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四章 空中翻腾两周半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68 2019.06.11 22:42

  “哎,别急走,交个朋友吗?”

  “让开。”

  一阵喧哗将王显从“古代”唤了回来,寻声望去,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正在对一个漂亮的女子动手动脚。

  又遇到这些个破事,

  王显转身就走。

  啪,嗖,

  看到一个人画了一道抛物线,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却是那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再看那个女子,俏脸寒霜,一转身离开。

  “嗯,有个性,活该!”

  “特么的,在长安敢打我?!”年轻人咕噜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

  “呀,是他啊!”

  看着那个年轻人,王显一愣,这个人他还真见过,不就之前,在西来市,五岭山上,曾经口出狂言,被他一巴掌抽飞了出去,伤的不轻,事后他才知道,这个家伙是关中柳家的二公子,那个柳家也是个大家族,跟他所在牧家有些相似之处。这位的大哥还专程去了一趟西来,亲自登门道歉,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是这个德行,如此的张狂,还是吃亏没吃够啊!

  “够辣,我喜欢。”

  “脑子有毛病!”王显道。

  他刚想走,却发现那个站起来的柳家的二公子居然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你看什么?!”靠近之后,发现王显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他十分不高兴道。

  什么情况,这是刚才被那一巴掌打的智商下降了吗?

  “说你呢!”他指着王显的鼻子道。

  这个家伙是怎么活这么大年纪的。

  王显盯着他笑了笑,然后抬头看了看前面,百米之外的,选在这个馆内半空中的一块巨大的告示牌。

  “那边。”他指了指。

  “什么?”这位二货公子一愣。

  啪,嗖,他接着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在半空之中转了一百多圈之后,哐当一下子贴在了那块巨大的广告牌上。生死不知。

  他手下的那几人见状都愣住了,傻在哪里,脸色苍白。

  这是什么情况啊?!

  “赶紧的吧,他还活着,去医院还来得及。”说完这些之后,王显转身离开了。

  原本挺好的情绪被这个家伙这么一打扰,稍稍有些扫兴。在整个博物馆转了一圈,然后离开。

  古城长安,不只有兵马俑,只是这里最出名而已。

  这里还有大雁塔、阿房宫遗址、大雁塔,能看的地方很多,转着转着,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下午,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王显又找了一个老巷子要了些东西,还是长安的美食。

  正在吃着,突然几个人从身边跑过。

  “哪呢,哪呢,去哪了?”

  他们似乎在找什么人。

  吃过晚饭之后,王显步行着朝自己住的旅馆走去,在路上,碰到几个人在围殴一个男子。

  被打的人倒在地上抱着头。

  “说,东西被你藏哪了?”

  “那是我家祖传的东西,凭什么给你们!”

  “草,那么几本破书,我们肯要那就是你八辈子烧高香了,还在这里给我磨磨唧唧的。知道我们是谁的人吗?”

  “你们都是畜生,是人渣。”

  “特么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嘶,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也得为你那上了年纪的老奶奶考虑一下吧,如果你真是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可怎么整啊?”

  “就是。”

  “你在好好想想啊?!”带头的那位蹲下来伸手在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脸上用力的拍了两下。

  “走了,我请你吃烧烤。”

  “噢!”

  一群人迈着八字步,仿佛横行的螃蟹一般离开了,剩下那个年轻人趴在地上痛苦的喊着。四周有人观看,有人议论,无人上前帮忙。

  “大哥,咱们到底找他要什么啊?”

  “几本破书。”

  “书,这年头还有稀罕那个的?”

  “嗨,好像是炼丹的。”带头的男子低声嘟囔了一句。

  “什么?”因为他的声音太小了,旁边的几个小弟都没有听清楚。

  几个人正在街道上走着,突然停住了脚步。

  “哎,老大呢?!”

  他们发现就在前面叼着烟,晃着头的老大不见了。

  “去哪了?”

  几个人东张西望,还有人趴在地上搜寻着。

  “我刚才好像看到人影一闪,然后老大就不见了。”

  “嗯,我好像也看到了。”

  “该不会是鬼吧?”

  不远处,一条黑咕隆咚的胡同里。

  “大侠饶命啊!”刚才还在外面横行霸道,嚣张到不行得的那个年轻人此时跪在地上,头磕得跟捣蒜似的。

  他是被吓到了,刚才还在大路上摇晃着呢,这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了换了个地方,他不要说反抗了,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啊!

  没等他把话说完,觉得自己身子飘了起来,然后咕咚一下子撞在墙壁上,浑身生疼。

  “我错了,我错了!”黑漆漆的巷子里,他看不情这个人的面目,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内心是恐慌的要死。

  “我……”

  话没说完又被扔了出去,有和墙壁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如此这般,一连三次。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倒是说个话啊!”他内心是愤懑的,但是却又不敢说,生怕自己再被扔出去,他身体硬不过墙壁。

  “说,错哪了!”

  “啊?”终于开口了。

  “我,我不该打人,我不该去恐吓老人,我,我不该对陌生的姑娘说些不干不净的话,我,我不该吃东西不给钱,我,我不该举重闹事。”

  “嗯,刚才怎么回事啊?”

  “啊,刚才,我,我也是受人指使,有人看重了他家里的东西,他又不肯合作。”

  “什么东西啊?”

  “几本古书,好像是炼丹的。”

  “什么地方?”

  这个年轻人立即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都说了一遍,仔仔细细的。

  “就,就这些了。”

  他低着头,好一会都没听到有什么动静,装着胆子抬起头,黑漆漆的巷子里哪还有什么人!

  “握草,刚才的那是什么,是人还是鬼?!”

  一阵风吹过,他只觉得浑身发冷,回过神来之后疯也似的跑出了巷子,中间因为紧张摔倒了三次,手脚并用着出去。

  出了巷子,重见光明。

  呼,呼。

  “活着出来了。”

  命运让我主宰各方,号令万世仰望,

  傲视俗世,任性放荡。

  ……

  电话响了起来,有些狂躁的铃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