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二章 一山一世界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70 2019.06.19 13:54

  三道雷光之后,他就发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异常变化,雷光击打之处,原本焦糊一片、开裂的血肉居然在迅速的愈合,这个年轻人的目光有些异常,那是一种“渴望”,似乎希望雷光再次降临,他便猜到了一些情况,这个年轻人极有可能在以雷光淬炼自己的身体。

  只是看他的样子,不说是强弩之末,也差不了多少了。

  撑着很勉强,再一道雷法过去,只怕他未必能够承受的住。

  这个年轻人,如此的这般优秀,心境、天赋、坚韧,诸般的因素,注定了他将要在这条路上走出去很远,如果折在这里,或者是根基受损,是在很大的遗憾。

  再者说了,这比试,不是生死较量。

  他有压箱的手段,也不敢说这个年轻人就没有翻盘的筹码。

  于是,他便收了那方铜印,终结了这次比试。

  “还未请教您的名号。”王显恭敬道。

  自始至终,这位老者的术法都有留手,不是尽数施展,抱着必杀的心态,他没有感觉到那种强烈的心悸。

  “老道长玄,就在这终南山上修道。”长玄道长笑着道。

  “这次能有所悟,所得,多亏道长赐教,这份恩情,王显记下了。”王显道。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比斗吗,不是厮杀吗,怎么还聊上了呢,聊得还很投缘的样子!?”山下的一众人都傻眼了,特别是柳家的那位家主。

  这两位该不会早就认识吧,是不是还有什么亲戚关系啊?

  刚才的比斗是不是在“演戏”,看着怎么没有前两个人那么激烈呢!?

  柳千城的脸色很难看。

  “二哥。”一旁的柳三轻轻的喊了一声,他同样十分的纳闷。

  “不急,等等看。”

  山上,王显和长玄道长似乎还聊的蛮投缘的。

  “施主和千城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吗?”

  “啊,那倒不是,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他儿子有些嚣张,我帮忙教育了一下,啊,还有他的一个弟弟,叫柳七,柳家的人不太高兴,就来找我的麻烦了。”王显道。

  这一次比斗,收获良多,因此他心情很好。再者说了,他和柳家也不是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样的生死大仇。

  “这次比斗是我先提出来的。”

  “我修行的道观距离此地不是太远,不如去喝杯山茶,顺便给你换身衣服?”长玄道。

  现在王显这个样子,破衣烂衫,比乞丐还不如。

  “好啊。”王显笑着道。

  “请。”

  长玄老道在前面带路,两个人沿着崎岖的山路进入了茂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这是什么情况?”山下的人还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走,去真人修行的道观。”柳千城的脸色变了几变之后道。

  林中,一老一少,并肩而行。

  “施主从北方来?”

  “是,齐州。”

  “第一次来长安?”

  “第一次来。”

  第一次来长安,也是第一次来终南山。

  终南山,道教名山,号称天下第一福地,有名的全真教派的发源地,它也是属于千里秦岭的一个分支。

  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空气清新。

  终南山,分外的灵秀,又不失英气。

  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的特点,一山便是一世界。

  行不多久,一座房屋突然出现在眼前,就建在一方山岩的下方,砖石堆砌成的,屋顶是些废旧瓦楞,这甚至不能称得上是房屋,屋子前石头上坐着一个人,盘膝而坐,闭目静修,他在修行。

  两人路过,他头未抬,眼不睁,很是专注和投入。

  王显看了他一眼。

  最基本的呼吸法门都不对,这样的修行,又有何用?

  走了没过十分钟的路程,他们便遇到了两位修行者,都是穿着灰色的道袍,看样子也是这终南山上的隐士修行之人,见到他们,特别是看到王显现在这个样子,多看了亮眼,没说话,只是笑笑,擦肩而过。

  “这些都是终南山的修行之人?”王显道。

  他曾经在看过一则消息,好像是说现在在这终南山上有至少两千人避世隐修。

  “都是些散修,有些人是诚心问道,虽不得修行的法门,却也是能得个心神安静,有些人是为了逃避外界的纠纷,跑到这山中躲避,一天一天,浑浑噩噩,失了形神,有些人吗,到这里修行,纯粹是为了体验,图一个乐趣,过不了多久就受不了这种山中的单调和清贫,自然会离开,还有一些人,到这里却是图财,坑蒙拐骗,穿着道袍,欺骗外来的游人,最是可恶。”长玄道人将这终南山修行之人的真面目娓娓道来。

  行了一会,突然听到远处有琴箫之声,寻声望去,却见不远处的山崖上作者两个人,穿着道袍,一个弹琴,一个吹、箫。再配上四周这山石花鸟,貌似是很有意境,然而,王显虽然不同音律,但是也能听得出来,这两个人的弹奏水平实在是一般,明显的断断续续,衔接不流畅,无论是弹琴的还是吹、箫的,技艺很差,配合更差。

  “这两位在这山中已经呆了大半年了,几乎是天天如此,却没有丝毫的进步。”长玄笑着道。

  “徒扰清净。”

  音乐,好听了是天籁之音,搞不好了,那就是噪音。

  这位长玄道长在这终南山上修行了四十多年,对山上的草木、山石、鸟兽都十分的熟悉,所过之处,时不时的指指点点,数百年的古木,名人留下的石刻,远处的洞穴,流水,还有一些立在山崖之上已经残缺的道观,诸般的传说,就像一个老人在介绍自己的家乡一般。

  在王显听来也十分的有意思。

  山中,茂林修竹,离他们身后并不多远,一行人慢慢的走着,心情各异,正是柳千城他们。

  “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人该不会早就和他相识吧?”柳三在一旁问道。

  “不会,如果相识,在未曾比试之前,真人就该说了。”柳千城道。

  “那会不会是真人相识之人的弟子门徒之类的,先前不知,比斗的过程之中开了出来,因此才留手了?”

  “这个倒是有可能。”柳千城道。

  他认为,这个可能性极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