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内息生 养气成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67 2019.03.25 07:03

  但是灵气爆发之后则不同,浓厚的灵气,养气一日可抵过去数月乃至数年之功,大大的加速了修行的速度,变种种不可能为可能,但也不是人人皆可修行,后天入先天,仍旧是一大坎。

  内息生,而后便是温养壮大,

  上一世,他便止步于此。

  修行要讲天赋、机缘,除非少数的惊才绝艳之辈,大部分还需要财富的支撑,他什么都没有,机会也没抓住,也没有绝对的勇猛精进之心,如何前进?

  这一世,一切不同。

  机缘已经有,而且第一步已经抓住。

  种子种下了,需要培养,期待有一日可开花结果,终究成为参天大树。

  修行第二日便有此成就,他内心是很激动的。

  “我正在通往奇迹的路上。”

  接下来就是不断的积累,熟悉内息的运用,

  “我还需要一部修行的法门。”王显心道。

  在未来数年之后,那些人之所以星光灿烂,掌握着强大的力量,出了自身天赋不凡或者本身掌控者强大的财力或势力之外,还因为他们在灵潮爆发之后的数年之内便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这其中有些是他们自己悟出来的,并在修行过程之中不断的积累和完善,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天资纵横,而还有一些人通过某些途径获得了修行了法门,这些修行法的法门是从一些古代的遗迹之中获得,这些都是最为宝贵也最容易让人疯狂的东西。

  有修行法门的知道和单凭自己摸索完全是两码事,最起码根据王显所致,天仙榜前十的最顶尖人物,只有三个人是靠自行的摸索和感悟达到了那种境界,其余的人都有修行法门指导,或主或辅而已。

  自己的摸索是必须,最好有一部,而王显恰恰知道有一部修行的法门,那是一本经文,名为《地藏经》,它最早出现的时间应该是在半年之后,省城的一次拍卖会上,被一个人买走了,到后来,那本经书不知道辗转几手,到了京城之中,京城莫家,以此成名。

  拍卖会,那需要钱才行啊!不过现在就应该早点关注一下,看看这本经书在何处,有没有早一步得到的可能。

  王显在规划这未来的计划,虽然他重来一世,但也不是全知全能,毕竟上一世,他的层次太低,接触的东西便是有限的,所以他仍旧要小心翼翼,毕竟这一次算是逆行而上,重改此生。

  一夜的修行,清晨仍旧是精神饱满。

  半个多小时的跑步,然后上学。

  当他来到教室后发现自己同桌何茂盛的右脸肿了,红紫色的。

  “怎么了,老何?”

  “哎,别提了。”何茂盛摆摆手,那表情,典型的“往事不堪回首”。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晨读,王显读的乃是古文,读古文,品古韵,

  这里面的味道和意境需要慢慢的品,久可养性。

  课间,出来活动,

  王显看到邻班几个高个子同学围着何茂盛,那表情显然不是在讨论学习。

  学校里,不好好学习,怎么就弄这些个破事。他想了想,走了过去。

  “老何,干吗呢?”

  “去去,滚一边去。”一个同学伸手推搡王显。

  被他闪开,一带、一送,啪嗒,平雁落沙滩,直接趴在地上,摔得不轻。

  另一个同学见状握拳上前,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疼,捂着就蹲在那里,剩下那个同学傻眼了,退了两步,转身跑开了。

  “握草,小显子,你居然会功夫?!”何茂盛见状吃惊道。

  “不会,他刚才不小心自己摔倒了。”

  “那他呢?”何茂盛指着那个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同学。

  “他?早晨起来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弄坏了肚子。”王显指着那两个人道。

  “你觉得我会信?”

  “信不信由你,走了。”

  已经有不少同学看向这边了,王显不想在这个时候受到太多的关注,哪怕是在学校里也要尽可能的低调。回到教室,坐下,何茂盛仍然以崇拜和疑惑的眼神望着同桌。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手功夫?”

  “我是真不会,咱们离着那么近,你看到我动手了吗?”王显笑着道。

  “嗯,这个倒是没看到。”何茂盛道,他是真没看到,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王显的动作太快了,而且很隐蔽。

  “他们找你干什么啊?”

  “昨天晚上在路上跟他们当中的一个干了一架。”

  “为什么啊?”

  “骑车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何茂盛道。

  “这么点事啊,小孩过家家吗。”王显摆摆手,觉得好不无聊。

  上午的课,对他来说是乏味和枯燥,甚至有些折磨,数学、物理,果然是至多通一窍。

  晚上放学的时候,在回家的路上,他发现有七八个人挡在路上,围着一个学生一顿胖揍。

  “特么的,你昨天晚上不是很拽吗?”

  “哎,这不是那个黄毛吗?”王显一眼就认出了昨天晚上那个拦着自己的青年。

  地上抱头躺着的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你们搞错了。”

  “屁,打的就是你。”

  “这孩子,有些倒霉啊!”王显没上前,蹬着车子离开了。

  剩下那七八个青年,揍完之后也都散了,那皮青脸肿的同学坐在地上,两眼呆滞,懵逼了。

  “这特么怎么回事啊?!”

  放学就被这帮人堵在这里,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胖揍,关键是特么的他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啊!

  在回家的路上,王显在路上看到了一个人,穿着兜头的外套,形色匆匆,身上被这个大背囊。

  嗯?

  他突然停住了自行车。

  他记起来一件事情,上一世,就在今年的三四月份,西来曾经发生过一次凶杀案,在夜间,地点是在西河边上,死者是一个男子,兜头帽,被利刃刺穿了心脏而死,当时没有查出凶手,但是在半年之后的临市,破获了一个贩卖文物的团伙,审讯的过程之中带出了这个案子,他们本是一伙盗墓贼,中间分赃不均,出了岔子,然后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杀人之后,他们带着古物连夜逃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