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三皇五帝新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华夏一统

三皇五帝新义 珞珈齐天 5347 2019.07.12 09:24

  第一回五十二战

  蚩尤死后,其族人拥立 蚩尤小兄弟蚩啄为九黎蚩尤氏政权四任酋长,立都于狼山西北的沙城(今河北张家口市怀来县)。姬芒为了率大军远征南方,问鼎中原,无暇顾及北方的蚩尤家族小朝廷。这也是姬芒在刑场上慷概陈词,感动蚩尤,诱使其发誓‘不准后人报仇’之良苦用心。姬芒改变父亲的治国策略,与蚩尤弟弟第四任酋长蚩啄言和稳定北方局势。再次挥师南征,

  姬芒是一个气量博大、很有政治谋略的一代君主。他文治、武功双管齐下;劝诱、威慑二策并用。他要借助蚩尤之魂,臣服诸部落,挺进中原,一统天下。故而,他尊蚩尤为‘兵主’、‘战神’。他散布说,蚩尤没有死,他是被上天召回天庭作战神去了。他捏造蚩尤发布了‘战神令’,号召天下各部落,不要为他报仇,要归顺轩辕氏,维护天下的和平安宁局面。姬芒甚至作歌一首,令全军作为军歌传唱。歌曰:

  兵主显灵兮,劝尔归心,中华一统兮,不杀苍生。

  蚩尤不死兮,天敕战神,报仇休矣兮,天下太平。

  蚩尤性情豪爽、刚直不阿、打仗勇往直前,具有王者将军的阳刚之美,为天下诸部落酋长、兵卒崇拜。姬芒用蚩尤头像为军旗以威天下,以蚩尤战神作军歌以慰苍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宣传鼓动效果(图4.46)。

  图4.46,姬芒胸襟如海,深谋远虑,他打着蚩尤旗号,

  利用战神威名,加快了他征服天下的脚步

  姬芒轩辕军所到之处,采取了能降劝降,不降则灭的‘胡萝卜与大刀’两手策略。诸部落深信蚩尤不死,降者众多。不降者东夷伏羲少昊部落被姬芒一举击败。轩辕军乘胜前进,又攻占了炎帝神农氏的中原大部分疆域。

  几个月来,轩辕军势如破竹,所谓“五十二战而天下咸服”。东至东海;西至崆峒(今甘肃定西市岷县西);南到长江两岸,深入湘山(即今湖南境内);北抵河北北部,直驱荤粥(匈奴)。姬芒成功地实现了‘中原逐鹿’的理想,于公元前四千多年前确立了中国的版图。在这过程中,炎帝姜榆罔始终与轩辕氏结成牢固联盟。在战胜蚩尤,收伏诸部落的战争中,炎帝姜榆罔功不可没,以后人们把轩辕部落和炎帝部落,统称为华夏族。以后又发展为中华民族,中华民族被称作龙的传人,炎黄子孙。

  黄帝姬芒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用武力征服天下的帝王。

  第二回黄帝姬芒

  公元前4512年,姬芒统一了中原。他意气风发,准备称帝。鉴于蚩尤之都城涿鹿毁于水灾和战争,故而,姬芒下令在原涿鹿城以北重建涿鹿城。据《史记》记载,黄帝杀蚩尤、服炎帝后,“邑于涿鹿之阿”即建都城于涿鹿山下的平地之上。后人称为黄帝城或轩辕城,即涿鹿故城,位于涿鹿县矾山镇三堡村北50米处。即保留至今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帝城。

  是年秋,姬芒通令天下诸部落酋长合符釜山(今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保岱镇窑子头村,如今釜山顶会盟石遗址犹在),共商天下大事。

  各部落首领来到釜山后,姬芒在釜山议事厅对诸部落首领宣布第一件大事:“兹决定:自即日起,建立黄帝轩辕氏政权。本王为首任帝,本王先祖出生西北黄土高原,以土德称王,土色者黄,故号黄帝。”

  图4.47,公元前4511年,姬芒由姬姓黄夷氏第十一任大酋长改称黄帝

  他的话音刚落,厅内立即爆发出长时间的欢呼声。此举本在意料之中,没有一个人不服。公元前4511年,姬芒由少典轩辕氏第十四任、姬姓黄夷氏第十一任大酋长改称帝,成为中华历史上开天辟地第一个帝王(图4.47)。

