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仙与魔 一线隔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00 2019.04.08 12:19

  救护车在路上飞驰,

  躺在担架上的孙忠明脸色苍白,

  那真的是个学生吗?!

  这个问题不停的在他脑海之中出现,不停的放大,让他震惊,甚至让他短暂的忘记了身体上传来的痛苦。

  那样惊人的身手,已经足够让人吃惊,最后转身的那眼神,让他感到骨子里的颤栗与惊恐。

  那一瞬间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暴虐、杀戮,就像一个从血海尸山之中走出来的魔鬼,那怎么可能是一个学生该有的眼神?!

  他们到了医院接受急诊治疗,接到了消息的徐千山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看到重伤的一众人正在接受抢救,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好歹是西来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很快就和医院的几个主事人见了面,包括急诊室的主任,还有一位副院长。医院非常的配合,各项检查并没有因为是夜里就有所耽误。

  “伤的很重,但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那位科室主任在综合了所有大家检查信息之后道。

  “那就好,有劳两位了,大恩不言谢,明天晚上,西来宾馆恭候二位,一定赏光。”

  “好好好。”医院里的人笑着道。

  对于眼前这个有名的西来地头蛇,他们还是得非常小心的应对的。几个受伤的人,该检查的检查,该手术的手术,该治疗的治疗。

  一夜的忙碌,

  王显家中,

  他诵读一夜的《黄庭经》,方才将内心的杀意消磨掉。

  十数年的苟延残喘,负面的阴暗情绪,随着他一起来到这一世,原本潜藏在心底,慢慢的消散掉,这一次却被一下子激了起来,让他差点暴起杀人。

  仙与魔,有时候不过一线之隔。

  这一夜,许千秋一夜未眠,他最得力的手下和最疼爱的儿子同时住进了医院,而且伤的不轻。从孙忠明那里听到的消息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安。

  一个路安明已经很难对付,很让他头疼了,如果在加上一个牧乘舟,那么他将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他在西来打拼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这么麻烦的事情,起因就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和他同学之间的一点小矛盾,现在他真想把自己儿子绑在树上,用皮带狠狠的抽一顿。但看这痛苦的儿子,他内心又被一种愤怒填满了。

  在西来这么多年了,他许千秋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无论如何,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着就完了!

  次日清晨,天空有些阴沉,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春雨。

  王显照例早起跑步,牧乘舟早就等在那里。

  “早。”

  “早,昨天晚上的事情谢谢了,不会有警察找麻烦吧?”

  “不会的,你救过我,我帮你,应该的。”牧乘舟道,没法摆平许千秋,但是却可以让那些办案的人不找王显的麻烦,而且据他所知,许千秋并没有报案,如果他还想在西来混的话,这口气他就得咽下去!

  “算是两不相欠了。”王显笑着道。

  昨天晚上偶尔露一下獠牙也是好的,但是现在终究不是数年之后,露獠牙可以,但是惹麻烦、增杀戮一样会受到处罚,实际还不到,实力也不到,强出头,会遭打的。

  “不,还是我欠你的,说真心话,你收徒弟吗,我还有个儿子,今年十岁,正是练武的好年龄。”牧乘舟道。

  见识过了王显身手,他觉得对方应该是会真正的高深功夫,和他所学的不同,也是真心的想让自己的儿子跟着学学。

  “那就先练好我教你的呼吸法门吧,练好了再说。”

  许仲谋受伤住院的时候当天下午学校里就有人知道了,这些人之中就包括何茂盛。

  “不会是你干的吧?”何茂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同桌。

  “你觉得我那么能吗?”王显笑着道。

  “也是,你无权无势的,那会是谁?”

  “可能是他平时太骚包了,老天都看不惯,找个人收拾他一下。”王显道。

  “嗯,不管是谁,估计要倒霉,许千秋能放过他?”

  “或许会连许千秋一块收拾了。”王显笑着道。

  “哎,我听你这话,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啊?”

  “我?你说呢?”

  哗啦啦,说话间,几架直升机从他们学校顶上飞过。

  “什么情况,最近直升机飞的有点频繁呢?”

  “或许是在搞什么演戏吧?”

  看着那些从他们头顶飞过的飞机,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天下午,他们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学习气氛,这周六,他们班将组织春游,去五岭山踏春。

  “啧啧啧,真是,学校里的领导居然开窍了!”

  西来市人民医院,

  “仲谋啊,好好养伤,不要想太多了。”许千秋给自己儿子削了一个苹果。

  “爸,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许仲谋道。

  他没想到王显居然有那个本事,而且居然和牧乘舟那么熟,他知道自己老爸的处境,已经和路安明不对付了,不可能再和牧乘舟结梁子,否则西来将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还小,女人吗,以后多得是。”许千秋将切下一块苹果塞进了许仲谋的手中。

  “知道了,爸。”孙仲谋道。

  他内心当然是咽不下这口气,自从被王显从车里拽出来,摔在车上像是帅一条狗一样那一刻,他就发誓,一定要报复,要杀了王显,要让他不得好死!

  这些年,他疏风顺水的习惯了,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从来都是他把别人当狗看,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欺压,如何能这么了结了!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天空之中飘起了小雨,细如丝,

  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

  许心如偶尔抬头望望窗外,似乎有心事。

  晚上的时候,雨还在下,王显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扶着车把,蹬着车子,在雨里慢慢的前行,车轮碾开了积水。

  啊,他听到了惨叫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