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五章 头破血流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48 2019.06.12 22:33

  “喂。”

  “大哥,你在哪呢,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你人了?”电话那头传来小弟的声音。

  “我没事,你们都忙去吧。”

  呼,嘶,他深吸了几口气,回头转身望了一眼身后的巷子,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打了辆汽车,直接去了公安局,他在门口点了一根烟,他这不是要报案,只是觉得在这个地方相对安全一些,他想要在这里静一静,没错,纯粹的想静静。

  长安城的医院之中。

  一个单人病房里,一个年轻人躺在病床上,浑身插着各种仪器管线,生命垂危。

  这个房间里,站着两个男子,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细看上去有五六分的相似。

  “查到了吗?”

  “查到了,一个陌生人,在兵马俑博物馆。”

  “人要带回来,我见见。”

  “七叔已经带人找了,估计很难,那个人是个修行者,而且是个高手。”

  “秋成啊,你要记住,这里是长安,我们是柳家。”

  “是,爸。”

  夜里,王显乘坐着一辆出租车来到了这个热闹的都市的一角,这是一片寂静的LC区,都是老旧的住房,可能随时被拆掉的那种。

  一户独立的小院,低矮的房屋,这个地方即使是拆迁之后能够获得的赔偿款也是有限,未必能够在这个新兴的老城买到多大的楼房,这处小院里,祖孙二人相依为命。

  一个年轻人,一走一瘸的来到了家门口,在进去之前,仔细的捯饬了一下,将身上的伤痕还有尘土仔细的清理一遍,然后推开了门。

  “奶奶,我回来了。”

  “小真回来了,吃饭了没有啊,咳咳?”老人咳嗽的声音。

  “吃过了,奶奶你在屋里躺着吧,别下床了。”

  年轻人进了房间之中。

  “小真啊,你这脸又怎么了啊,是不是又有人问你要那些东西,实在不行就给他们吧?”屋子里传来老人的说话声。

  “没事,奶奶,这事情您就不用担心了。”年轻人道,“是我走路不小心摔倒了。”

  “哎。”老人叹了口气。

  在老人的屋子里待了一会之后,年轻人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用药物擦拭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准备睡觉。

  当啷一声,院子里传来一声响。

  他急忙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冲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一个人,一身黑衣,蒙着面。

  “你是谁?!”年轻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个人近身锁住了喉咙。

  一柄明晃晃的刀在他面前晃悠了几下。

  “把你那几本破书痛痛快快的交出来,免得皮肉受苦,屋子里还有一个老人呢!”

  “你,你,你们太过分了!”年轻人气愤道,浑身颤抖。

  “过分?还有更过分的呢,年轻人你怎么天真呢?!”

  “小真啊,和谁说话呢?”屋子里传来老人的声音。

  “没事,奶奶。”年轻人急忙道。

  “嗯,挺孝顺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奶奶怎么办啊,白发人送黑发人?!”

  嗖,一阵风,黑衣人发现自己手里刀不见了。

  “什么情况?”

  咕咚,膝盖一软,他一下子跪倒在地。

  那个年轻人吓得退了两步,然后迅速的环顾四周,小小的院子里,除了他们之外再去其他人。

  跪倒在地的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刚刚起来,咕咚一下子,又跪倒在地上。

  “谁,到底是谁?!”蒙面的黑衣人知道这附近肯定有一个高人,冷汗都下来了。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身后,顿时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着自己,让他不敢动弹,连反抗的想法都生不出来。而后他便感觉自己翻着滚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墙上,浑身的骨架都仿佛散掉了,疼的厉害,落地之后好一会,他挣扎着起身,不敢有丝毫的怨言,想要离开,可是走了没几步,咕咚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昏死过去。

  小院之中,

  李真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对方刚才那神鬼莫测的手段让他震惊,但是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人,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帮助自己,还是另有目的。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就是一直躲在暗处的王显。

  “你叫李真?”

  “是。”李真点点头。

  “会炼丹吗?”他问的很直白。

  “啊?!”李真听后一愣,然后神色有些晦暗。

  “不会。”

  实际上,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钻研爷爷给他留下来的那几本古书,而且一直在试验,但是进步收获悠闲,否则也不至于奶奶还躺在床上,身体里的顽疾还没有彻底的消除,他已经非常的努力了,但是有些事情不单单是努力就会有结果,就能够成功的,还需要那么一点点的机遇。

  “有没有想过换个地方?”王显道。

  “啊?没有。”李真摇摇头。

  他一家几代人都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这里是他们的家,骨子里已经融入了太多的家的情怀。

  “那就放弃那些东西,交给他们。”王显道。

  “凭什么,这是我家祖传下来的。”李真不甘道。

  “凭人家拳头大,民不与官争,贫不与富斗,这话你听说过吧?”

  这是事实,有些人就是不服,非要撞他个头破血流,方才悔悟,结果呢,可能是很悲惨的家破人亡。

  李真沉默了。

  这么现年来的努力和坚持,他已经喜欢上了“炼丹”,虽然一直失败,但是他一直在进步,他总觉得自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成功了,只要在坚持那么一点,让他放弃,真的是不甘心啊!

  嘎吱一声,门打开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门口,满脸的皱纹,满头的白发,有些浑浊的眼睛,担忧的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孙子。

  “小真,来客人了?”

  “哎,奶奶,你怎么下床了,这是朋友。”李真急忙道。

  “朋友来了怎么不请人家进屋啊?”

  “我们在外面待会就好。”李真道。

  “老人家身体不太好吧?”王显望着老人道,虽然还隔着几米的距离,但是他能够看到老人的目光并无多少精神,而且呼吸微弱,气息不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