礼盒一项的净利润抽取一成本来就让他们有些犹豫,因为大铺子比不得小铺子,东家都是十分严格的,忽然有一个铺子插了一手,哪怕只是一个礼盒,也不稳妥。

  瞧见阮希言要求合作的铺子必须写下证明,证明这礼盒是品墨轩所设计的,几个大铺子直接放弃了。

  大铺子为什么是大铺子,就是因为它拥有核心设计力。如果自己设计的东西是别人亲自设计的,顾客的信任度就会明显降低。

  不过铺子底下还有一些不起眼的小鱼小虾铺子,或许推出来合作一番也无妨……

  品墨轩关于个性礼盒合作的条例很快就传开来了,这样的条件对于大多数小铺子而言,实在是太划算,他们才不在乎东西到底是谁设计的,只要能够利用起来赚到钱就行。

  所以翌日,不少铺子都来品墨轩签订了条例,而且亲自写了证明,盖上了铺子的印章。

  姚掌柜在后面统计着前来签订条例的铺子,叹息一声道:“可惜豫州的大铺子没有一个愿意过来的,这一次过来的,基本都是一些很小的铺子,想来捞一笔罢了。”

  阮希言瞥了那厚厚一沓条例和证明,不由笑了:

  “要是那些大铺子真的来的,我才真的要担心了,按常理说,他们本就不会来的。更何况,这一次合作最重要的原因又不是在于赚钱,而是在于证明。”

  阮希言记得很清楚,设计商会的人让她证明她设计的礼盒是她设计的。

  所以她才有了如此一手,等到收集差不多,就把这厚厚一沓证明丢到设计商会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脸上,正式上了户。

  她很清楚,礼盒只不过是品墨轩开业推出一个新设计罢了,一个设计铺子要是想长久,总是啃老本也是不行的,必须要不停的更新设计。

  只要她设计的东西一直引领着豫州的风向,让所有的铺子都闻风而动,不怕收服不了豫州。

  准备就绪,阮希言带着一沓厚厚的证明,起身就去了设计商会。

  这一次坐堂的还是之前那个懒洋洋的掌事,瞧见阮希言飘了进来,他吓的猛地起身,皮笑肉不笑道:

  “阮大小姐光临,我们设计商会还真是蓬荜生辉啊。如果大小姐是来要上一次问题的结果,那怕是要等些时候,毕竟我们设计商会,还在调查中呢。”

  “我这一次来,不是要结果的。”阮希言瞥过,语气淡淡:“我是来办理礼盒设计所有权的。”

  那掌柜慢悠悠伸手转了转耳朵,语气有些阴阳怪气说道:

  “可以,当然可以,我们设计商会就是为咱们设计铺子负责的。就是不知道,阮大小姐可能证明,那设计礼盒就是你设计的?”

  “这要是证明不了,就不能某不帮忙。实在是商会规定在这里,某也不敢逾矩。”

  “放心,不让你逾矩。”就知道此人会来这一套,阮希言冷笑一声,拿出那厚厚一沓证明书,“啪”的一声狠狠拍在桌子上:

  “这么多设计铺子写的证明,不知道可否能证明那礼盒出自阮某人之手了?!”

  那人被吓的一唬,伸手翻了几页,顿时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

  这个阮大小姐,还真是个有本事,竟然真的找法子证明了那些设计品就是她设计的!

  搓了搓牙花子,这个掌事面皮子抖了抖,只能黑着一张脸,强忍着不耐烦同意为阮希言办理了设计礼盒所有权文书,不过他说道:

  “还请阮大小姐先去县衙取一下品墨轩的产业认定文书,然后来到我们设计二楼领取所有权文书去填写,然后去会长府上寻会长签字认定,再然后……”

  这种文书的办理向来步骤复杂,阮希言没等这人说完,就笑出了声:

  “原来设计商会办理所有权文书如此困难,如果我没有记错,直接去县衙拿出证明,有司就能办理。既然设计商会如此不作为,那又何必捏着办理文书的权力不放?放心,我去县衙的时候,一定会在李小姐面前替设计商会美言几句……”

  这话的那掌事一身冷汗,连连摆手,虽然不知道阮希言能不能说到,但是这种威胁就已经很要人命了。

  准备了一系列资料,那掌事什么屁话都不敢说,默默跑上跑下,替阮希言将相关东西办理了。

  捏着那一张薄薄的文书,阮希言似笑非笑地瞧着已经累成了狗的掌事,扬唇道:

  “如今先生是否还觉得,那设计礼盒不是阮某人的作品?”

  这一下午的阮希言都把住了这掌事的命脉,害的掌事拼命跑腿,早已经对这位长的人畜无害的大小姐产生了心理阴影,连声道:

  “都是某的错,还请大小姐高抬贵手,某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