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焚情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为什么

焚情二 晓滴2 2031 2018.07.12 05:06

  宫门城

  雕梁画栋,碧瓦雕甍,澄澈的河水环绕,以片片浮萍点缀。认不出的天材地宝,数不尽的水榭楼阁,灯火昼夜不熄,歌舞终年不止。大殿前,龙攀凤绘;大殿下,群臣叩首。用不完的姬妾,享不尽的尊荣。怪不得人人都想做皇帝,怪不得皇家同室操戈,不单单是因为皇室子孙间淡薄的情谊,更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拿眼前的一切去换那句“永不相负”的承诺啊!

  宣政殿

  “诸位爱卿可有本启奏?”皇帝端坐高堂,不过说话有气无力,面容憔悴。

  “内阁大学士魏澄弹劾将军燕白门挟私灭门尚书李云全家上下一百五十八口。”说话的是一位富态老者,眉宇间透着一股威严,廉生威,生于心而于面。

  燕白门:“李云对本座出言不逊,忘却尊卑,此举不过替陛下整顿朝纲罢了。”习惯了周围人的奉承,被人当面控诉罪行,隐隐有几分恼羞成怒的迹象。

  魏澄:“同殿为臣,何来尊卑?你让众人如何自处?越俎代庖,整顿朝纲,你将天子置于何地?”句句肺腑,字字铿锵,原本在政局摇摆不定的再次选择了忠诚,然而并不能改变天子处于劣势的现实。

  姬瑶:“阁老的忠心我与陛下已知晓,然,阁老为天下劳碌半生,是时候过两天含饴弄孙的日子了。”(魏澄早年对自己有授业之恩,姬瑶真心希望自己这位老师退出朝堂,免遭小人毒手。)

  魏澄:“不劳殿下忧心,老臣敢立于朝堂,便已然心存死志。”(燕白门的跋扈,天子的软弱,让魏澄明白这个天下已无药可救,然,其世受皇恩,唯以死相殉,至少告诉后人这个朝代曾有人努力过。)

  “燕白门,两年间私相授受养廉银三千万,敢问将军的廉洁是靠金银养出来的吗?”

  “内阁大学士魏澄离间我君臣之谊,居心阔测,其罪当诛。燕甲军何在?”说话时燕白门双手负于身后,步子向皇座迈进,他在试,试皇帝的反应,试群臣的反应。

  数百位杀气腾腾的燕甲军闯入了大殿,强弓劲弩,弯钩铁链,将魏澄团团围住。

  “砰”魏老一掌轰出,一名纳川境的死士首当其冲,化为满天血雨洒落,入泰之威可见一斑。

  利箭连射,钩链翻飞,近乎实质的杀气将朝堂笼罩。一道白羽毫无阻碍般贯穿了魏澄的头颅,可诡异的是脑浆迸溅的一幕并未如所料般出现,反倒是那肥硕的身形逐渐模糊,最终消失在原地。

  残影!一个念头在众人脑海掠过。

  经过先前的变故,燕甲军的众人显得略微有几分慌乱,张顺便是其中的一员,自己一路摸爬滚打上来也算经历过不少大场面,可今天的见闻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这就是传闻中入泰境的实力吗?

  空间跌宕,一张肥硕的大脸映入张顺的眼球,然后在其瞳孔中逐渐放大,自己如小鸡般被那胖老头单手抓住脖颈提了起来,魏老手指微微发力,张顺的头颅便搭耷下去,瘫倒在地,没了生机。

  两名士兵手摇铁链如灵蛇般狂舞,在空中划起道道圆弧,链端钩镰不时携音爆声传来,两人并排而行,互为犄角。

  魏老率先发难,飞身抓住首端钩镰,用力猛扯,那位甲士俨然被拽向魏老,魏老一记腿鞭,那人同破麻袋般甩了出去。

  百息之内,魏老大开杀戒,无人能挡。一旁观战的燕白门并未因眼前的一幕出现慌乱,脸上反而挂着戏虐的神色。

  ………

  三百息后,魏老虽未取得大的战果,但仍算得上游刃有余。

  ……

  八百息后,局势陷入胶着。数百甲士,听着不多,可真打起来却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

  千余息后,魏老丹元滞涩,颓势已显。

  一名立于魏老身后黑衣甲士瞅准时机,丢出钩镰,其铁链恰巧套住目标,死死勒住魏老脖颈,魏老战斗经验何其丰富,没有理睬铁链,而是直奔那名甲士而去,屈膝沉肩,右肘发力,正中其小腹。可强弩之末势难穿鲁缟也,肘击的暗劲竟透不过甲胄。

  “时也,命也!”魏老力竭,四周的铁链纷纷缠住其四肢。

  “瑶儿,记住‘多慈非明主,厚黑成枭雄’老师不愿你重走你父王的老路。还有与魍魉营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不要以为自己与那姓高的小子交情多么身后,人未必把你放在心上。此人不可不交,不可

  深交,切记。”虽然预料到王朝必然要覆灭的结局,但仍心存希翼,愿自己临死前的这番肺腑之言能对殿下有所帮助。

  “瑶儿,高子寒狼子野……噗!”魏澄还想再叮嘱些什么,可一道弯钩从背后刺入穿透了他的琵琶骨,让他痛不欲生。燕白门缓步从其身后踏出,显然刚才一幕是他的手笔。

  “老师所言,姬瑶…瑶铭记在心,永世不忘。”姬瑶哽咽了,然,梨花带雨别具一番风情,看得燕白门都微微失神。

  姬瑶怔怔地望着这位自始至终都为表态的帝王,希望可以救下自己的老师,然,他竟閤上了双眸,默许了眼前的一切,姬瑶绝望了。

  燕白门:“陛下,魏澄欺君罔上,依臣之见,应曝尸荒野,以警万民。”

  姬天:“准奏。”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有俩字准奏。

  燕白门:“陛下,太子以女儿身参政,恐遭人非议,为避免如今日之事再次发生,臣恳求两家联姻,结秦晋之好。”(言外之意便是如果不联姻,今日之事便会在别处重演。)

  姬天露出痛楚的神色,仿佛陷入了挣扎,不过触到燕白门的眼光时,眸子再次陷入了死寂。

  “准奏”他不再是那个威加海内的帝王,现在只是一具只知道点头称是的傀儡。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一向疼爱自己的父皇为什么会做出如此荒谬的决定?子寒为什么还没有出现?自己为什么要生在帝王之家?各种疑问充斥在自己脑海,姬瑶昏厥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