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麒麟城主的盗墓笔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四十五章 四姑娘山(五)

麒麟城主的盗墓笔记 琉璃悦兔 3755 2021.07.31 08:13

  445 第四百四十五章四姑娘山(五)

  我一听哥哥说“完了”两个字,小心脏顿时就是一揪,连身子都不自觉的微颤了一下。

  像哥哥这样如此严肃之人,在这种地方说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现在洞里的情况已经是糟糕透顶了!

  坐碎罐子的那个人早已慌了神,忙了手脚,惊恐无助的四处乱看,颤抖着站起身来,面色变的越发惨白。

  乍看之下也看不出发生了什么,只是见他衣服上粘了些脏兮兮的粘液,但洞里的人却都纷纷警惕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人和他脚下的罐子。

  这时就听有人悄悄的说:“快,多点点火,都拿起来。”

  周围的人便立即点起了一些火把拿在手里,并且都做出了防卫的姿势。

  突然,从那个人站着的方向传出了像鸡鸣般的“咯咯咯咯”的声音,那声音在山洞里回荡,听起来极其阴森,使人寒毛直竖,与此同时,他的身边飞了起来一些个头很小像是飞虫的东西。

  紧跟着两只,三只,越来越多,飞虫迅速将他包围,有一些落在他身上爬动着,周围的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屏住了呼吸,看他们的表情,有的担忧,有的惊恐,他们应该早就知道那虫子是有多厉害,也有想去救那个人的人,但却很无奈,他们不能那样做,只好强忍着很难受的心情渐渐远离他。

  一只飞虫“嗡嗡嗡”的突然飞起来,就在那人眼前拍打着翅膀,那人的表情中已经透出了无比的绝望,飞虫一下扑到他脸上,只听一声哀嚎,眨眼间的功夫,那人脸上的皮肤就红了一片,渗人的血红色快速在他身上疯狂蔓延开,皮肉开始像是被什么灼伤了一般融化开来。

  他身上疼痛难忍,痛苦挣扎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的无比狰狞,大家开始像看见妖怪一样警惕着他那边。

  他的身体开始以一种说不出的怪异形态扭曲抽搐起来,甚至能够听得到他关节发出的脆响声,他的外形也越看越不像是人类了,从他的嗓子眼还发出了长长的断断续续的“呃”的声音。

  我也看出来了,这里这三样要命的生命体里,其他那两样起码还有能救一救的希望,而这些虫子才是最棘手的,只要被它触碰到皮肤,这人就彻底没得救了。

  刚刚从那罐子里一下飞出来的大概有几十只之多,飘飘悠悠的就像一团烟一样盘旋在半空,它们看到人似乎都很兴奋,只是因为刚从罐子里出来,它们的反应还有些迟钝似的,这东西恐怕只要一只就能让这里的人全军覆没,难怪哥哥会说完了。

  有个人到我们身边叫了哥哥一声:“族长?”应该是在征求哥哥的意见。

  哥哥还是很沉着冷静的,他给了那人一个眼神,那人就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立马窜了出去,轻声对那些九门的人说:“领头人说了,撤。”

  这才开始听有人压低声音说:“撤,快撤!小心点。”之类的。

  到了洞口张家人和九门张家人一部分安排人赶快下去,一部分进来一起处理蛇和虫子。

  白昊问张起灵:“咱们呢?”