  文献上总是称某某是某某王朝的几任帝。其实,姬芒以前几千年,古老的中国没有‘帝’,也没有‘王朝(朝廷)’。所谓‘帝’、‘王朝’都是以后历史学家对他们的尊称。只有姬芒才是中国氏族联盟时代黄帝轩辕氏政权的第一任帝。

  “第二件要商议的大事是:”姬芒说,“为了便于管理天下,本王决定设立一个处理天下政务之机构,曰‘朝廷’。本王代表朝廷,朝廷下设众多官职,选有才之士任命,各司其职,辅佐本王治理天下。诸位要将各自领地按家、邻、朋、里、邑、都、师、州八级划分,八家为一邻,三邻为一朋,三朋为一里,五里为一邑,十邑为一都,十都为一师,十师为一州。诸位就封后将各自封地的各级数量记录在案,然后上报朝廷。有疑义否?”

  又是一片赞扬之声,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第三件大事是,一切权力归于‘朝廷’,各部落酋长封地是朝廷之下属领地,一切听命于朝廷,无独立权力。故而本王决定:”姬芒咳嗽一声,接着说,“为了天下诸部落亲如一家,和谐相处,本王决定将各部落之符圭收回朝廷。再根据各部落酋长功劳大小,分封不同大小的领地,赐以不同等级之符圭代表身份。象征权力。本王现在宣布诸位酋长封地;诸位可有异议?”

  听说要集中收回符圭,许多人心中不满,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只有佯装笑脸,交出自己的符圭。

  “符”是一种玉制的圭板,是酋长权力的象征。是氏族首领身份和地位的证件。姬芒的所谓“合符”就是把各部落首领的“符”收集起来,权力不分散,统一归中央。再根据每个部落酋长功劳大小,赐以不同等级的符圭,酋长受命于黄帝,独立管理领地。姬芒首开中国朝廷的分封制,一直延续到汉朝。

  第三回赏功封爵

  姬芒令沮诵宣读了一百多家部落酋长受封的领地,发放了圭板。姬芒在征服天下诸部落的战争中,许多部落被灭亡,酋长被处死,能在这里接受封赏的是少部分酋长,因此都能得到丰厚的封赏。再加上各部酋长慑于姬芒的军事实力,心里不服也不敢提出异议。

  所有部落酋长都受了封,唯独没有炎帝姜榆罔,众人感到不解。此时,姬芒客气地说:“炎帝姜榆罔与我轩辕氏长期联盟,有功劳也有苦劳,应优于各诸侯而受封。本王今特封姜榆罔于富饶之地洛水卢氏城(今河南三门峡市卢氏县)为一城之主,统领军政民事要务,君意若何?”

  姜榆罔听罢哈哈大笑而厉声言曰:“轩辕王,你今日称帝,请问扫平天下是你姬芒一人之功否?”

  姬芒冷静的说:“今乃庆功受封之会,尔质问本王,是何用意?”

  “即是庆功受封,你为王,你称帝,岂非你一人之功耶?,我说错了吗?”炎帝姜榆罔并不示弱。

  “非也!”姬芒曰,“于天下而言,我轩辕氏乃打天下平天下之大功,尔炎帝姜榆罔亦有功,终为沧海一粟,乃一局之小功耳?小功者,论功行赏,何以不平乎?”

  “老夫有一事不解,请予示教。”炎帝心中愤愤不平,“一则我炎帝族始终与尔轩辕族联盟,不弃不离,直到天下平定;二则我军两次解尔‘洗马林’和‘宣化’战全军被歼之围,一次烧蚩尤‘羊窖沟’之粮,三则我谋臣为尔游说求和蚩尤,免遭灭亡;四则我大将郁垒为尔战死,军士死伤数千。凡此种种,尔均视之为‘一局之小功’乎?”

  图4.48,姜榆罔不受姬芒降封,不与宵小为伍,拂袖而去

  姬芒被质问无语,面红耳赤,只得说;“老爷子,君意若何?”

