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理想社会2020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货梯

理想社会2020 猫眼儿熊 3192 2021.02.24 08:49

  时光荏苒,和煦的春日在不知不觉中膨胀成了炙热烈阳。

  程万里照例每天下午没课的时候就来到咖啡店,在面对四季便利店的老位置坐下,点一杯不加糖的苦咖啡。咖啡虽苦,也是人生一味;更何况伴随嘴里苦涩而生的是心中五味。这苦涩让程万里镇静,提醒他在回忆汹涌而至的时候不至于沉溺其中;然而他每次坐在这里,望着对面的便利店,不就是为了沉溺在汹涌的回忆之中吗?

  对面的便利店里,海棠已经将她对程老师的观察和发现散布给每一个员工,就连娟姐对他的“企图“也产生了兴趣。

  “老顾客了呀。而且我答应他可以协议索赔适当补偿,他来过几次也没提过呀。”娟姐说。

  “人家是老师,抹不开面子呗。”文竹猜测。

  “不对不对,不是索赔。谁这么有耐心啊?这都一个多月了,花在咖啡上的钱比能得到的补偿还多。”海棠继续分析,“你们看他每次抬头望过来深情款款的样子,一定是对我们中的一个人心有所属--茉莉,是不是你呀?”

  “我?不可能不可能。我害他在学生面前尴尬,又害他半夜被关在店里回不了家,他不恨我就不错了。”茉莉忙躲闪。

  “这就对了。听没听说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海棠故作高深地说。

  “什么摩症?”文竹问。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和依赖心。“海棠解释,“所以呀,茉莉,你越害他,他越对你越有好感。”

  什么?莉香满脸黑线。她只是不小心打翻一杯水就成犯罪分子了?

  “海棠,是不是你看上人家了?欲擒故纵,用我来转移视线?“莉香反驳,”要不然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你总盯着他干嘛?!“

  “嗯,有一定道理。“娟姐和文竹点头,目光转向海棠。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生平最怕老师了。在老师面前我不尿裤子就不错了。哪敢喜欢?”海棠胆怯地说。

  大家哄堂大笑。

  自从上次的停电事件之后,莉香再也没有一个人值过夜班。用娟姐直白的话说:多营业那几个小时的收入还不够弥补茉莉惹祸造成的损失呢。所以每周一闭店之后,莉香只是负责清点一下货品,七点不到就下班了。这天天气很好,夏日的傍晚正是慵懒舒适的时候。其他店员都下班了,莉香正准备把闭店的牌子挂到门口,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

  “程老师—“见到程万里莉香虽然还是难免紧张,但这么多天姐妹们对他的调侃已经帮助她建立起了强大的心里防线。”我们已经闭店了。需要购物的话请明天再来。”她不卑不亢地说。

  “你好。能不能通融一下,我需要买一些课堂笔记,明天一大早上课就要用。”程万里说,眼神看着莉香手中还没挂在门上的闭店牌子。

  莉香想拒绝,可想到上次停电欠他一个人情。这次刚好还上,省得他每天纠结在对面咖啡店‘监视‘自己。“好吧。您是今天最后一位顾客。”莉香让程万里进店,顺手把闭店牌子挂好锁上了店门。

  程万里径直走到文具货架,找到他要的笔记本,抱了一摞来到收银台前问道:“请问这种笔记本还有吗?我需要50本,这里只有15本。”

  莉香看了一眼柜台上的笔记本,这两天很多学生都来买这种本子,店里的余货应该都已经摆到货架上了。“您稍等,我看一下“。她答道。

  莉香翻箱倒柜也没找到更多。难道要去仓库?她一想到地下室的仓库就觉得阴森可怖。于是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只剩这么多了。“

  “能不能麻烦去仓库看一下?“程万里礼貌地试探,语气中却带着笃定。

  他怎么知道有仓库的?莉香有些不解。“没……没……”她支支吾吾。

  “上星期我来买的时候,你们杜鹃店长就是带我去仓库取的。那里应该有库存。”程万里胸有成竹地说。

  “诶-好吧。”莉香不情愿的答应。抓起钥匙朝走廊尽头的货梯走去。她不想纠缠,只想速战速决,晚上还和七宝约好了一起去打球呢。

  “我和你一起去吧?”身后传来程老师的声音。莉香没拒绝,她心里对独自去仓库确实胆怯。而且程老师她虽然不算熟识,但几次接触下来也算知根知底。他还不至于冒着被学生唾弃的风险做什么越轨之事吧?