  张起灵一把握住怀里的丫头,把她从领口里轻轻攥了出来,塞进璃悦手里,我立即说:“我帮你……”

  我话还没说完,白昊的手指头按在了我的头上就说:“跟璃悦在这等,我们去去就回。”

  见我还想说什么,白昊补了一句:“这可是他的意思。”然后对张起灵说:“走。”

  反正洞里就我们几个,我就直接变回了正常大小,我小声问璃悦:“那什么虫子,那么吓人的。”

  璃悦说:“张起灵说那是他家族一种很古老的虫子,叫尸蟞王。”

  我想起来城主爷爷的笔记本里是有虫子的画,尸蟞王是一种红色的剧毒的飞虫。

  看着哥哥们嗖嗖几下就冲了出去,我心里担心,于是就悄悄躲在洞口边上望着外面。

  我看到那些飞虫已经开始四散飞开来叮咬人类,那些蛇也开始寻找新的攻击目标,有的人甩着火把威吓它们,还和它们扭打在了一起,一切发生的都太快,离洞口近的人已经跑了出去,远一点的就差几步就到了洞口,却被飞虫一叮,还有的是被蛇或者黑毛缠绕,想跑也跑不开。

  洞里乱成了一锅粥,不断有人发出痛苦的呻吟,我听的心惊胆战,更加担心他们,不自觉的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

  璃悦忙拽着我说:“小心啊。”

  我忙往后缩了缩,只露出眼睛继续看着外面。

  张起灵很快就窜到了一个被蛇挡了去路的人跟前,一刀抡在黑蛇身体上,刀身一翻刀尖一挑,然后手腕帅气一甩,蛇被斩断成两节掉在了地上,可那蛇并没有死。

  它的尾巴那节在地上扑棱扑棱的,蛇的血液流出惹得黑毛菌很快朝它涌了过去,脑袋那节凶巴巴的歪着脑袋吐着信子,朝着哥哥“嗖”的一下窜了过去。

  被救下的那人举着火把和匕首扭过身子劈了蛇头一刀,蛇头飞的快,他斩断下面身体的一段掉在了地上,蛇头主体依旧飞向哥哥,到却被哥哥的刀一捅扎成了蛇肉串但然后刀身一甩,蛇头便掉在了地上,嘴里的信子都没有收回去就再也没有动。

  刚被哥哥救下那人就是我看着眼熟的那个男人,头天开完会回去我才突然想起来,这人好像在营地里玩过小狗,他那小狗挺小的,九门里养狗,又会把狗带到这种地方来的只有狗五爷了,应该是年纪长了,又下墓折腾了好几年,有点变模样了,也难怪开始时我没认出他来。

  他转头对张起灵说了声:“谢了。”跟着就一起冲出去救其他那些被缠住不久兴许还有救的人。

  虽然已经及时撤离了,但受伤的人还是越来越多,周围的黑毛菌一下吞噬了几个人的血液,越发兴奋疯长,原本像黑绒毯,现在都是黑毛球,有的鼓鼓囊囊的跟小山包似的,火把烧都烧不过来。

  我们看到的蛇的数量并不是不太多,袭击人的这几条都被哥哥刀斩成了蛇段。

  洞内光线不够,那些尸蟞王只要是哥哥看到了的也都一刀劈成了两半,但还有一些隐没在黑暗中,或者是被黑毛菌跟尸体一起裹进了鼓包里。

  一段时间过后洞里看似平静了下来,我心说,张家人设置的生物机关也太凶了,就是都让张家自己人来破解,也是非常棘手的,就像曾经去过的那个倒吊着的墓里,那也是张家的一座古墓,里头就有不少让自己家机关毒物弄死的张家人,不过加密效果到是扛扛的,真是狠起来自己人也不放过。

  我看有几个进来帮着抬伤员的的人,想着虽然还有落跑的虫子,但事也差不多是解决了,就看有一个人窝着身子不知道是受伤了还是已经不行了,白昊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就在此时,几个抬伤员的人走了过去,他们凑近白昊,只见有个人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我就看到白昊身子一歪,就往装着尸蟞罐子的方向倒了过去。

  当时,白昊的注意力都在伤员身上,应该也没想会被人偷袭,并未在这方面做防备,歪倒的瞬间他歪头看到一旁窝着的那个人已经被黑毛菌钻出身体没救了,于是,为了不再打破罐子,他便决定按住那个尸体将自己弹起来,手刚按了上去,那尸体身子下头钻出了一和黑不溜秋的蛇脑袋出来,两只豆大寒光的蛇眼直勾勾盯着他,他闪身一躲翻进了黑毛菌里。

