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麒麟城主的盗墓笔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四十三章 四姑娘山(三)

麒麟城主的盗墓笔记 琉璃悦兔 3698 2021.07.24 07:24

  443 第四百四十三章四姑娘山(三)

  自从可以在远处看崖壁以来,只要哥哥离开营地去崖壁洞穴,我就会在崖壁下不远处一棵壮实的树上等着他,因为我想着,虽然哥哥不让我跟着他一起去找东西,虽然那些小洞难不倒他,但我还是觉的得离他近一些,一方面是一旦有个万一,我可以立即冲过去帮他,另一方面吗,这样偶尔还能在远处看到哥哥忙碌的身影。

  那天我正独自悠然自得的靠坐在树枝枝丫间,忽听那些找东西的人兴奋的大喊着“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还说什么“太好了”,我立马就紧张了起来,要知道这些个词的意思搁在这个地方来说就意义重大了。

  我扶着粗壮的树枝往崖壁那边望了过去,看着他们欢呼雀跃的模样,我的心情顿时复杂了起来。

  我能理解他们的兴奋,毕竟这三年来,那些人每天都在生死边缘徘徊着,他们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找到这个洞穴的位置,这下总算有了新的进展,难掩兴奋是很正常的,或许此刻哥哥的心里也有那么点小开心,只不过在这件事上,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我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没多久哥哥和九门那几个老熟人就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除了哥哥,那些人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些什么。

  他们一直走到我待的树下不远处停下了脚步,面相崖壁,拿出了图纸,都不用问,准是在探讨下一步探洞要如何进行那一类的内容。

  看着哥哥的背影,我想了很多,很快就想的出了神,完全忘了自己是偷偷躲在树上的这回事了,不由自主的轻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树下不远处那几个常年刀尖上舔血,时刻保持警惕的人都发觉到了有人藏在树上,他们一起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来。

  张起灵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没做什么反应,另外几个人则互相对视了一番,张启山看了一眼树上后,也只是若无其事的静静观望着。

  张日山悄摸悄的捡起了一块石头在手心里还掂了掂,然后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就砸了过去。

  石头“嗖”的一下砸的树枝“啪啦啦”作响,紧跟着就听树枝间传出女孩子“啊”的一声大叫,张起灵自然是一下就听出来那是丫头的声音,他知道肯定是被打到了,于是抬头看向了树上,心里想着,原来她是一直在这守着自己。

  树枝摇曳,树叶“沙拉沙拉”作响了几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张起灵心说,还好是没掉下来,应该没什么大碍。

  我虽然没有看到是谁丢石头过来的,但是我探头望着下面时,正好看到那个扔完石头动作还没有完全收回去,脸上还挂着一丝得意笑容的家伙,是张日山!

  我感觉刚刚那块石头似乎个头还不小,冲过来的力度极大,狠狠砸在了我的肩头上,使我的身体往后一仰撞在了树上,肩膀前面被砸后面被撞,疼得我立即捂住,胳膊瞬间就抬不起来了,不得不说,张家人下手可真的是够重的。

  张日山说道:“上面的,既然都已经暴露了就赶紧下来吧,不然就把你打下来了。”

  我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充满着挑衅的意思,心说,我是做了传送点传到树上来的,直接下我也下不去啊,我想着反正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说什么气势还是要有的,一把按下面前的树枝就瞪着他。

  齐铁嘴眼睛一眯,看着我“唉哟”了一声说道:“原来是麒麟大人您在树上啊,那张副官啊,这你可打不得呀。”

  张日山说:“我还以为是奸细或者是山里的野猴子呢。”

  我说着:“你才是野猴子呢。”手里折了根树枝朝着就他丢了下去,肩膀疼,又在树上暂时用不上力,丢的威力没那么大,他一跳脚往后一闪,树枝砸在了他的脚下,然后得意洋洋的摇着脑袋,明显是在对我说“唉,你没打到。”

  张日山又说道:“麒麟,您这可是偷听军机啊。”

  我转了下眼睛,吸了口气,然后理直气壮的说道:“偷听?我要想听什么用得着偷听吗,真可笑。”

  齐铁嘴说道:“就是的,就说你不会说话吧,人家麒麟大人想知道什么,古今未来的那点事哪能瞒得过呀,再说麒麟大人手下能人众多,根本就不用自己亲自在树上这么辛苦的蹲点呀,麒麟大人这一看就是来看族长的。”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张副官呐,你讨不到媳妇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你是一点也不懂人家女儿家的心思。”

  张日山瞪着他小声对他说:“就你懂,你少废话啊,我那是不想。”

  我心说,你个死老八瞎说什么大实话呢……我看向也正看着我面无表情的哥哥,虽然我是跟他说过了自己会远远的看他,可是没跟他说过是一个人偷偷躲在这里,他不喜欢我做危险的事,所以我心中不免还是有点忐忑。

  一直没吭声的张启山突然开口说道:“麒麟,这里虽然离崖壁那边还有些距离,但你一个人待在这里还是很危险的,我们也正要赶回营地了,下来一起走吧。”

  我知道我如果此刻迟迟不肯下去,似乎就是在告诉张启山,张家的守护兽麒麟连下树都不敢自己下,这会让他们认为哥哥和他带领的这部分张家人很好欺负,尤其是在张启山的面前,我不能给哥哥拖后腿。