  “哐当--”货梯晃悠悠地关上门,慢悠悠地往下沉,三秒钟之后停在了地下层。莉香准备好出去,可门却并没有开,等了很久也没有开。她焦急地一次次按向开门键,可货梯的门就是纹丝不动。

  “就知道和你在一起没好事儿。”她看了程万里一眼,嘟囔道。

  程万里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摊开,好像在说:我也很无奈。

  货梯简易老旧,并没有求助按钮。莉香又等了几分钟,见开门无望,就想着报警求助,却发现手机落在了收银台上。她转向程万里,小心翼翼地问:“程老师,您的手机还有电不?”

  程万里心里想笑,却板着脸,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之后交给了莉香。

  莉香接过手机马上拨打了110,很快接通,但信号却断断续续,呲呲啦啦听不到连贯的句子。“这可恶的地下室!“莉香心里暗暗抱怨。她下意识地提高音量,反反复复重复着四季便利店、货梯、地下室这几个关键词,直到电话信号彻底中断。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清。“莉香沮丧地把身体靠到墙壁上。”谢天谢地货梯里的灯还一直亮着.”她庆幸。

  时间过得很慢。莉香并没有把手机还给程万里。她不停地刷看着时钟。滴滴答答半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救援的人出现。

  “我学过女子防身术。”莉香突然转向程万里说道。

  “哦……好。”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程万里面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不知如何回答。“你要不要给家人打个电话?”他善意地问。

  “对对对,我得告诉七宝一声,让他来救我。”莉香自言自语道,“可是手机信号不好,听不清啊.”

  “发短信。“程万里提醒道。

  “嗯。好主意。“莉香输入七宝的号码,劈里啪啦源源不断敲了很多字。

  “太长。“程万里道。

  “哦。“莉香应着,精简掉了故事情节,只留下自己的地点,让七宝报警救她。

  发送了短信,莉香才反过味儿来:不对啊。为啥我要听这个冤家路窄的程老师的?!

  “嘀-嘀-“有短信进来。收到七宝回复说:”妈妈我马上就到。“

  莉香欣喜。把手机递还给程万里,自豪地说道:“稍等,我的小男神马上就来救我们出去。“

  “小男神?是你儿子?他几岁了?”程万里问道。

  “对。八岁。不过他独立又懂事,一点儿不比我差。”莉香解释道。

  不必你差?这个比较的对象是不是太狭隘了?程万里心中腹诽,嘴上却附和地说:“很好。”确实很好,他成功地给自己创造了再次见到七宝的机会。

  又过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程万里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貌似不耐烦地去按开门键。

  莉香白了他一眼,心想着程老师怎么净做无用功?

  可货梯的门竟然开了。

  “怎么。。。。。。你。。。。。。”莉香疑惑不解。

  “笔记本在哪儿?”程万里冷静地问,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时候不赶快逃命,还惦记着笔记本?莉香真是佩服程老师一根筋的敬业精神。“左手边,墙角。“她回答。

  拿到笔记本,莉香说什么也不肯再坐货梯。二人从楼梯返回一楼店面。两个民警正在试图撬开店门;七宝和上次那个中年男人在一旁焦急地朝店里张望。见莉香和程万里出现,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莉香打开店门,抱歉地向民警解释刚才的情况。中年男人在一旁安慰她。

  程万里等在收银台边,从笔记本上撕下几张纸,快速折了几下。他半蹲下身子将手里的折纸投出,一架精致的纸飞机不偏不倚地落在七宝脚边。七宝捡起飞机跑到他身边:“程叔叔,你答应过教我折这个飞机的。”

  “是。叔叔现在就教你。”程万里将纸平铺在柜台上,一步一步开始教七宝折纸。中年男人的目光时不时扫过来查看七宝;莉香也停顿了几秒钟望向这边,见七宝安全,他们都没说什么。

  “七宝,”程万里边折纸边问:“你妈妈呢?”

  “在门口和警察叔叔讲话。”七宝答。

  “和我们一起去游乐场那个?”

  “嗯。七宝只有一个妈妈。”

  “可是她怎么变样子了?”

  “有的人就是会变样子的啊。你不知道吗?就像毛毛虫变蝴蝶一样。”七宝手里停下来,郑重其事地对程万里说:“但是你得替我保密,要不然妈妈会伤心的。”

  “我保密。”程万里心里有太多问题了。可他不想再继续追问一个八岁的孩子。“刚才妈妈是我的手机给你发的短信。你把叔叔的号码存好,可以随时找我。但也要替我保密,好吗?”

  “嗯,保密。”七宝应着,拿着折好的飞机跑去向莉香炫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