  姜榆罔坚决的说:“大凡世上之事,皆为同苦易而同甘难。我姜榆罔耻于与尔等小人共事。吾乃堂堂之炎帝,天下之共主,岂能受尔之降封。告辞,老夫去也!”

  炎帝说罢,拂袖而去(图4.48)。

  姜榆罔不肯受封,弃爵率家人迁徙江南,定居于湖南茶乡(今湖南株洲市茶陵县),以祖传之医术为业,救死扶伤,深得当地百姓厚爱。

  公元前4494年,姜榆罔行医二十年,六十八岁病逝于茶乡,当地百姓感念他救死扶伤的美德,仍以帝王之礼将他厚葬于霞阳,初称炎帝冢,后世改称炎帝陵。陵址在今湖南株洲市炎陵县霞阳镇。

  第四回发明创造

  釜山会盟后,黄帝政权设置的朝廷官员有“六相二史”。六相是:风后、太常、苍龙、颜无须、大封、后土。二史是:左史仓颦,右史沮诵。

  黄帝政权首创“五官制”。五官又分为上五官和下五官,上五官以“天象”为名,以“官”为号,称作:天官、日官、月官、星官、风官。下五官以季节为名,以“云”为官号:春官号青云,夏官号缙云,秋官号白云,冬官号黑云,中官号黄云。此为五官制。

  黄帝封风后为柱下史大军统;封苍颉之后裔苍颦和沮诵为左右太史,撰书造字,记述历史,教化百族。任命斗苞为天官,掌管观天器(授规);命羲氏、和氏为日官;命常迁为月官;命赤火为星官;命禹区为风官。

  传说黄帝时期风调雨顺,天下安定,有过许多创造和发明。

  大臣常先之子共鼔发明黄帝乘坐的车舆、木船,据传,一次山洪暴发,有棵大树和共鼓被洪水冲下山,卷入大河。他抓住大树,未被淹死。他发现洪水上涨,大树始终浮在水面。原来,这棵千年大树,早已树死心空。于是灵感泉涌,凿木为舟(图4.49)。黄帝封共鼓为通行官。

  图4.49,共鼓剖树凿木成舟

  大臣稷茂发明凿井取水,封为大农官,大臣化狐教民造房以居,封为建筑官,大臣商挥发明了弓箭,大臣谈牟发明了流矢,封为左右兵工大臣。大臣科奇发明了印染技术,封为服饰官;封伶伦为礼乐大臣,封岐伯、萸櫙为大医官等等(图4.50)。

  图4.50,萸櫙上古医家,曾佐黄帝发明金木水火土五行

  命天文官义和占日,观测太阳的运动;规定每年三百六十六日;命常能占月,观测月亮运动,制定月的长度,规定每年十二个月。命史官太桡作甲子,用以计算年月日,从此中国开始有了日历,叫做黄历等等。

  姬芒四年(公元前4508),黄帝姬芒封东夷少昊氏于西部的若水地区(今甘肃、青海、四川境内),但他又不太放心,担心他们背叛黄帝政权,便又把自己的儿子昌意降封到若水,赐姓为妘,以监视少昊族的活动。

  为了证明神灵的存在,黄帝姬芒曾多次登上华山、首山、泰山,设立祭坛,祭祀鬼神山川,主持封禅大典,虔诚礼拜天神。应该说,黄帝政权不仅用武力征服了天下,也用智慧赢得了天下。

  在炎帝政权时期,人类虽然有了贵族和平民的差别,但并没有严格的等级之分,社会地位大体平等。黄帝姬芒把原炎帝族人贬为“庶人”,庶人没有任何地位。把蚩尤氏的南北两大分支——南方三苗族和北方九黎族,称作“民”。“民”字古意为‘冥’,意即“愚昧无知,冥顽不化”,是最下等的居民,当时被贬称为“黎民”。

  “庶人”和“黎民”是社会的最底层,黄帝族人把他们合称为“庶民”。而黄帝族人,不论贵族还是平民,皆称作“百姓”。《史记》载:“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这里的二十五子是代指二十五个宗族部落,这些部落里的人都是黄帝政权的百姓。“百姓”在国中享有政治权利,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读书做官的权力,有自由迁徙的权力。