  我看着下面扶着树先蹲了起来,不禁微微皱眉,视觉上离地面更远了一些,腿一下有点软,硬撑着没有跪下去,强忍着不能让他们看出我在发抖。

  张起灵知道丫头会在一处地方默默守着自己,只是不知道她会在树上,因为他知道丫头怕高,而且根本不会爬树,估计是磨着白昊帮她放置了传送点才上到树上去的,选的是这附近最矮的一棵树,虽然只上去了不到一半高度的位置,但距离地面也已经有十米高了,她不能明着在人类面前使用灵力,这里好几个人盯着她看,这下看是下不来了。

  于是张起灵往树前走了两步,朝她伸出手臂说:“来。”

  看着简简单单一个动作,实际上是他对丫头的鼓励,张起灵见她鼓足勇气,悄悄给自己增加了一些浮力,然后朝着他一跃而下。

  眨眼间的功夫,穿着一身瑶族少女小裙装的丫头朝他飞了过来,张起灵伸长胳膊拉住了她的手臂,带着她一个跳舞般的转身,把丫头的小胳膊往自己腰上一放,手臂揽住丫头的腰抱在了怀里,站定后,就拉起丫头的手就往营地走去。

  回到营地后张起灵一句话也没说过,他检查了丫头被砸的有些红肿的肩膀,上了药就坐到了帐篷门口望着外面发呆。

  白昊悄悄问我:“怎么了,你从树上掉下来啦?”

  我压低声音说:“当然不是了,是藏在树上被发现了,让张日山拿石头砸了一下。”

  白昊说道:“副官小子?这个臭小子敢打我们小薰,真欠收拾,那他呢?”说着下巴指了指张起灵。

  我看着哥哥的背影说道:“为那个洞烦恼呗,这个洞一定很凶险,我说什么这次也得跟着他。”

  晚些时候,有人来通知张起灵去商量大事,他淡淡的“恩”了一声,他没有马上跟着过去,而是缓缓起身,扭过头来看着眼巴巴望着他的丫头向她伸出了手,小丫头立即走到他身前,他摸着丫头的小脑袋,小丫头也抬头望着他,愣了好一会,张起灵做出拉手状,示意丫头跟他“一起。”

  这是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跟哥哥一起去和九门的人开会,经历了裘德考事件,被摧残过后的九门里有几个人我的确不认识,三年来我跟他们几乎没有过什么交集,我出现在会议上,那几个生人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乖巧的站在哥哥身边无视他们奇怪的目光,然后听着他们说些什么要在洞口的崖壁那里多加几股绳索,还要加固拉索装置,装备还够不够用那些琐碎的事情。

  直到张启山突然面向我问道:“不知这次您会不会和我们一起行动呢?”

  我被问的愣住了,虽然我确实很想去,但我那是为了哥哥才想去的,我觉的这样的问题我是不能轻易直接就回答出来的,于是就没有理会他。

  一听张启山这么毕恭毕敬的语气对我说话,他们更是觉得奇怪,其中一个看着还有点眼熟的男人一笑问道:“在营地里到是看到过这小姑娘,一看就不是咱们这一行的,小姑娘,下过墓吗?”

  听他的语气还算客气,而且他看的没错,我只能算去墓里溜达过而已,不算他说的那种意义上“下墓”,我还是没说话。

  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说道:“只是外围那些洞穴,咱们手底下那么多弟兄都一去无回,她也去能做些什么呀?佛爷您没开玩笑吧?”

  又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说道:“我看去了估计也就是去送死的,小孩,想多活几年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免得出了事还得给我们添乱。”

  我这脾气一下就上来了,我要不是不能随便对人类动手,一个手指头轻轻动一动就能按死他,我不懈的轻声“切”了一声说道:“那您放心,您死了我也死不了。”

  那人立马拍了下桌子急眼道:“你个小丫头怎么说话呢?”

  我立即说道:“张启山,你的人真是越来越糟。”

  那人扯着嗓子说:“你这小丫头也太放肆了,这佛爷的名讳是你能直接叫的吗?”

  我手里捏着衣服上的流苏摆弄着,笑了笑说道:“张启山啊,你说你的名讳我可叫得。”

  张启山依旧恭敬的对我说:“自然叫得,您别介意,这次任务艰巨,危险性大,大家难免急躁了些,话说多少冲了点,不过不知您的打算如何?”

  一直在观察我的女人问道:“佛爷,我想问一下,这位小姑娘是?”

  张启山顿了顿一笑道:“这位是张家麒麟。”他介绍的十分简单,似乎还知道麒麟的身份特殊,不能乱讲。

  看着还有点眼熟的男人“哦”了一声嘀咕道:“是张家人呐,佛爷都开口问了,那我看就是没下过墓也一定有其他本事咯。”

  我看了看哥哥,他仍然是没什么反应,但我感觉我得说点什么才行了,就是记得要有气势,于是我说:“你这么问我,是想我去还是不去呢?是明知故问呢?还是另有企图呢?”

  张启山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麒麟需要准备些什么就直接告诉副官。”

  我淡淡一笑道:“会的,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张启山道:“请说。”

  我顿了顿立即转换成一副大人模样看着他问道:“几年前的广西好玩吗。”

  他很沉得住气,顿了顿一笑道:“广西是个好地方,有空一起去玩。”

  我笑眯眯的说:“看心情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