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六章 紧迫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19 2019.06.25 22:41

  在闪躲过程中,王显第一次被它一拳擦中,身体一下子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之上,下一刻,怪物就来到了身前,那双大眼睛之中,能够看到愤怒。

  半空之中它的身形一顿,背后一根青铜刺,刺入了几公分。

  关中半空而来,用尽全力。

  王显身形一晃,剑光横斩。

  身在半空之中,怪物无处借力,剑光让它动作短暂的停顿。

  背后,关中一拳打在那根刺入它的那跟青铜刺上,如大锤敲打铁钉,力道十足,青铜刺一下子刺入他的身体二十多公分。

  一瞬间,王显横空挪移,剑如游龙,斜下刺出,还是原先的腋下的伤口,瞬间扩成一道大口子。

  怪物落地,血液止不住的流,

  一双墨蓝色的眼睛突然间发出诡异的光芒,如同两个巨大的漩涡。

  不好!

  王显发现自己换了一个地方,脚下是无尽的水,平静、深不见底,幽深的吓人,四面八方是一片的黑暗,再无它物,然后自己开始下坠,窒息、阴冷、绝望。

  山来!

  水中一座山,万丈高山。

  下一刻,他感觉到了自己在飞,然后后背传来剧烈的疼痛。

  眼前的景象变了。

  那个怪物还站在那里,身上是粘稠的血液,眼睛也在渗血,气喘吁吁。它的气息较之刚开始的时候减弱了大半。

  不远处躺着一个胖子,浑身是血,挣扎着起身。

  “谢谢。”王显深吸了口气。

  刚才,生死时刻,应该是关中替他挡了一下子。

  “该谢的是我。”关中说着话又从背后抽出来一根青铜刺。

  体内元气奔流,王显持剑而上,一剑三丈。

  两个人一前一后夹击怪物,它或许是沉睡的太久了,身体之中的力量在刚才激烈的战斗过程之中消耗了大半,行动没有了刚才的那般迅捷,剑锋刺入了它的腹中,青铜刺插入了它的腰部。

  一声怪叫,

  周身的气息一吸一张。

  王显一步绕道它的身后,然后一掌拍在了那根青铜刺上,山意爆发,青铜刺透体而出。

  它那高壮的身体立时颤抖了起来,关中再次抽出了一跟青铜刺,人跃起,一下子刺入了后胸,王显接着就是一掌,没入了大半。

  咕咚一下子,怪物跪倒在地上,口中在发出一些奇特的声音。

  关中将第四根青铜刺沿着王显在他腋下造成的创口刺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深吸了几口气,倒退了好几部,然后咕咚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才在关键的时刻,他真的替王显挡了一下子,那怪物一掌横扫,他挡下来了大半,身体落在地上,然后弹起来,有落下,又弹起,听上去像个弹力器,但是那是肉体啊,他是会感觉到疼的,就算是他有特殊的卸力方法,就算是他又特殊的能力也受不了那种突然迸发出来,加临在身上的强横力量,而且先前的战斗他也不是毫发无损,这是伤上加伤,他自己估摸着,身体里骨头最起码断掉了十几根。

  就算他一身横练,身体远超常人的强健,这些伤也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还能撑住吗?”王显来到他身旁道。

  “还行,你呢?”

  “没大问题。”短剑归鞘,收入了袖中。

  王显来到了那口硕大的棺材旁。

  每走一步路,身体就会传来一阵疼痛,这一战,他也伤了筋骨。

  铜制的棺椁,里外都雕刻着复杂花纹,好像是某种特殊的符号。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如果它一直是最开始的那种强横状态,死的十有八九会是他们两个人,

  如果关中没有及时赶过来,只有他一个人对敌,死的就是他王显了,

  这个怪物究竟是什么来路,今后这样的怪物还会很多吧?

  棺材的四周立着一些长方形的石块大约一米多宽,两米多长,上面雕刻着一些古画,内容是一些手持武器的战士,在四处征伐,看外貌和刚才的那个怪物差不多,有火焰,有树林,还有,王显的目光落在石板的斜上角,一物盘旋在空中,口吐火焰,那是一条龙!

  “看样子,它们曾经是一个种族!”捂着肚子来到一旁的关中面色凝重道。

  一个就这么难对付了,如果是成千上万,那该怎么办?

  “我希望它们已经灭绝了!”王显道。

  他跳进了坑里,盯着石板上的画面,其上雕刻着的这支部队来到某座城墙的外面,为首的将领手持一杆长枪,枪尖四周有一圈圈的波纹,城墙上站的是比他们小很多的种族,似乎是人类,半空之中有石头、有弓箭、有火焰,战斗打响,它们似乎是攻无不克。

  画面来到了另外一块石头上,一人在半空之中,手中一剑,凌空而来,然后,没了,石板碎掉了,缺失了。

  剑?

  可惜了,在最关键的时刻丢失了!王显叹道。

  忍着身体的痛疼,他在四周转了一圈,然后沿着弯曲的石阶下到了那个大口井的底部,在这里有一汪水,有些阴冷的水,在水边上还有些诡异的墨蓝色的植物,看上去想蘑菇。

  环顾四周,岩壁上还有开凿的痕迹,没有现代化的作业设备,单凭手工作业,他们是硬生生的将这方岩石凿出来这么一个大井,这得多大的毅力啊!

  这是着了魔啊!

  关中也强忍着痛疼来到了井的下面。

  “牧家的供奉?”

  “是。”

  “看上去好年轻啊!”关中感慨道。

  “因缘际会罢了。”

  “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西行,继续修行。”王显道。

  今日这一战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个沉睡了不知道多久的异类,刚刚睡醒,就让他如此的难以应付,如果它是全盛状态呢,如果这样的异类还有很多呢?以前,他尚未接触到这些消息,想来也是因为这些消息被封锁住了,现在,他知道了,亲身经历了。

  敌人是强大的,他现在的修为无法应对的,但是不是不可战胜的,不是那种天与地的,让人绝望的差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