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阴差阳错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刀一耕 2211 2019.09.20 20:41

  周昂愣了一下,认真地看看他脸上和脖子上的血道子,看着像是拿什么荆条啊柴禾棍子随手抽的。

  “你爹为何要打你?”

  陆进嗫嗫喏喏。

  “说话!”

  “有人打我爹,我推了那人一下,我爹就打我。”

  周昂缓缓颌首,“到底怎么回事?”

  陆进又嗫喏着不说话。

  周昂皱眉。

  其实他很喜欢陆家父子这样老实忠厚的人,但不知道陆春生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对陆进拘束很紧,本来就老实巴交个孩子,管得再紧些,简直是最后一点野性和活泼都给打没了,就变成现在这样,踹一脚蹦一个字。

  还好,没等周昂发脾气,陆进他娘已经追出来了。

  一出门就看见陆进耷拉着脑袋站那儿,面前站着一个记忆中很熟悉的人——“我的妈呀!”她愣了一下,然后才快步过来,热切地看着周昂,“少爷,您吓我一跳,远远一看,还以为是老爷呢!老爷当年穿这一身的时候……”

  她话说着,陆春生也追过来了。

  他们向周昂施礼,周昂受了礼,但仍要尊称一声“陆叔陆婶儿”。

  见了他俩一问,周昂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午杀猪的时候,陆春生与一个姓郑的屠夫口角了几句,本不以为意,大家都是粗人,平日里也是口角常有,并不耽误一起干活,但谁想这一次,对方居然过来就打——搁在过去,陆家爷俩的块头在那里摆着,就算是在一帮粗横的屠夫中间,也是最强壮的,等闲无人敢惹,更何况对方才刚加入没多久。

  然而,他就是过来打了。

  陆春生第一时间没敢还手,反倒是陆进这个半大小子,一看自己爹被人打了,上去一下子把那粗壮的郑屠夫给推飞了。

  是的,他的确就是推了对方一下,把听形容估摸有二百斤上下一个杀猪的壮汉,给推飞了。

  于是就引来了和尚。

  而且平日里对老实巴交懂事的陆春生还算关照的大和尚,这一次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当场训斥陆春生。陆春生顿时就知道,对方在和尚那里肯定送过礼了。

  他当场把自己儿子抓过来,打了一顿,又向那郑屠道歉,但对方仍然摆出一副不饶人的样子,最后是和尚劝了一句,才把他压下,但结果是,陆家得赔郑屠二百钱——陆春生回来越想越气,又踹了儿子两脚,喝令他不许吃晚饭。

  听完事情经过,周昂也是一时无语。

  加一起六七个杀猪的人,居然也能斗出个江湖来。

  想了想,周昂问他:“钱给了?”

  陆春生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说好了明日一早给他。”

  周昂想了想,这事儿该怎么办呢?

  不插手吧,这爷俩儿摆明了是吃亏了,关键是还得给人赔钱,插手吧,主要是这件事关系到对方的就业问题,不是打一架就能了结的。

  问题的核心在和尚那里。

  而自己现在才刚进县祝衙门,身份还多少有点不尴不尬不清不楚的,也没什么可用的人,总不能自己亲自跑去跟和尚聊聊吧?

  拿什么跟人家聊啊!

  想了想,他道:“那就把钱给他,且先把这件事按下来,明日这个时候,你到我家里来,我告诉你该怎么做。”

  陆春生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赶紧道:“没事的少爷,这等事情,无非就是低个头吃点亏,大不了以后我们绕着些走就是了。您……”

  周昂摆摆手,道:“就这样。”然后转身走过他们,回家去了。

  第二天中午从山上下来到了衙门,他先是坐了一会儿,恰巧看见杜仪杜子羽,便叫住他,两人出了屋,站到廊子里,周昂一副请教的态度,把陆家父子的事儿一说,然后问:“有个什么办法,能叫他们以后不受欺负?”

  接触这些天,杜仪这位主事给周昂的感觉很不错,稳重机智,而又井井有条,也算是周昂在这个衙门里最熟的人了。

  他没有处理这方面事情的经验,当然第一个想到请教他。

  杜仪闻言当即笑道:“报国寺?这有何难!咱们是哪里?咱们是县祝衙门!是翎州县内所有佛寺道观的正管!何至于叫自家老邻被一个和尚欺侮?”

  说话间,他道:“此事交给我!”

  说罢转身,他道:“来人!”

  东厢房里很快跑出一个仆役,杜仪吩咐道:“去把郭援叫来!”

  仆役答应一声,快步跑出去了,不一刻,一名小校快步赶来,拱手道:“见过杜主事,见过周文员。”

  杜仪道:“去报国寺搜查一下,就说是接到线报,报国寺里住了歹人,重点搜一下那边杀猪的地方,言辞务必郑重激烈。你可懂得?”

  郭援闻言当即点头,“卑职省得!”言罢转身而去。

  周昂愕然,待那郭援和仆役都走开了,他道:“这有点……小题大做了吧?”

  杜仪笑道:“板子不高高举起来,对方如何会怕?再说了,别的地方或许会冤枉人,显得你我官人们欺压良善,但报国寺那边你却尽管放心,碍着情面不好动他们罢了,那边的僧人也算晓事,平日里的孝敬都是有的,因此一直没人愿意搭理他们。但若是真要查,那寺里抓个十几二十个有罪的和尚轻而易举!”

  周昂愕然,“还有这事?”

  其实也不算愕然,报国寺俨然是这年代翎州城里数得上的资本大佬,生意做得那么溜,资本嘛,你指望他真个良善不欺?

  杜仪道:“子修兄的学问都在书里,须知这世上,藏污纳垢的地方太多了,并不似你我眼前所见那般清白的!唉,说到底,不动那报国寺,一是他们还算懂事,二是抓大放小吧!咱们的首要敌人,还是妖怪,与那些居心叵测的各路地下组织。与之相比,报国寺做的那点恶事,不值一提。”

  周昂张了张嘴,最终没往深处再问。

  于是杜仪也只是又说了一句,“子修兄但请安坐,等消息就好了。”然后就转身往后面去了。

  周昂无甚可做,就老实回到自己的位子去等着。

  结果过了约莫一个来时辰,天色将黑还亮,夕阳要落未落之时,外头忽然有人进来,未经通传,便一步迈进众多武职人员办公的屋子,道:“杜主事可在?”

  当时好几个人在屋子里,卫慈首先搭话,问:“何事?”

  那人当即道:“我等奉杜主事之命去报国寺搜检,有歹人见事情不谐,当场杀人逃走了,我们队上也伤了一个,对方实力极强,我们根本就追不上。我家郭队长命我速报杜主事与县祝,他们现在还在报国寺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