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主播 我真不是舔狗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火上浇油余乐文!

我真不是舔狗哇 C罗天征 3394 2020.03.11 09:03

  出了网咖,沿着楚河大道往南走100米左右就到了创业园,也就是余乐文目前的居住地了。

  创业园原本是坐落在汉城三环开外的郊区的,由于离整个城市最繁华的文化贸易中心“太阳谷”较近,近几年的开发也让这一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座平地纷纷变成了高楼大厦,其中,那栋挂着亮闪闪的“掘金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牌子的大楼尤其耀眼。

  已经是凌晨2点了,整栋大楼却依旧灯火通明。

  绚丽的灯光,热情带感的音乐,时不时传来地呐喊和尖叫……

  余乐文有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个熟悉的直播间。

  沿着沥青马路继续走,余乐文没有进大厦,而是来到了大厦旁边的2层高的小楼,一间由接待室改造而成的小工作室。

  一楼的大厅到处散落着机箱,拆卸的电竞椅等。刚进来,余乐文就听见里屋热烈讨论的声音。

  “阿亮,听说你下周就要在快脚平台开播了,恭喜啊!”

  “我这算什么呀,没大哥捧就是个屁,不像你,都已经直接跟企鹅的五个9签约,以后背靠大山,飞黄腾达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二台而已,稍有不慎,那观众喷起来可真是有得受了。”

  “对了,你们听说樱桃小姐姐了吗?听说被鲨鱼1000万给签过去了,这是真要成鲨鱼一姐了啊!”

  “那可不,听说鲨鱼也准备拓展陪玩专区,到时候像比肝这种平台估计就更没法活了。”

  “可是鲨鱼不是对技术要求挺高的嘛,就樱桃那技术……,能被观众认可吗?”

  “哎,有工会在,这些问题哪轮得到你操心啊!”

  “也是……”

  ……

  “枝丫”一声,门被打开了。

  看到走进来的余乐文,刚刚还谈天说地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全都闭上了嘴。

  除去搬走的几人,如今寝室的这三人跟余乐文一样,都是在这间工作室直播过的的实习直播员,准确来说,他们三个也不是实习了。

  或是企鹅,或是快脚……,他们在近一个多月培训和运营下,陆陆续续签到了心仪的平台,最低的也是个B签,除了余乐文。

  所以,大家也不好再当着余乐文的面去谈这些签约的事。

  余乐文倒是没在意这些,有了上一世教训,他明白:对于工会而言,他们这些终究也只是个工具人罢了。

  扑到床上,余乐文倒头就睡……

  房间的三人,听见余乐文的呼吸声后,又一次悄悄私语起来。

  “喂,你们说,他会不会又双叒要再培训一个月啊?”

  “有可能!”

  ……

  次日日上三竿的时候,余乐文是被一通电话给吵醒了的。

  “喂,你他娘的没死吧,没死就给老子滚上来!”

  光是这扑面而来的祖安气息,眯着眼的余乐文就知道打电话的人必是张磊,这个工作室的老大。

  代练头子出身的张磊,原本以为这辈子打打游戏,分配一下单子,整个人生就过去了,可谁曾想到,他也能赶上15年的直播潮。

  听说打游戏能赚钱,而且是赚大钱。张磊稀里糊涂的就跟当时还不算强大的掘金者工会签约了。工会的运营下,张磊手底下的好几个代练在直播圈也算是风生水起,甚至还有一两个成了某某国服第一的一线主播。张磊也因此一度是全公会风头无两的王牌经纪人。

  不过张磊这个人除了游戏,对职场各种规则可谓一窍不通,靠着运气当上了野经纪的他进了职场更是各种碰壁……

  随着直播寒冬的到来,他很快就跟着人走茶凉。

  去年,公会的重心已经从过去的挖掘培养专业游戏主播转移到了短视屏和网红这一块,这让境遇原本就不乐观的张磊更是雪上加霜。

  被公司贬到这间工作室后,张磊顺带着也把大四即将毕业的余乐文给拉来做直播了。

  可余乐文别看技术不错,偏偏就是不适合直播,每次不是被观众喷下线,就是被超管给封禁,因此,都播了快半年了,至今还没能有一个满意的合同。

  这不,张磊手上又捏着一大把的投诉单。

  ……

  余乐文屁颠屁颠的跑到二楼,一进门,就腆着个笑脸连忙帮躺在背椅上,光着膀子的张磊点了根烟。

  张磊惬意的抽了口烟,将夹着人字拖的脚从办公桌上拿了下来,又把烟盒轻轻一推,正好滑到余乐文的面前。

  余乐文对烟有些阴影,笑着道:“我就不抽了,张哥这么火急火燎的找我有啥事啊?”

