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娇纵王爷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觐见

公主娇纵王爷宠 阮止 2011 2020.09.08 07:21

  丞相脸色难看至极,半饷,手一拱:“陛下,请容臣解释!”

  皇帝这么晚没睡,脸色极其难看,而且还知道了丞相要害上官玥,对他更加没有好气。

  这些天来,上官玥的改变他看在眼里,而且还是那个人的女儿,他更加心疼,现在她被害,还是被自己的姐姐,于是心里一阵悲凉。

  挥挥手道:“不必多说了,沈爱卿,你的手简直是太长了,不若先去外面凉快着吧。”

  然后转身就回去了,他头疼的要命,也懒得理他们。

  然后林将军和丞相两个人一起去外面跪着了。

  上官玥睡了一觉,梦见的全是血腥的杀人。

  她起来之后也觉得不舒服,月珠正好已经起来了,说是皇帝连夜召见了林将军和丞相,还叫人出去跪着。

  上官玥听了,然后道:“月珠,你先叫小厨房做一些清心醒神的糖,给我收拾一下,我要去见父皇。”

  这么好的机会,自己要是不去辩解一下,那恐怕是傻了。

  月珠连忙去了,然后打水叫她洗漱。

  上官玥收拾完了,自己吃了点儿东西,然后叫月珠把煮的汤提上,去了御书房。

  她下了车,然后就看见外面跪着的上官琦,不远处林将军和丞相也在跪着。

  她走了过去,上官琦回头看过来。

  她的脸色极为苍白,只有一双眼睛看起来血丝布满,于是有着厉鬼一般的幽怨和恨意。

  叫人看了就觉得一阵心惊!

  但是,上官玥什么没见过,才不在乎她的一点儿眼神呢。

  于是目不斜视,直直地走过去,上官琦忽然开口了:“上官玥,你害我到这个地步,我不会放过你的!”

  上官玥回头一看,微微笑了,看上去既漂亮又无情:“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在她看来,上官琦现在所有的优势都已经没了,而且,是她要害自己的,以至于被反将一军,她自己,居然还觉得是上官玥对不起她,这是什么道理?

  她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只是笑了笑。

  然后转身走了。

  上官琦盯着她的背影,神色近乎阴霾。

  直到路过丞相,她才停下来说话:“丞相,林将军,为什么跪在这里?”

  丞相本来年纪已经大了,所以跪了半宿,已经有些晕晕乎乎了。

  听了这话,脸色极为难看:“公主为何这么问?您不是很明白吗?”

  上官玥微微蹙眉,看上其美丽娇软:“丞相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明白?毕竟,前朝的事情,我可是一点儿都不懂的。”

  一旁的林将军脸色不好看,上官玥微微颔首示意,他毕竟是武将,所以跪了就跪了,也没有什么。

  说完,她就叫人进去通报。

  半饷,皇上叫她进去。

  一进门她就看见皇帝揉着额头坐在书案旁,脸色不是很好看,看样子也没有睡好。

  上官玥上前去:“父皇。”

  皇帝微微点头:“玥儿来了?”

  上官玥上前去,伸手将盒子里面的汤拿出来:“父皇脸色好难看,是不是没有睡好啊?儿臣叫人炖了汤,您喝一点儿吧。”

  昨天晚上被两个人吵得头晕脑胀,被上官琦气的要死,今天上官玥跑来看他,又是这样的懂事体贴,于是心里瞬间觉得舒服了不少。

  喝了几口汤,然后就觉得舒服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上官玥伸手给他揉额头,然后道:“父皇日理万机,女儿也没有什么能帮到父皇的,这些小事情,还是希望能够亲历亲为。”

  皇帝脸色一缓:“哎,还是你懂事。”

  但是等了很久,上官玥都没有提昨天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奇怪。

  “昨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上官玥手一顿,然后忽然跪在了他面前。

  皇帝有些奇怪,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上官玥深吸一口气:“请父皇责罚女儿。”

  “为何?

  上官玥道:“父皇,昨日的事情,是儿臣的错,儿臣和姐姐的事情,不应该叫被人看见的,而且,姐姐······,出事,还被人看见了,若不是我,不会是这样的。”

  皇帝脸色却越发和缓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姐姐她心狠手辣,将你害了,却没有想到自作自受,你不必在意。”

  上官玥摇头:“父皇,皇家尊严,不应该被践踏,儿臣没有做好,这是儿臣的错。”

  她不仅不说上官琦怎么害自己,却还是为了皇族的脸面着想,一点儿都不提自己受的委屈。

  于是心里越加怜惜,亲手将她扶起来:“行了,这件事情和你姐姐有关系,你不必自责。”

  半饷,又问道:“你狠她吗?”

  上官玥顿了顿,沉默,于是皇帝立马就明白了。

  她不是圣人,怎么可能不会恨?而且,还和自己的清白有关系。

  半饷,皇帝叹了口气,也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你怎么想?”、

  “父皇决定就是,儿臣没有异议。”

  皇帝顿了顿,道:“这件事情和丞相有关系,但是,丞相门下体系庞大,不便多动,所以·····!”

  这是第一次,他解释为何不能动皇后,甚至是丞相的原因,虽然很隐晦。

  上官玥道:“父皇,为了江山社稷的安稳,丞相自然不能过多苛责,但是,他一个臣子,插手皇室的事情,是应该罚的。”

  这句话说到了皇帝心里,他一直最在意的就是丞相的实力,当年因为丞相上位,但是现在,却又忌惮不已。

  这几乎是所有皇帝的通病,不管是谁,都有的!

  于是点点头:“放心吧,这件事情,朕会解决好的。”

  上官玥道:“丞相年纪大了,跪的太久了,恐怕会撑不住,父皇还是叫他先回去吧,至于林将军,昨日是他的寿宴,却因为我们搞砸了,是我们对不起他,实在不便过多苛责。”

  皇帝点头:“来人,叫林将军先回去,赏赐一对玉如意,至于丞相,罚俸半年,叫他们回去吧!”

  那太监有些惊心,上官玥一来,几句话就说服了皇上,实在是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