  哥哥忙冲了出去伸手去抓白昊,他的手整只都伸进了黑毛中,突然身子用力一顿,跟着一拽,拉出了一只手,那手也紧握着他,可是黑毛菌也在用力拉扯着白昊,力度很大。

  此刻我和璃悦也都冲了过去,一旁的张日山也伸手过去帮忙,两人一起用力生拽,周围的黑毛迅速膨胀隆起,我和璃悦也到了他们身边,我们掏出小刀割断周围的黑毛,还好白昊没有受伤没有流血,黑毛捆住了他,但是没有吸到血,割断了并没有疯长,割了一会,哥哥说:“你们让开。”

  张日山和璃悦都拉起我往后撤,哥哥猛的一用力,周围的黑毛终于不堪重负崩断了,一个浑身挂着黑毛就像拖把头一样的家伙,被哥哥拽了出来。

  看模样已经认不出是白昊了,他甩起身上的黑毛像个黑线团一样翻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身,挣脱了黑毛的束缚,然后平稳落地。

  我抬手对着白昊使了个清洁的法术,用彩色泡泡把他身上的黑毛都给打了下去。

  很快一个清爽干净的白昊站在了我们面前,但是他显然气炸了,张嘴就骂道:“你个小王八蛋偷袭我,老子最讨厌这种脏东西弄在衣服上了,谁干的给我自觉滚出来,让你狐狸爷爷弄死你!”

  白昊气的嘴唇都在抖,我问他:“没事吧你?”

  白昊咬着牙说:“没事,”然后他转向一旁说道:“副官小子,你带的这都什么人?”

  张日山也正看着他们,对他们说:“是谁?”

  那几个人的反应都是一样,谁也没有承认。

  哥哥脸色也不好,他说:“先回去。”

  哥哥的意思是重新回到里面石室门口去,白昊第一个扒着洞壁跃了过去,璃悦拉起我说:“跟着我。”

  然后张日山让那几个人先过来,他和哥哥最后。

  刚刚黑毛的疯长,这边的地面上也趴了很多黑毛团和毛毯,就在我们等他们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谁往我身上泼了什么,白昊立即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道:“是你这个小混蛋,这下跑不了了。”

  我扭头看自己的衣服,就看地上的黑毛朝我窜了上来,一下勒住了我,把我拽倒在了黑毛毯上,黑毛快速拖着我远离他们,璃悦赶忙拉住了我的一只手喊道:“快。”

  哥哥改变路线,直接跳到了我周围的黑毛上,一把拽起揪住我的外衣将我拎了起来,他的长刀插入黑毛丝的缝隙,抡起胳膊一挥,斩断了一大半黑毛,带着我一个转身又斩断一些,带我回到了洞口。

  我的衣服上还有不少残留的黑毛,就弄了些泡泡把它们甩掉。

  张起灵看着丫头平时都用右手使用灵力,刚刚给白昊清洁也用的是右手,可这次却用了左手,而右手死死背在背后,觉的不对劲一把拉起了她的右臂。

  张起灵看到丫头的小手手心上此刻一片血红,她的手心被什么扎了一下,可能按到了尸蟞王的尸体了,伤口处像被烫伤了一样,尸蟞王的毒素顺着伤口正在她的手心中扩散,很快毒素蔓延到了手指头还有手腕上,不过除了伤口边缘,其他地方并没有像那些人那样,皮肤都融化了,只是泛着血红色,越来越浅,边缘是一些红疹子一样的小泡,然后毒素就停止不再扩散。

  张起灵心想,大概是丫头本身去毒功效的血液抑制住了毒素,可这东西毒性剧烈,丫头有点犯晕。

  这下白昊更气掐着被他制服的家伙说:“她你也敢动,我看你是真活腻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