  提到这,张磊就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投诉单甩在了桌子上:“你小子,都直播半年了,怎么还是这么个卵样?你看看你这半年的业绩,老子看了都脸红。”

  桌上,是余乐文近半年来的直播数据。

  第一张是他的流水,除了免费的3千鱼丸,半毛钱都没收到,这其中,不少鱼丸还是余乐文自己小号刷的……

  下面厚厚的一摞全是近半年来有关直播间的封禁、举报、投诉……

  就算余乐文脸皮再厚,这会儿也有些难以启齿了,只好笑着保证道:“张哥放心,从这个月起,一定会好起来的。”

  余乐文说这话可不是敷衍,除了系统给他的底气,上一世积累的直播经验也让他充满自信。

  以往,安排一个人直播对张磊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可如今随着地位的下降,他还真不敢保证。

  犹记得前天,张磊都已经将新一期直播员的名单交给了那个姓杨的了,可直到今天,还不给他一个准信。

  一想到这儿张磊就一肚子火,也没个地方倾泻,只好又对着余乐文吼道:“都说了观众就是上帝,有什么事就不能忍着点嘛?你这动不动就跟人对喷,我这直播间还能不能搞下去了?”

  余乐文对张磊的处境自然是在了解不过了,名义上还是个工作室的经理,可实际上还不如隔壁随便一个端茶倒水搞后勤的。长期处于患得患失的工作状态下的他甚至连性格也变得又些窝里横了。

  趁着老张这一肚子的火,余乐文也没说几句安慰话,反而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不能忍!人家骂我也就算了,可到您头上,那就事儿大了,您可是我心中永远滴大哥。”

  张磊一听,果然怒了,瞪大了眼睛看向余乐文,“哪个狗崽子连我也骂?”

  但很快他又面露不解,“不是,你直播人家凭啥骂我呀?”

  “你看啊,观众骂我菜,那不赤落落地说您没眼光吗?他们说咱们这个直播间人气低业绩差,那不摆明着嘲笑您没能力吗?您说,就咱这暴脾气,能忍吗?”

  没眼光,没能力……

  张磊听到这几个词顿时就火冒三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定是杨念那狗日的请的水军,平时开会的时候阴阳怪气也就算了,没想到现在还请水军来我直播间带节奏。”

  张磊反复念叨的杨念正是如今工会负责运营的经理,不仅取代了张磊曾经的地位,平日里更是对他各种讽刺刁难,也难怪张磊一下子就把气洒在她头上。

  两人刚说到这,办工室们就“当当当”的响了起来。

  不等人回应,就见一身穿黑色职业套装的女性夺门而入,她手拿厚厚的文件,冷艳的面容上一脸傲气。

  正说到曹操呢,进来这人正好就是杨念的助理,眼下一幅气势凌人的样子,简直跟她主子一模一样。

  “张经理,咱们上一届的直播员已经全部毕业了,可这个余乐文,到现在还没签约,你看看怎么办吧?”

  “咦!”进来就看到办公室的两人,女助理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脸上又闪过一丝厌恶,毕竟人张磊还光着膀子,然后她又将目光瞟向了余乐文,道:“你在这正好,省得待会我再去通知了。”

  张磊倒是能看出人家助理眼中的嫌弃,不过他完全没形象这方面的顾忌,老子就喜欢光着膀子,有本事你也光着啊!当然,说话的时候他还是装作得体的样子:“哦,这样啊,那就把他安排到下一期吧,到时跟新来的直播员一起直播。”

  “哼!”

  女助理轻哼一声,对这番话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她翻阅起手中的文件来,一边翻一边还念叨着:“一期之后又一期,一期之后又一期,真当公会是养老的吗?就算是也不能一直养着个废物吧!”

  一直站在旁边的余乐文本来是在那看戏的,听到这碎碎念,当即挺直了腰板,狠狠地拍着桌子郑重道:“张经理,您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平时各种指桑骂槐的也就算了,现在什么人都能当着你的面耀武扬威了吗?”

  张磊也被余乐文突然这么一声给吓着了,张了张嘴,可又不知道说啥,有些下不来台的他只好用眼睛狠狠地瞪着余乐文:你小子看不清形势吗?就不能装作没听到啊?

  “哼!”

  助理这次的冷哼声更大了,不屑的眼神再次扫过余乐文,然后又开始碎碎念,只是这次倒是真的在碎碎念,反正余乐文是没听见说的啥。

  终于翻到了一份合同,助理将其丢到桌子上,冷冷道:“杨经理知道您看中他,已经给他安排好了新的合同,至于新一期的直播员,就不劳您费心了,杨经理已经找好了,您到时候只需要把一楼给收拾妥当就行了。”

  说完,助理随手就将手中剩下的文件丢到了桌上,挺着个翘臀一扭一扭地出去了。

  直到助理的身影消失不见,张磊这才愤懑的叫骂道:“靠,那姓杨的现在都把我当后勤使唤了,这臭娘们!”

  “就是就是,大家一个公司的,又都是经理,人家这摆明了不把您放眼里呀!”余乐文立马接过话茬,“正所谓退一步悬崖峭壁,忍一时那是越想越气!”

  “张哥,咱不能忍啊!”余乐文接着说。

  “呸!狗仗人势,不就是仗着自己户型大了点吗!”张磊唾骂了一句,旋即又皱着眉头怒视着余乐文,“不是,你小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咋感觉你一直在拱我火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