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神锋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08 2019.04.14 07:14

  就仿佛是在滔滔的江流之中加了一块顽石,就在那河道当中,如鲠在喉,十分不快。

  下午四点左右,四个人上了山,带着一个包裹。

  在云松的房间之中,王显看到了那柄剑。

  外面以特殊的匣子装着,看上去也是古物,质地应该是青铜,四周是精美的花纹,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把古剑,青黄色,长三尺,古朴厚重,锋芒隐现。

  靠近剑柄的地方刻着两个古字。

  神锋!

  王显伸手握剑。

  小心!

  旁边的男子见状急忙提醒道。

  他的手一握住剑柄,突然感觉一股无匹之气铺面而来,如此近的距离,无法闪躲,只能承受。剧烈的疼痛,他看到了一柄剑,犀利无比,没有剑身,只有剑芒,只有剑意,从天而来,避无可避,直斩自己,一剑,两剑,百剑,千剑,剑如江水,涛涛不绝。

  一晃间,似是数年。

  “施主!”一声呵。

  王显眼前恢复了清明,手中握着那柄古朴的宝剑,后背一片温热。

  呼,他长长的松了口气。

  如果眼前有镜子的话,他会发现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脸上尽是汗水。

  好一柄神锋,好霸道的剑!

  王显将这柄古剑复又放入了剑匣之中,身体微微颤抖着。

  “我没事,好剑!”王显叹道。

  “那便好,那便好。”云松也是松了口气,刚才王显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吓人了,仿佛入了魔一般,那柄剑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让他惊悸。

  剑是剑,可惜暂时不太适合自己,王显心道。

  如此宝物,如果说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这到底是何人用过的间,时隔数千年还有如此惊人的剑意,这个人之本领生前又将是何等之惊人。

  见到了这柄剑,便也也了了此行的心愿。

  心愿既然达成,他便没有继续在观中过多逗留,告辞离开,云松道长等一行人一直将他送到了山下,目送汽车远去之后方才转身上山。

  “这位施主,乃是修行之人,一身修为很是高深。”上山的时候,云松对身旁的中年男子道。

  “我们会留意他的。”

  “不要引起他的反感,这点一定要注意,世俗之事有世俗之法来处理,修行之人,要特别对待,这天就要变了。”

  “是,道长。”中年男子恭敬道。

  坐汽车之中,王显闭着眼睛,念头异动,接着便“看到”了无匹的剑光直斩而来,自己便觉浑身撕裂一般的疼,仿佛是真的斩在了自己身上,急忙以“混元真经”化解,日此这般,不断的重复,剑斩了一路,他疼了一路,一直在琢磨这没入自己身体之中的“剑意”。如果能够吸收消化,领会感悟,那对他的修行将是大有裨益。

  这一路,他几乎没怎么说话,脸色越来越苍白。

  “您没事吧?”牧乘舟看着他的脸色轻声问道。

  “不碍事。”王显轻轻的摆摆手。

  见事不可为,兀自强行修行并无多少的效果,他没在继续修行,到了西成之后,脸色稍稍好看了些,方才回到家里。

  “这一天都不着家,去哪里了?”一进门,他父母就问道。

  “去同学家里玩了一天,顺便打听了一下西来的茶叶是市场。”王显道。

  “茶叶店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了,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张玲道。

  “哎,知道了。”

  吃过饭之后,王显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觉得身体有些乏力、头有些昏沉,这是他自修行到现在为止,第一次遇到到这样的事情。

  “剑意”在他的身体之中,不停的消磨着他的内息,

  一夜的苦修,次日清晨,身体还是有些疲乏,出了门,慢跑,牧乘舟早起等候。

  昨日一行,王显在他心中的位置瞬间提高了很多,昨天夜里,他接到了本家打来的电话,让他务必要和这位搞好关系,不惜代价。

  “牧大哥。”

  “什么事?”

  “明日我不跑步了,不必等我了。”王显道。

  “好。”牧乘舟听后应了一声。

  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修行将要受阻。

  上午上课的时候,王显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心不在焉的。

  大课间的时候,许心如过来找他。

  “你的脸色有些白,是不是病了?”上午来上课的时候她就发现王显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过来问,课间,人少,她便主动过来了。

  “没事,谢谢。”

  看着眼前这个男孩关切的眼神,他内心有些触动,仿佛镜湖投入了一颗石子。

  “真没事?”

  “真没事。”王显心中觉得暖暖的,一种难以描述的愉悦。

  说了几句话之后,许心如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哎,老王,要不我跟老师说说,主动换个座位,让你和许心如一桌。”

  “可以啊!”王显笑着点点头。

  “重色轻友啊,没天理啊,出力的明明是我,怎么最好好处都让你得了!”

  王显笑了笑。

  “哎,不过你今天的气色真的不怎么好看,身体不舒服的话就跟老师说一声吧?”

  “不碍事。”

  两个人的关心让王显的心中暖暖的,又是一节课,王显暗地里诵读了一遍《黄庭经》,心安静了很多。

  是夜放学之后,他来到了西河边上,他藏那几件古物的地方,是个这些天,古物仍然在,他取出了那柄青铜短剑,这是一件古物,却不是“灵器”。

  来到河边,他回想着那天空斩来的一剑,然后挥出。

  顿时头像要炸开了一般。

  嗯!

  他退了两步,稳住了身形。

  想不到,居然这么厉害!

  默念“混元真经”口诀,这种痛楚很快消散了一些,然后继续挥剑,接着那痛苦又来了。

  只要他手持青铜剑,想那道“剑意”,稍稍催动内息,便感觉有剑从天而来斩向自己,他坚持着挥剑,就在西河边上,静静的夜里,回家的时候脸色白的吓人。

  “这是怎么了?!”张玲一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可是吓得不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