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半卷黄庭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18 2019.04.07 20:43

  “你让阿豪开车撞的那个人是谁?”

  “王显啊。”

  “又是他!”许千秋眉头皱了皱。

  “上一次偷偷摸摸的让小安去对付的也是他吧?”

  “对,他直接废掉了安哥的手,这次肯定也是他!”许仲谋道,“把他弄过问问不就知道了。”他的表情一下子便的狰狞了很多。

  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他欺负别人,被欺负的人就该好好受着,不能呲牙,不能喊叫,不能报复,否则只会让他更惨。

  “不可能是他,我倒下的时候,他离我至少十几米的距离。”阿豪道。

  “你确定?”

  “我确定,在我下车前我就特意的通过反光镜观察过。”

  “那会是谁呢?”

  “爸,是不是你的对头啊?”许仲谋试探着问道。

  “你想想,我的对头要报复我的话会放着你不动,单单对付阿豪吗?”许千秋反问道。

  “忠明,想办法查查附近的监控,我要知道这个人是谁,还有,那个叫什么王显的,今晚我要见他。”

  “知道了,大哥。”

  西来市中,某处茶馆,一处包间,两人对坐。

  “今天怎么突然想着约我喝茶,有事吧?”牧乘舟笑着道。

  “真有事麻烦牧大哥。”王显道。

  今天他对许仲谋的司机动手之后,就开始考虑如何对付他们父子了,准确说是如何对付许千秋,在他的眼力,许仲谋就是一个小屁孩。

  “什么事,只管说。”牧乘舟道。

  他今天突然接到王显的电话,约自己出来喝茶,就知道对方十有八九是有事要找自己的。

  “两件事情,第一件,许千秋是不是和路安明不和?”王显道。

  “是,非常的不和。”牧乘舟道,“他们两个人的矛盾起因于一块地皮,现在争斗还在,路安明占了上风,许千秋好像新找到了一个大靠山,在阳城。”

  “第二件事情,我想今晚见一下路安明,他会在什么地方?”

  “见他,这个好说,我直接做东请他出来就行。”牧乘舟笑着道。

  “不不不,不是这种方式,我见他,他不见我。”王显笑着道。

  “噢,这个恐怕得晚些时候才能告诉你,能告诉我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你要对付许千秋?”牧乘舟笑着道。

  “牧大哥和他有来往吧?”王显反问了一句。

  其实在见牧乘舟之前,王显曾经给张仁成打过电话,问题说的比较笼统,大体的知道了这些西来头面人物之间的关系,比如路安明和许千秋的关系的确不好,比如牧乘舟和路安明的关系相对不错,而和许千秋的关系很一般等等。

  “我和他不是很熟,没什么交情的。”牧乘舟笑着道,“你和他又矛盾?”

  “不是他,是他的那把宝贝儿子,最近老是找我的麻烦,给他的警告也够多了,还是不收手,那就得收拾一下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想从他老子下手?许千秋这个人,心机很重,而且非常的记仇,你一个学生,没权没势,和他斗,实在是不合适,这样,我做东,请你们坐坐,问题说明白了,化干戈为玉帛,不好吗?”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他都找人剁我一只手了,这个干戈不好化。”王显笑了笑。

  “是吗?”牧乘舟听后一愣,没想事情居然到了这一步了。

  眼前这个少年虽然不过是个学生,但是偶然间显露出来的那种决断就是在大部分成年人身上都很少见,这么说就是没得讲了。

  “你救我一条命,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

  “为了我一个毛头小子和许安集团这种势力开战,不合适的。”王显盯着牧乘舟道。

  “有些事不一定非得弄到鱼死网破才算是终结的。”牧乘舟道。

  “谢谢牧大哥,时间差不多了,下午还有课呢,我等你电话。”

  “好。”

  王显起身付了茶钱,然后离开了茶馆。

  “不过是小孩过家家,有必要搞得这么严重吗?”他望着外面。

  为一个少年和西城有名地头蛇开战的确是不合适,但是救命这份恩情也得还。

  下午,刚进教室,何茂盛就一脸神秘的拉着他。

  “怎么了?”

  “给你看个东西。”他拿出手机。

  “干吗,小电影啊?”

  “去你的,好好看看。”

  手机上面是一段视频,一个人从三层高楼一跃而下,然后落地,一步跨出去四五米远,然后被一支黑衣持枪部队制服,整个视频时长很短,不到两分钟,画面并不清楚,还在晃动,应该是拿着手机拍摄的。

  “你从哪下载的这段视频?”

  “西来市的贴吧里,现在那个帖子已经没了,这个地方可能是西来市公安局,我还问过我小舅,结果被他凶了一顿,让我再也不准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否则就告诉我妈说我在学校里偷女同学的内裤。”

  “嗯,你还有这个癖好。”

  “那不是偷,那是捡的,从天上飘下来的,然后落在我的身上。”

  “不能吧,多大的风啊,你该不会是去偷窥女生宿舍楼了吧?”

  “哎呀,好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里面这个人。”

  “怎么,你认识啊?”

  “不认识,一个人从三楼跳下来屁事没有,还一步跨出去四五米远,你不觉得这事情很古怪吗?”何茂盛道。

  “老何啊,我觉得你想的有点多了,就算这个事情有古怪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个世界上古怪的事情多了去了。”王显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哎,不是,你对这事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好奇害死猫,知道太多的事情不一定是好事。”

  讲台上,物理老师在讲课,深入浅出,下面,王显在默读《黄庭经》,他发现这本道经其实很有内容,里面讲的一些东西真的能够让人静心安神,时间越久感悟越深,受益越多。

  下午下了课之后,王显便独自出了学校,他接到了牧乘舟发来的消息,今晚上路安明会在西来宾馆参加朋友的酒会,时间是六点半,地点是芙蓉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