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你也是神仙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你也是神仙吗 硕我 2051 2021.05.04 23:38

  洛黎生洛黎生沈惟再给洛黎生三倍的想象力,他也不能想到有一天会看到自家义父这个模样。

  李章堡这人虽说人到中年,在长期的应酬中早生啤酒肚,好歹也是当地多少有点知名度的建筑商。平日里老板的威风派头总是有的,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头发好似几天没有洗过,黏黏糊糊地耷拉在眉心“川”字纹的上方。楼道里的灯并不明亮,就这样洛黎生还是可以看到他硕大的眼袋以及和满脸黑气相得益彰的黑眼圈。

  但凡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对他说这话,洛黎生都会听话地起身。

  他坐在这里早就是如坐针毡,想着大概是两人万一要谈什么机密的事情,他夹在中间着实是没有眼力见识。

  他们两个此刻同时说出了这句话,洛黎生反而是不着急起身了。他坐在那边,一句话不说,也是一种鲜明的态度。

  “黎生,义父之前也没听说过你和沈大师处得这么好啊。”

  李章堡笑了几声,他之前也算是真心实意把洛黎生当成亲人待过,虽说比不上自己亲生女儿,好歹也是说得过去,也有几分真情在里面。

  我只是万不得已,我只是万不得已,李章堡自我洗脑着。脸色一时煞白一时通红,精彩纷呈得很。

  沈惟本就有三分推断,再看看他的脸色已然有了结论。

  看着洛黎生的目光就多了几分怜悯,伸出手,犹豫地在他背上拍一拍。

  这一动作被李章堡看在眼里,把他们两个的关系误会得彻底,想着沈惟反正已经看出来了,自己再隐瞒也没什么必要,一咬牙索性直接说道。

  “当时有个请来的先生,说可以找个替身,最好是知晓生辰八字能拿到头发指甲的,如果是身边的人效果更好。然后我就,我就...”

  在对面两人的目光中他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消失。

  “然后你就拿了他的。”沈惟帮他把话补全,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归于一声嗤笑。

  “这也不能怪我!他本身就是个天煞孤星的命!出事的那个舞厅本来也是他管的!这件事怎么就得落在我头上!现在他也是活得好好的啊,受罪的是我!”

  李章堡这次来是把沈惟当成了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生怕沈惟拒绝出手。

  现在被沈惟的一声笑勾断了紧绷的神经,不管不顾地叫起来。

  在求生的本能面前,什么狗屁的风度,什么见鬼的情感,谈什么仁义道德都是虚无一片。

  “会所到底出了什么事?”

  洛黎生的重点整个走偏,抓了沈惟问。

  “火灾,两人死亡。”

  “我没有....我竟然是半点没听到消息。”

  这家会所原本是他手下生意。他顶了个李家的名帮着打理,也算发展得有声有色。

  这几年察觉到李章堡有意把产业收回到自己手上去,他便寻了个念书的借口脱了手。

  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还半点不知?

  “因为没有找到尸体啊。想来也是,死人了,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本身死的只是两个坐过牢的‘烂毒仔’。”

  沈惟在说这个词的时候,伸出两只手的食指中指在空中勾一勾,比出一个双引号。

  “一对除了彼此无亲无友的小情侣,把尸体运走又怎么样呢?李先生在当时操作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今天的。”

  做过的事被说中,李章堡像是嵌在了椅子里一样,只顾着流汗。

  “你没有想过这个世界真的有做了亏心事会来敲门的鬼。这也就罢了,你甚至还想着让你的亲人来帮你挡灾?”

  饶是沈惟,在说到这些的时候还是带了怒气。

  洛黎生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沈惟就有了莫名的不舒服,像喝茶喝到霉掉的茶叶一样。

  好好一个晚上,不长眼的人太多。他心想。

  幸好他今天在我这里,不然得被蒙到什么时候去,他又想。

  “沈大师....”洛黎生张了嘴,还想辩解什么。

  “义父。”洛黎生抬起头,眼圈是红的,他还坚持着这个称呼。

  “如果说义父问我,我是会答应的,我半条命都是义父给的,还了这条命也没什么。”

  “但是义父若是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应当,当成都是我欠你的,那....”洛黎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述自己这份心情,吸吸鼻子。

  他是委屈的,非常委屈。但是他又是格外知恩的。

  从理智上,他觉得自己是偿还不了义父把自己从小养到大的恩情的,按照他一贯知恩图报的原则,就算立时抵了这条命也是应该。

  从情感上,刚刚坐在这里,听李章堡用那种语气说着拿自己给他挡灾的事情,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飞速地坍塌碎裂。

  像今晚碎掉的玻璃片那样,在每句话带起的气流里,细碎地,密密地扎在心上。

  他低头去扣手,指甲短,用指尖硬搓,扣得手指尖通红,像是他现在的眼圈。

  沈惟想掏手帕给他擦眼泪,想起来自己早把不离身的手帕给了他,再一看才发现,他情绪再怎么波动,始终没有一滴泪。

  也是,能哭给谁看呢。

  沈惟转瞬就明了洛黎生的心情,深呼吸了两下,伸出手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沈老师,那按照他那个方法,我能帮他度过这一劫吗?”

  洛黎生问出这句后笑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懦弱又可笑。

  沈惟转头,冷漠地回他一个“呵”。从鼻子里发的气音,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还是没有控制住嘴角的一撇。

  “他毕竟也是,也曾经是我的亲人。不管这件事结果怎么样,这件事结束之后,我都没有亲人了。”

  李章堡在一旁虽说没再敢说什么,急切的眼神透露了一切。

  这两个倒是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背后作恶一个当面犯蠢。

  倒显得我在里面是个恶人。

  沈惟握了茶杯,能感觉到久违的愤怒。非常真实的情感,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早就和这些人类情感并不相关。

  “你这条命也算是我救下来的,现在给他搭上。我帮你挡灾,你帮他挡劫。洛黎生,你在穷大方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