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至尊皇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逃离曦月

至尊皇主 凡尘小仙 2087 2021.11.25 20:52

  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剑眉凤目,鼻正唇薄,一副少年才俊模样。

  王世杰整个人都傻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定是某种手段改变了容颜。”

  “够了,家族的颜面都被你丢尽,我查过这就是他原本的面容。”

  瞧王世杰还不死心,王家家主直接对着他怒吼,并表示将会把他从副家主竞选名单中除去。

  听闻此言王世杰如遭雷击,颤颤巍巍地指着张御天想说些什么,可伴随着口中喷出鲜血,整个人到在地上就此昏阙。

  王家家主向张御天表示歉意,但话里话外都没想放他走的意思,说什么都要让张御天当王家的客卿,想借此为由束缚他。

  张家和万星商会也来凑热闹,一个效仿王家给张御天安了个客卿虚名,一个给他万星商会的令牌凭此令商会物品全部有折扣。

  几人相互寒暄与试探后,王家家主问起了他在暗月中的身份。

  对此张御天有苦难言。

  “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若是不方便说......”

  我不说你就不问吗?

  在心中将王家祖宗逐一问候,张御天满脸惆怅地讲起当年,在荒古山脉那十万大山中巧遇暗月之主全部过程,他日景今日情恍若还历历在目。

  张御天讲得若有其事,嗜血双煞听的一头雾水,而其余人则是直皱眉头。

  眼看效果差不多后,他故意提高嗓门道:“我自幼在十万大山中长大,本无名无姓有幸得遇恩师,赐名绝杀为下任暗月之主。

  此话出全场之人皆倒吸一口冷气,满脸果然如此的模样,就连嗜血双煞也开始相信,毕竟暗月之主的子嗣难成大器,倒不如将暗月交由绝杀来继承。

  该问的也问了,该说的也说了,于是张御天向各大势力强者告辞,带上暗月之人准备离开,可人山人海无道路可行。

  王家家主陪笑着说道:“解除大阵尚需要些时间,绝杀小友还请耐心等待。”

  老家伙在拖延时间,他岂能看不出王家家主心中所想,撇向上官家少主张御天微微说道:“上官兄劳烦了......”

  嘴角上扬上官天佑微微一笑,不多时那由王家数万人结成的大阵被破开一角,上官家最精锐强者排成两列为张御天开辟出一条道路,而道路尽头赫然是上官家最强者白面书生。

  整个天荒九域知道张御天真实身份之人只有四个,而上官天佑就是其中之一。

  若说之前还有顾虑的话,那这顾虑在看见张御天的刹那便此地消失不见,上官天佑相信张御天甚至要强过相信自己。

  面对王家家主那充满威胁的眼神,上官天佑直接选择无视,紧随张御天之后就要离开这里。

  双拳紧握王家家主虽不甘但又无可奈何,嗜血双煞就够他受的如今在加一个白面书生,就算他将这万数家族子弟全部葬在此地也留不住,更何况还有张家和万星商会之人在此虎视眈眈。

  离开血脉广场张御天转身凝望着上官天佑,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接着便骑上早就准备好的赤血龙驹疾驰而去。

  “天佑,你与暗月的绝杀很熟吗?”

  “不认识,只是两个落魄少年曾立誓相互扶持罢了,说来可笑我竟一直被弱小的他保护的如此之好,白叔......你说下次家族危机还能挺过去吗?

  白面书生听着上官天佑这没由头之话,没有言语,只是抚摸着他的头。

  “一定可以他答应过我的。”上官天佑望着张御天那匆忙逃亡的身影,强忍泪水喃喃自语

  赤血龙驹日行万里,但尽管这样张御天心里任然不踏实,他向询问自己的嗜血双煞解释必须离开曦月城域,且越快越好不然怕是会被困。

  起初嗜血双煞只觉得是他多虑,以他下任暗月之主身份,放眼整个天荒九域谁敢动他,可当看见那遮天蔽日的邪云横渡向血脉广场后,两人瞳孔猛缩想到了什么。

  传闻王家老祖在修炼一种邪功,需要大量佣有血脉之人献祭,可这件事实属冒天下大不为,多方势力势力介入查探后,以告知只是传言并无此事。

  “没有事情是空运来风,这件事可能性极高,不然你们认为那王家老祖为何会如此急于赶往血脉广场。”

  嗜血双煞听后心头一紧,瞬间觉得有双眼睛看着他们,若是王家老祖真要动手怕是......

  见状张御天叫他们放宽心,自己以算好时间王家老祖追不上来,接着便向他们询问暗月之主为何没有亲自前来。

  主上没有告知原因,只是让我俩来护您周全,另外暗主说如果您成功激活血脉,整个曦月城域所有暗之杀手都将听您调遣,助您完成任务。

  听见任务二字张御天心头微颤,当初为让暗月之主帮助自己,他曾说过无条件但应对方一件事包括要自己性命。

  只是没想到对方竟在此时此刻让他兑现承诺,捏碎玉牌知道任务内容后,张御天瞳孔猛缩接过嗜血双煞分别递来的两件宝物,陷入自身生命与承诺的两难抉择中。

  暗月之主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来救自己,任务就是要在曦月城域中才能完成,在王家祖地才能完成,他要自己主动回去,想办法进入王家祖地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哪怕知道张御天可能会死,可能会被王家老祖吞噬得连渣都不剩。

  赤龙驹在疯狂疾驰,狂风呼啸刮得张御天脸颊生疼,连心也变得冰凉不堪。

  上官家不能去,血狼佣兵团也不能,凡尘商会以毁,天荒九域虽大可何处才有他张御天的容身之所,要是姐姐还在就好了......

  曦月城域边界伴随着赤龙驹那嘶吼声,张御天纵身跃下马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承诺。

  “我若身死,王家老祖必突破天地禁制,望君慎之又慎”

  拜托两人给暗月之主带话,注视着嗜血双煞离开后,张御天孤身一人在这山野间显得是那般孤寂。

  赤龙驹似乎懂此时主人的悲伤,亲昵地蹭了蹭张御天脑袋,趴下示意张御天上来,要带他离开曦月城域边界去逍遥快活。

  这举动多少让张御天心里有些许慰藉,但也只是刹那罢了,解除自身与赤龙驹的灵魂烙印,他打算还对方自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