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吃人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118 2019.05.15 19:38

  “莫奈河,很有诗意的名字啊!”年轻人道。

  “有诗意吗?”

  “啊,我马上去查他的身份,队长!”回过神来的年轻人道。

  噼里啪啦,村子里又传来了一阵响声,然后看到有弄弄的黑烟升起来。

  “又怎么了?”

  “队长,村子里一间房子着了火。”

  “位置,视频转过来。”

  “是。”

  中年男子看着电脑画面。

  “来看看,这个房子是谁家的房子。”他对身旁一个熟悉这个村子情况的公务人员道。

  “嗯,我想想,谢易伟。”

  “和谢小芳什么关系?”

  “这个不知道。”

  中年男子摆摆手。

  今天碰到这么多的不知道!

  还有,那位不知道具体身份的牧家的供奉到底是到了什么位置了?!

  村子的上空,一架先进的无人机悄无声息的飞过,将所拍摄到的画面传到了后方。

  院子里,街道上,几乎随处可见的尸体,有村民,有先前进去的特事队员。倒在地上,身体干瘦,如同风干的木乃伊。

  “慢点!”

  啪,画面变成了一片的雪花。

  嘎嘣,中年男子攥着拳头发出响声,脚下的水泥地面龟裂了一片,低头看了看手表。

  “又一架!”

  从西来到朱仙的路上,一辆汽车在飞驰,车上,王显在看着牧长青能够为他搜集到的资料。

  村里的不管是什么,都不容易对付,很危险。

  “牧家准备好面对那些怪物了吗?”

  这是他在路上问牧长青的话,问对方,也是问自己。

  深山磨剑,终归要试锋刃的。

  “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无论如何,我们牧家始终坚定的站在先生这边。”

  这是牧长青的回复,也算是他的表态。

  那就好!

  “报告!”

  “什么事啊?”

  “一辆来自西来的汽车,请求进入警备区域。”

  “马上请他们进来。”

  “可算是来了!”中年男子道。

  他带着几个人出去迎接。

  汽车直接到了临时指挥中心,车上下来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带着一柄剑。

  “你好。”中年男子伸出了手,“谢谢你的到来。”

  “你好,卢队长。”王显笑着道。

  “我们说说情况?”

  “好。”

  他们进了临时指挥部,在来的路上,他就通过牧长青了解到了一部分村子里面的情况,但是终究有限,并不全面。

  “我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十分的危险,里面的村民,还有我们先后三次排进去的特事队员都遇害了,这是他们遇害之后的照片。”

  看着这些照片,王显眉头稍稍皱了皱。

  “看样子浑身的精血都被吸干净了,有可能是吸血鬼之类的怪物。”

  “吸血鬼,从西边跑来的?”

  对于这些怪物,即使是后世,王显接触的也并不多,那个时候,他的实力不够,接触可能就意味着死亡。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些怪物的初步了解。

  “他一直在里面?”

  “一个小时之前是在的。”卢正峰道。

  “那就进去看看。”王显道。

  “我带人和你一起进村。”

  “我想一个人进去看看。”王显道,“没别的意思,一个人方便些。”

  头一句话有些生硬,有些伤人。

  “这,好。”卢正峰想了一会点点头。

  他想进去,是好心,是责任,但是他也知道,有些时候人多并不意味着战斗力强大,反倒有可能是累赘。

  “这是无线电通讯设备,我们可以随时联络。”

  “好。”

  装备好这些设备之后,王显便一个人步行进了山村。

  谢谢你给我的温柔,

  伴我度过那个年代。

  歌曲还在放着,随风飘荡。

  小芳?

  王显慢慢的朝里面走去,走了没多久,他就在街道上看到了一具尸体,上前蹲下来仔细的看了看,干枯、晦暗,如同千年古尸,伸手一时,咔嚓一声,皮肤筋肉破碎,如同风化的薄膜,一碰就碎,这具尸体之中没有丝毫的水分,都被吸干了。

  “吸血鬼好像只吸血吧?”

  一阵风吹过,嘎吱嘎吱,不知谁家的门窗在响动。

  经典的老歌在山村之中回想,显得这个山村更加的寂静。

  咩,突然一只白色的山羊出现在道路上,嘴里咀嚼着什么东西,细看上去,却是一角带血的人皮。

  王显望着这只羊,这只羊也在望着他。

  “小心,这只羊出现的时候,我们先后六个人倒在地上再也没起来。”耳麦之中传来了卢正峰的声音。

  咩,羊叫了一声,然后扭头甩动着羊尾巴离开了。吧嗒吧嗒,羊蹄子敲击在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王显能够听到耳麦那头卢正峰松了口气。

  继续向前,走了五趟房屋的距离,他看到了一头牛,就拴在胡同里,一个简易的牛棚之中,在吃东西。这头牛似乎听到了有人的脚步声,转头望向王显这边,牛嘴咀嚼着什么东西,流着鲜血。

  那是一段肠子!

  王显转身进了胡同,然后看到了一人,躺在草堆里,衣衫尚在,肚子破开一个大洞,肠子和脏腑都露出来,五脏六腑都被啃食的大半,看他那表情,五官扭曲,都快拧成一堆了,死之前定然是极度的痛苦。

  这个人不像外面的那些被吸干的尸体,浑身的精血仍在。

  王显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人的四肢都被打断了,失去了任何行动的能力。

  牟,黄牛叫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啃食这个男子的脏腑。理也不理一旁的王显,仿佛这个人的脏腑对它来说是难得的美味。

  王显起身退了一步。

  这个人应该是被活活的啃食脏腑疼死的,这个过程因为被打断了四肢,无法移动,只能挣扎,定然是无法想象的痛苦,难以描述的折磨。

  羊吃人耳,吃人皮,

  牛吃人脏腑,吃血肉,

  王显站在那里看着那头牛,它在吃着,有些诡异的灰色的眼睛在流泪。

  “握草!”

  耳麦之中,传来一声惊叹。

  “对不起。”接着是道歉。

  村子外的卢正峰他们通过王显携带的设备看到了这一幕,很是震惊。

  “为什么这个人没有被吸食成干尸?”卢正峰道。

  “莫奈河的资料查到了没有?”

  “他死了!”

  “死了?!”

  “对,死了,死于一场火灾,烧成了焦炭。”

  “都成焦炭了,怎么确认死的人就是他呢?”

  “录像和身份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