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绝对封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飞刀往事

绝对封闭 肥肥的小虫 3789 2020.10.18 07:19

  突然,大雨之中出现一个环形的空洞,Z虽然只是一个压缩空气的能力,可是他现在已经是B级能力者,空气炮的威力足以将一辆重型坦克掀飞。

  李三刀右手发出一道蓝色的电弧,电弧将他吸附大楼边的铁丝防护网上,可是他身后的水塔却遭了殃,一个直径一米的空洞径直击穿水塔底部的合金,猛然间大楼顶部人为制造了一场洪流,整栋大楼变成了一个巨大瀑布,大楼整体都被水流包裹其中。

  李三刀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蓝色的电流随着洪流将整栋大楼覆盖,原本灯火通明的大楼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但是这栋大楼以其美轮美奂,忽明忽暗的蓝色光辉在黑夜散发着独特的美丽。

  洪流中,Z好似一艘破浪前行的军舰,他压缩空气而后让空气在特定方位喷涌而出,洪流仿佛一下子分割为两半,空气屏障呈现楔子形割裂了洪流巨浪,电流跟着水流击穿空气,蓝色的火花在空气中炸开,准确击中了Z,可是他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Z早已经有了准备,相比于李三刀浑身湿淋淋的狼狈模样,他显得就要干净许多,身上没有一点雨滴,他将外衣脱掉,只见他身上内里穿着一件由铜丝编制而成的连体衣,而这件铜丝衣还有一个兜帽。

  Z将兜帽戴上,说道:“这场战斗你注定赢不了我!”

  李三刀表情凝重,他的身上又激发出两道闪电,闪电瞬间击穿空气发出噼啪的响声,电流穿过Z的身体从他脚下流走。

  他站在原地,一个个空气炮从他手中射出,李三刀狼狈逃跑的同时吸附住周围的金属物扔向Z,他只是站在原地不动,空气炮将那些物体一个个击飞,落到了大楼之外。

  数分钟的猫捉老鼠的游戏之后,李三刀四周再也没有可以利用金属物质,李三刀说道:“你当真要把我闭上绝路吗?”

  “不是我逼你,而是你在逼我,从小到大什么都是你的,现在连玉珠都是你的,我说什么了吗?只要你和她好好生活下去,我一定会祝福你们,可是你呢!你都干了些什么!尽管这样玉珠还是不喜欢我;而现在,组织上居然还要提拔你当执行队队长,以后还可能成为东大区代表!”

  “我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加入噬神者,我不在乎权利,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Z冷笑道:“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能有两个老婆?普通人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你加入了噬神者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想退出你觉得可能吗?”

  “我……我想退出了!”李三刀叹了口气,失神地说道。

  乘着李三刀失神的机会,一发空气炮准确击中他的胸膛,李三刀被狠狠压在水塔的水泥基座之上,身体整个脏腑受到严重的创伤,猛然吐出一口鲜血,鲜血宛若一朵鲜花在淌满了积水的地面晕开。

  压缩空气而喷出的气流将他牢牢固定在地面之上,Z留下了一行眼泪,哽咽地说道:“刀哥,最后一次叫你一声刀哥了,我真的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想到居然有一天我们居然走上了对立面!”

  空气在他的手心压缩聚集,可哪知道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地面突然崩裂,无数的钢筋连带着水泥的石块冲出地面,钢筋将他的铜丝衣撕得粉碎,还有两根钢筋穿过他的肩膀将他挂在空中,大楼的楼顶在瞬间形成了一个钢铁的牢笼!

  这时一个黑发女人打开大楼顶部的大门冲了出来,她护在Z的身前,哀求道:“刀哥,不要,不要杀他,我们走吧!”

  Z嘴角流出鲜血,眼里带着笑容,脸上却是痛苦的表情,“玉珠,你来了!”

  洪玉珠点了点头,朱唇微微张开,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大雨中,三人沉默了良久。

  自小的青梅竹马,童年的回忆虽然有着许多心酸,但是苦楚中三人相依为伴终是走过了那段辛苦又充满了血腥的道路。

  Z终于是开口了,“还记得我以前送过你的一个纸风车吗?训练完了之后我偷偷跑到外面买的,之后还被教官狠狠打了一顿,半个月都没起来过;可是那天下午我看见你拿着纸风车在风中奔跑,很开心的样子,我也很快乐!哈哈……咳咳!”Z的笑声牵动着他的伤口。

  洪玉珠笑道:“要不是我把它拿出来玩,可能你也不会受罚吧!”

  Z问道:“就因为李三刀比我早认识你两个月吗?”

  洪玉珠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眼睛里闪着泪花,脸上带着动人的笑容,微笑道:“谁知道呢!”

  “哈哈哈!谁知道呢!”Z大笑道。

  “是啊,谁知道呢!”洪玉珠微笑着。

  随着双方残余在空间中的能力渐渐的消散,大雨也在洪玉珠微笑的时候渐渐地停了,远处的灯光打在几人的脸上,洪玉珠的笑容依然还是夜空中最美那颗星星。

  洪玉珠拿出一个纸风车,纸风车在风中旋转,越来越快,最后它居然飞向天空……

  几人目送着风车离去,终究只能目送……

  大楼的入口站着一个女子,她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几人,没有打扰;这时她跑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Z的跟前,哭道:“我求你了,放过我!我求你了,放过我,也放过我和刀哥!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她重重地磕着头,一刻也不停……

  李三刀见状准备将她拉起来却被洪玉珠拦住了。

  “放过我!也……我求你了,我是一个人类,我不会伤害人类的,我可以控制的,真的!”她的额头皮开肉绽,战斗过后的地面全是碎石石渣,尖锐锋利。

  大楼上仿佛只剩下了江紫嫣的哀求。过了许久,Z撇过头叹了口气,无奈又无力,仿佛一瞬间苍老许多,“走吧!走吧,你们走吧!剩下的一切我一人担着,我会帮你处理好后事!但是你能跟我发个誓吗,李三刀!”

