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匆匆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83 2019.05.21 07:33

  “知道那是牧家的地盘,还去找事,你怎么就这么狂呢?”身材高大的男子在房间里走了两步。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一时的狂傲,父亲亲自给豫州牧家打了电话道歉!”

  听到这句话,躺在病床上的柳春来脸色变了变。

  “牧家的供奉怎么没一巴掌把你拍死呢!”

  “柳秋成,你过分了!”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怒了。

  “嗯,还知道生气呢?这样,你发个声明,脱离关中柳家,从此你的任何事情都和柳家无关,怎么样?”

  “你,你,你……”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被气得脸色发青。

  “你看,你整天横啊,狂啊,能啊,依仗的是柳家,离了这个家,你屁也不是,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这将要是个什么时代啊,你还敢撒野耍横?!”

  留下几乎话之后,柳秋成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我是不是有些过了?”出了房间走了没几步之后,对身旁的中年男子笑着道。

  “是有些过了,二公子还年轻。”

  “他今年都二十四了,还这么不靠谱,这个世道要变了,将来会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柳家还能不能是现在的柳家,我心里也没底啊!”柳秋成道。

  “有公子在,柳家不会出问题的。”

  “这个可就难说了。”身材高大的男子道。

  “来之前,我专门打听过了,据说牧家的那位供奉,一身修为不在京城的那位墨刀之下,好生了得啊!”

  “是,墨刀天成,京城有数的高手,特事局顶尖战力。”

  “帮我约一下,我想见见牧乘舟,我们做了错事,得登门道歉。”

  “好的,公子。”

  当天,柳秋成就专门去了牧乘舟的别墅,就发生的这件事情进行了商谈。

  “这位柳家的大公子,厉害!”事后,牧乘舟赞叹道。

  这个世道,意气用事,一时之争的人有的事,隐忍退让,审时度势的人却是少的多,这位柳家的大公子就知道什么什么时候该争,什么时候该退,哪怕是他自己的亲弟弟被打成了重伤,他也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气愤和不满,这份心胸,的确是厉害。

  一个星期之后,柳家住院的那两位就离开了西来,柳秋成又来了一次,专门找牧乘舟告别。

  这件事情也算是就此告一段落了。

  西来中学。

  “老王同志,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齐州大学吗?”王显骤然来到学校,让很多同学都有些不太适应,其中最为惊讶和疑惑的就是他的同桌何茂盛。

  “有些事情,出去一段时间。”他仔细的盯着何茂盛看了看。

  “怎么了?”

  “老何,你这脸又大了,以后可以靠脸吃饭了。”王显认真道。

  “你会不会说话。”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在些个不停,

  翻看课本,好多东西又变得模糊了很多,

  课堂很静,同学们都在认真的听课,

  王显则是在翻看一本课外书。

  放学之后,一个窈窕身影等在路旁。

  王显稍稍一愣,然后走到了她的身旁。

  “好长时间没见你了,这段时间很忙啊?”许心如脸色微红道。

  “嗯,事情比较多。”王显道。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河边的风微凉。

  身旁的少女传来淡淡的体香。

  “真羡慕你啊,不用像我们这般再去挤独木桥了。”

  “独木桥吗?”王显停住脚步,扭头望了望静静流淌的西河。

  “不好说。”

  将来,这座桥会变的。

  一路同行,两个人说的话并不多。

  将许心如送回了家里,拐过了接到拐角,一个胖子一脸笑容望着王显。

  “哎呀,真是羡慕你啊,事业美人两不误啊。”

  “行了,别贫了,我们换个地方。”

  两个人到了西河边一个僻静的地方。

  “来,让我看看教你的练得如何了。”

  何茂盛将王显教授他的那套拳法打了一遍,十分的熟练。

  “嗯,没落下。”

  “还别说,你教我的这些个东西还真管用,前些日子,九班有两个人嘴贱,说闲话,让我听到了,然后削了他们一顿,我一打三,轻松搞定。”何茂盛一副“来,快夸夸我”的表情。

  这套搏击术算是熟练,但是里融会贯通还早,倒是他的吐纳呼吸,已经纯熟自然了。

  “我再教你点别的东西。”王显想了想。

  然后有传授了他一套更加高深的吐纳之法,这已经算是“练气”的法门了。

  “记住了,不要外传,好好练习。”王显拍了拍他肩膀。“我今后可能不会在学校呆着了。”

  “怎么,又要出去啊?”

  “嗯,该多出去看看。”王显道。

  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经意间就到了七月份了。天气居然还不是那么热。

  今年的天气反常,不止一个人这么说。

  刚刚七月初,市里就提前组织考试了,而且不止一个地方这么做,这似乎在预示着什么事情要发生。

  考试吗,王显该做的做,考完之后,意味着一段较长时间的放松期,而这段时间,他安排的非常的满,他要出去走走看看。而他的父母对这次考试看的也没那么重要,毕竟自己的儿子都已经被齐州大学录取了,就等时间到了,去上学就可以了。

  考完试,成绩下来,王显的成绩居然不赖,一些科目的成绩非常的优秀,比如语文,历史,地理,上课的时候这些任课老师对他好一个表扬。

  “没天理啊,上课看课外读物都能考的这么好?!”

  “这是天赋。”王显笑着道。

  “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考试成绩出来,上了没两天课,学校就放假了,匆匆的放假。

  “有些急啊!”

  “什么,你说什么?”

  “没什么,放假什么打算啊?”

  “在家学习,出去玩,啊,还有,你教我的那套口诀,我得好好练习。”何茂盛道。

  “嗯,练好了,受益终生。”

  正式放假之后,王显就开始在五岭山上修行,为了方便他修行,牧乘舟早安排人在山上的度假酒店之中倒出来一处十分僻静的房子来,专门供他使用。

  这一日,牧长青来到了西来,很急。

  他还带着一个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气若游丝,命悬一线,他带着这个人找王显救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