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主播 我真不是舔狗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我给大家表演一段才艺吧

我真不是舔狗哇 C罗天征 2239 2020.04.02 17:41

  看着这货紧紧地抱着人家腿不放,在场的几名男性纷纷侧目。

  最终,几个实在看不下去了的大汉一其出手,齐力将余乐文给扒了开来。

  刚刚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结果转眼间余乐文又跟没事人似的站了起到来。这下,就更让人怀疑起这家伙刚刚“抱大腿”的动机了。

  大庭广众之下,这货再次刷新了人们对流氓的认知——看样子0元的转让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逃脱魔爪的杨念恨不得当场一个耳光甩过去,但她知道,这样做反而更趁了余乐文的意,她银牙紧咬,硬是咽下了这口气。

  将自己的着装给整理了一遍,杨念正准备跟马飞扬继续交流转让的事宜,助理上前提醒了她一句。

  原来她的蓝色连衣裙上,此时多了的一片粘乎乎的液体,她又羞又气,却又不得不先去一趟洗手间。

  走之前她还特意叮嘱米娜,盯紧余乐文,一旦他又出现什么异常举动,直接联系保安。

  杨念走后,大厅里大象公会的一众人等瞬间又热热闹闹的开起会来。

  他们围成了一个圈,低声跟马飞扬建议道:“这还犹豫啥啊?这不是白给吗?赶紧准备合同啊,免得待会儿人家反悔了。”

  马飞扬朝着摄像头看了一眼,再次跟嫖老师汇报了一遍,嫖老师当然是欣然应允的,他做了一辈子亏本的交易,这次总算能赚一些回来了。

  有了老板的首肯,马飞扬立马就拿出公文包行动起来。

  余乐文这时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他挤进了这群包围圈,大声提醒他们道:“你们也不想想,天上真有掉馅饼的好事吗?”

  “还有啊,我建议你们先到公会里好好了解一下我。”

  马飞扬虽然也有过这种担忧,但就像杨念所说的:先拿回去仔细观察一下,就算这馅饼有问题,大不了咱不用就是了,反正白给的,不要白不要!。

  大象公会的人继续围起来商讨合约的细则,完全没把这个“一文不值”的交易品当一回事。

  这个时候,就不得佩服杨念这个人了——不仅狠,而且还相当精明!

  的确,不要白不要!

  就她这一手及时的壮士断腕,看似吃了个大亏,但对公会而言绝对是最佳的选择!

  跟余乐文谈过之后,她已经明白,这种人公会是绝不可能在用了,与其留在公会让他捣乱,倒不如卖嫖老师一个人情,这样还能为掘金者公会结一份善缘。

  如今,陷入两难的反倒是余乐文了。

  一旦这次的交易达成,那么他之前在掘金者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而且,进入大象公会之后,也就不好意思像在掘金者这里一样兴风作浪了,毕竟他跟大象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余乐文几次挤进大象的圈子里,立马就又被他们给赶了出来。

  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这个时候,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放在背包里都快要生锈的CXK体验卡来!

  我管他是蔡还是饭!

  我管他什么娘炮不娘炮的!

  系统使用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智商提升后的他,格局也明显放开了。

  余乐文抛下成见,果断便将这之前收集的三张CXK体验卡给合成了。

  ——叮,永久体验卡(稀有)合成成功,有一定几率觉醒稀有技。

  余乐文也没多在意后面一行字,直接眨眼,然后使用!

  瞬间,余乐文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跟着,他整个人就跟触电了似的来回的颤抖着。

  一直谨守命令的米娜,原本还在庆幸这个瘟神终于要走了,可看到余乐文这副癫狂的样子,吓得面容失色,哇的一下就叫了出来。

  马飞扬等人回头一看,也是吓破了胆,这人……该不会是羊癫疯了吧!

  也没人敢去扶一下余乐文,他就这么触电似的抖了好几秒钟。

  有的人,已经拿出手机呼叫救护车了。

  也有人,想起了余乐文之前的提醒,赶紧私下去打听一下公会关于余乐文的消息,他们根本就没想过问人品方面的问题,就怕这人是不是有什么身体或者精神问题。

  大象公会同行的这几人,眼下是神色各异,但有一点相同的是:他们终于理解,这莫非就是人家急着出手他的原因。

  马飞扬拿出摄像机,刚call嫖老师,准备汇报一下这惊人的一幕的时候,余乐文突然停止了抽搐。

  看到马飞扬拿着个摄像机对着自己,余乐文干脆走近前来,朝着马飞扬邪魅一笑,这一笑直接把马飞扬给吓傻了。

  余乐文也不管马飞扬,将摄像机拿了过来,放在桌子上,对着镜头鞠了个躬。

  然后,一股阴柔的气息从他喉结冲出:“嫖老师好,第一次见面我就给大家表演一个才艺吧。”

  “可以的,小伙子声音还有点骚!”

  嫖老师赞许的点了点头,毕竟要兼顾直播,所以他并没有实时的去关注掘金者这边的情况。

  看到马飞扬call自己了,还以为那边已经谈妥,甚至还认为余乐文所说的表演指的是云顶之弈的表演。

  “那啥,你先登游戏,我先去趟厕所,马上回来!”嫖老师起身就走了。

  嫖老师的直播间里,近千万的人气那可绝不只是靠着礼物堆积起来的,光是贵宾席的人数,就已经直达10万,更别说还有那无数的白嫖观众以及游客了。

  保守一点来说,接下来观看这场表演的,少说也有20万人了!

  听到嫖老师说有精彩的节目,这些人当下也是聚精会神起来,全都看向了嫖老师的转播视频。

  很快,直播间便出现了一位时尚帅气的男子,手拿一个球形抱枕,他再次朝着大家鞠了个躬。

  男子首先将一个抱枕被他顶在指尖转了几圈,然后双臂展开,柔软的抱枕便顺着手臂一直从左手滑到了右手。

  跟着,余乐文一个半蹲,将抱枕从胯下一运,相当干净利落的一套动作,抱枕直接滚到了镜头之外……

  稍稍有些失误,但问题不大,余乐文继续他的下一个表演。

  他背对观众,拱了拱肩,又做了个自认为性感的动作:他右手捂裆,整个身体像是条水蛇般扭动起来。

  做完这些,跟着又是一个起跃,身子转回正面的同时,他右脚撑地,左脚斜向下在空中划了个弧线。

  再次跳起来的时候,余乐文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妈的,感觉跟想象中的有些出入!

  疼痛让余乐文一下子醒过神来,体验卡的效果也跟着消散。

  但是,这段别具一格的表演,一段由“性感”的男团舞蹈与“巅峰”的球技相结合的表演,却在这不到30秒的功夫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