  李三刀盯着他的眼睛,郑重地说道:“我发誓!江紫嫣成神之日便是我手刃她之时,到了那时我会亲手杀了她!”

  江紫嫣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可是这话语她听得明确,心底又是伤心又是庆幸还有一丝甜蜜……

  过了一两年Z就成为了Z先生,两年时间他就从队长成长为东大区的副区域代表,在之后许多时间里动用权利将这件事隐藏了下去,所有的档案都只存在于他的脑子里;可是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天启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这件事。

  ……

  极北冰原,这里是一个大陆北方的一片海上冰陆,这里没有法律,甚至没有科技,就连夜晚的照明都是用动物油脂做成的蜡烛,十六前一个新生命诞生在这片冰原之上。

  六年之后,一群不速之客来到冰原之上,三人察觉到这些人似乎是来寻找他们的,于是他们带着一个六岁的小孩开始逃亡,他们进入了城市之中。

  李三刀说道:“紫嫣,我们不能带着孩子逃跑了。”

  “为什么?我们就这样一直逃下去就好了。”江紫嫣说道。

  “我们的秘密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他们现在应该还不知道我们有一个孩子,要是菲儿被他们知道,也是难逃一死,我想……”

  李菲儿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大哭起来,喊道:“爸爸,妈妈我不想和你们分开。”洪玉珠抱着孩子轻轻抚摸着菲儿的脑袋,柔声道:“菲儿,不哭,我们不会和你分开的,会一直在一起!”

  李三刀说道:“菲儿将会成为一个秘密埋藏下去,没人知道,这个世界只有很少的地方没有科技的覆盖,我也很伤心,也很难过,可是菲儿是无辜的,她要活着!”

  两行清泪从洪玉珠的眼珠里淌了出来,这世上的一切实在太过艰苦;江紫嫣走过去抱住菲儿和洪玉珠,轻声抽噎起来。

  “妈妈不哭!”

  李菲儿这一句彻底触碰了两人敏感的神经,洪玉珠和江紫嫣大哭起来。

  ……

  昏暗的房间里,李菲儿躺在破烂的木床之上熟睡着,油腻的发亮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只细长的注射器,一种绿色液体装在里面,昏暗的灯光下显出些许诡异。

  李菲儿终于回忆起小时候常常做的噩梦,三个黑暗扭曲的人影站在她的床头,一个人拿着一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注射器将某种液体注射到了她的体内,她害怕,她惶恐,可是她无能为力!她失去了六岁之前的记忆,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她醒来之时,她躺在一座大房子里,身边同样躺着很多孩子,那些孩子每天叽叽喳喳,可是她却始终沉默寡言;渐渐地她开始有了暴力倾向,这让孤儿院的孩子害怕她的同时也讨厌她,最终她没待多久就逃了出去。

  李菲儿开始流浪,直到她十二岁那年她遇到一个她终身都不会忘记,甚至愿意为她付出生命的女人,那个人就是左方。

  哪一天,一个乞丐手里握着一把削笔的小刀;哪一天下着大雨,没有遮蔽也没有食物,左方仿佛天使一般出现在她的眼前,左方穿着学校的制服,举着一把花伞站在她的跟前。

  李菲儿看着她,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卸下了周身的防备,左方将她攥着小刀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说道:“这样是不对的,不能做坏事哟!”

  大雨中,来往的行人没一个给她撑伞,行人总是匆匆忙忙都不会看这个角落里女孩一眼,那红色削笔刀留在了雨水之中,左方牵着她的手穿行在人群里,那时李菲儿的眼里只有左方一人。

  对于李菲儿来说左方简直像是一个太阳,在她始终充满了乌云和大雨之中的生命里面的太阳!

  左方给她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请她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左方将她留在餐厅,叫她呆在那里等她回来,李菲儿等很久,左方也没有回来,直到她被店员赶了出去;她在店门口睡了一晚,终于第二天早上离开了。

  直到第二年,左方带着一个男人在一个贫民窟找到了她,左方说道:“以后你跟着我一起上学好不好!

  李菲儿好像听到左方称呼那个男人为“爸爸”,可是李菲儿敏锐地感觉到“爸爸”似乎不怎么关心她,左方却好像在刻意讨好他一般!

  于是李菲儿和左方开始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虽然后来不同班级,可是两人一直住同一个双人宿舍;至于“爸爸”,李菲儿在和左方之后的日子则很少见到,那个“爸爸”给了她一张银行卡,每个月都有一笔钱打在她的卡上,李菲儿终于迎来她的春天!

  ……

  洪玉珠慢慢站了起来,看向窗外,一只麻雀被她惊扰飞向了天空,她看向天空,天空中一只老鹰飞扑下来,老鹰的利爪穿透麻雀的胸膛飞向远方的天际……

  洪玉珠苦笑道:“弱肉强食啊!”洪玉珠眼含泪光,回过头微笑着说道:“噬神者,天启都是天上老鹰,菲儿你要好好活下去!”

  洪玉珠右手手指抵住喉咙,她的手上一缕青色的微风缓缓流动,微风穿过喉咙,从气管到达心脏……

  “不!洪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