  黄帝政权把国人大体分为三个等级,即贵族、百姓和庶民。此时,除极少数有钱的贵族雇佣一些家奴外,基本上还没有被剥夺了人权的“奴隶”。百姓和庶民除居住地有所限制外,还都允许自由谋生。

  齐天斋点评

  作者的后记是要说明,为什么要对书中两个主角姬芒和蚩尤作如此这般的安排。

  首先是对姬芒人物的设计。

  本章主人翁姬芒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黄帝。他和他的父亲不一样,他是一个心怀天下,情系黎民,德天厚土,恩威双罄的第一个统一中华民族的仁德之君。

  众多文献称,蚩尤被姬邦卉‘肢解’。作者不从众意,认为肢解英雄,过于残忍,读者难于接受。如是,设计了姬芒与蚩尤一场精彩对话。安排姬芒,以一个中华人文始祖的气量和大度说出,‘蚩尤是英雄’,而不能对英雄肢解。读者是不能容忍作者给恶人以欢乐的,要让小肚鸡肠之枭雄姬邦卉带着遗憾死去。故事情节应该更加合情合理。

  还有,文献均称,姬邦卉气势汹汹,一直统帅轩辕军,活捉蚩尤并于以肢解,天下定局,才不无遗憾的溘然长逝。作者力排众议,安排姬邦卉提前一年死亡,让姬芒以统帅身份独立指挥,得到充分展示智慧、谋略、英勇、才能的机会。由他创意指导发明了战车、指南车,由他独立指挥了三次大战,由他亲自指挥打败了蚩尤,他创造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而不是从他父亲手里求得的嗟来之食。这样安排的故事情节也应为读者圈之点之。

  最后,姬芒与蚩尤的刑场对话,是以姬芒之思想体系为主导绘制的一幅精彩画卷,使读者能深刻的感染姬芒作为中华人文始祖伟大而健全的人格魅力,看到他那如海之阔之深的博大胸怀,体现他那吞云吐雾之磅礴气量,唯如此,海内外龙子龙孙才能千里迢迢寻根问祖。顶礼膜拜。

  其次是对蚩尤战败的处理在当时深得人心,有野史可查。

  在距今六千多年前直到现代,没有一个史官真实的记下他的事迹,哪怕司马迁的《史记》里有关姬芒蚩尤的记载也是杜撰的野史,甚至是司马迁大人以正统的封建理念伪造的历史。可悲的是几千年来,中华大大小小的历史学家、文学家把司马迁骗人的鬼话视为神明,代代相传,现在是到了澄清真相的时候。

  首先,说说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推理。司马迁的记载,无史可查,无据可考;作者的论断也无史可查可考。然而,凡一事一论,不能证其是者,不要武断的证为非;反之,不能证其非者,或可求其是。因此,作者的叙述是‘野史’,但‘野’很可能会成‘真’。而司马迁的记载,必为‘野史’无疑,下面几点亦可为之佐证。

  其一,几万年以前,自类人猿进化到‘人’以后,人类的基因型就固定下来,24对染色体,48对双螺旋DNA,大约五万个基因。女人生孩子,孩子长大又生孩子,代代相传。自从有人类以来,古今中外,只见‘龙生龙,凤生凤’,‘不见猫生老鼠会打洞’。而司马迁之意为:蚩尤之母生了一个‘妖怪’,铜头、兽身、两角、四肢,吃河沙、吞石子,岂不是胡说八道,不是野史是什么?!

  其二,许多文献称黄帝肢解了蚩尤,故曰‘解县’。可是,现今所有专家、学者、文人、小编既承认‘肢解’,又说头颅身体分别埋在山东寿张和钜野,岂非自相矛盾。如果黄帝当真如此残暴肢解仇人,还有人拜他为中华人文始祖吗?这些人不把脏水泼到姬芒身上好像心中不快似的,岂非绰绰怪事。

  第三,一些人受了‘成王败寇’传统观念的束缚,而把一个战败英雄蚩尤描绘成野兽魔鬼,极尽污蔑丑化之能事,用心何在?现而今,即使为时已晚,仍有大力纠偏之必要。成者固然为王,败者未必一定为寇?只要真心‘为民请命’,败了也是英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