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一夜暴富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04 2019.03.31 12:26

  “鲁浩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谁啊?”他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转头,然后看到了一个塑料袋当头套过来。

  接着便被人卡住了脖子拖进了旁边的小树林。

  “谁,谁啊!”

  他大声呼喊着。

  套头的塑料袋被系住了,然后他被一只手压的死死的,翻不了身,而且越是挣扎,塑料袋里的空气消耗的越快,他便越觉得憋得慌,呼吸困难,要死了要死了。

  “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他哭喊着,声音越来越弱。

  塑料袋突然间解开,复又能呼吸道自由的空气了,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

  “你是?”

  刚想问话,然后又被套上了挣扎不了,直觉背部什么东西一按,接着自己半边身子一麻,接着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没了力气。

  “我错了,王显,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我再也不敢了!”他直接吓哭了,然后又是经历了那种让人绝望的憋气和黑暗。

  再次呼吸新鲜的空气。

  “是许仲谋,是许仲谋啊,他找我的,让我陷害你的,我瞎了眼,我错了,我错了!”鲁浩然哭喊着。

  他趴在地上哭喊了一会,在抬头,发现四周没有一个人,抬头,四周树枝张扬舞爪的,看不清楚是在哪里,他慌慌张张的朝外面跑去,抽泣着来到了路上,找到了自己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身体不停的哆嗦着,双腿还颤抖着。

  呜呜,嗯,他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他怕了,真的拍了,从下到大都没有这么怕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是谁对他动手,但他猜测那是王显,平日里就坐在他旁边那个不怎么说话的男生。

  他就是个魔鬼!

  他一路颤抖着回了家中。

  王显则是又蹬着车子去了金水河畔,他在外面看了一下,这个时候,一共有七栋别墅是没亮灯的。

  “这个时候有些晚了。”他看了看时间。“明日,早些时候过来吧。”

  次日,鲁浩然进教室的时候仿佛丢了魂一样,昨天晚上,他不单单是丢了五百块钱,更是被吓破了胆,做了一晚上的噩梦,甚至都叫出了声来,把他父母都吓了一跳,以至于他离着王显那么近,浑身非常的不自在,生怕王显暴起,再收拾自己,而且附近几个同学看他的目光都很不友善,毕竟他昨天做的那事情是相当的不地道。

  课间,教学楼里的某个角落。

  “没成功?”许仲谋的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真的把钱包藏进他的桌洞里,但是却没搜出来。”鲁浩然解释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没说,他现在对王显是怕了,真的怕了,他是来真的。

  “被他事先发现了?”

  “那我就不清楚,丢了钱不说,现在班里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哎。”他叹了口气。

  “好了,这是六百块钱。”许仲谋拿出了钱包,里面数出了六百块钱递给了对方,“走吧。”

  “哎,不用,里面只有五百。”鲁浩然将一百块钱递给了对方。

  “去买个钱包吧。”许仲谋笑了笑,然后和同行的同学离开了。

  “许少,他事没办成,废物一个,你还给他钱?”

  “事情他的确是办了,这个我知道,没办成只能说王显运气太好了,早发现,人家做了事,又丢了钱,表示一下吧,这点钱也不算什么,如果被他出去乱说,那我成什么人了,以后谁还敢跟我啊。”许仲谋笑着道。

  “啧,还是许少想的深远,是成大事的人。”

  “大事先不说,先把眼前这个小事办了,我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这一夜,金水河畔,一道身影翻过了墙头,然后直奔一栋别墅而去。

  一跳,一勾,来到了二楼,单手一握一按一拉,玻璃外的防盗网被撕开一半,然后推开了里面窗户,人翻了进去。

  下面一个保安晃着手灯,提着一根警棍慢慢悠悠的从楼下走过。

  进来的人正是王显,他一连几日从这里走过,发现每一次这栋九号别墅晚上总是不亮灯,于是今夜直接过来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没有人,

  挨着地方搜索,先是在一间卧室里发现了一段暗墙,含有一道隐藏在一幅壁画之后的暗门,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个的大纸箱子,摆放的很整齐,拿出来一个,打开一看,整齐的一摞摞现金,红色的。

  “啧啧啧!”

  先将这些钱放到一边,然后继续四下里找了一边,结果没什么收获。

  没有了吗?

  别墅很大,时间差不多了,他准备带着一箱子钱离开,临行前转头看了一眼。突然想起来在厨房里似乎也挂着一幅画,然后来到了厨房,将那副小壁画摘了下来,是一面铁片封在墙上,敲了敲,然后轻轻一撕就撕了下来,里面是一个小型的密码箱。

  “这个可就难为我了。”王显道。

  嘶,他深吸了口气,然后手指按在了密码箱上,内息运转,劲力吞吐,嘎吱,整个保险箱活动了一下。

  “不行,地方太小了,功力还不够。”

  最后,王显索性直接将这个小保险箱从墙里扣了出来,让后将壁画恢复,接着将钱装进了自己的书包里,从来的地方跳了下去,然后翻墙而出,回到了家里。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张玲看着挂在墙上的钟表问道。

  王显好不容易搪塞过去。

  “这么晚了,早点睡啊。”

  “哎。”

  进屋之后将从那别墅之中弄回来钱和保险箱仔细藏好了,然后继续修行,一夜到天明,精神抖擞。

  清晨,照例出去跑步,只是这一次没有碰到那位姓牧的中年男子。

  接下来几天的生活十分的平静,那位许仲谋也没有继续弄出来什么幺蛾子,在这其中,王显修行进境极快,居然以暴力的手段,单靠掌劲将那保险箱破开了,当然,不是一下子,而是不停的磨。

  里面是一个小本子,记录着那位姓许的官员的一些受贿记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