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255 2019.05.14 20:42

  “啊?!”

  “怎么,何科长该不会是要反悔吧?”牧乘舟笑着道。

  “当然不会,太好了,谢谢。”何涛急忙道。

  “客气,牧家一向是很配合特事部门的。”牧乘舟笑着道,“相信将来我们也一定会友好相处,互利共荣。”

  “一定,一定。”

  何涛叼着烟,小刘提着一盒新茶从别墅里出来,上了车。

  “这个牧乘舟,是个人物!”何涛道。

  “的确是个人物,那官话说的,真溜。”

  “人家是集团的老总,场面上的人物吗,应该具备的能力,你嫉妒啊!?”

  “嫉妒,我,切,去哪?”

  “朱仙。”

  “啊,上面没让我们去吧?”

  “这附近六个城市的特事队员都去了,我们不去,脸大啊?”

  “得嘞,那就去,一级事态啊,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仙,两山之间,小小的山村,四周,漫山遍野到是持枪境界的武警。

  “卢队,你说他在里面干什么呢?”

  “或许这里是他的家乡,正在里头怀念呢?”

  “家乡?回来把这一个村子里的人都给灭了?”

  “这些怪物的心态呢,不能按照常人思维来推测,你觉得他这是穷凶极恶,在他眼里说不定是帮人超脱。”中年男子点了一根烟。

  “再说了有些人发达了会馈赠社会,回报父老乡亲,因为他有一颗感恩的心,有些人发达了会独自享受,会欺男霸女,会无恶不作,因为他的心里有太多的黑暗,或者是有什么阴影。”

  “嗯,不愧是队长。”

  “少拍马屁,多做事,老李他们准备好了?”

  “好了。”

  “准备进去。”

  “队长,已经去了九个,一个没出来,还进?”

  “不进怎么办,在这里干耗着,说不定他已经离开了,这次我亲自带队进去。”中年男子道。

  对于现在那个怪物是不是还是在村子里这件事情都两说,他也知道,别看这个小小的村子四周是高度的戒备,但是对已经到了那种程度的怪物而言,这种程度的警戒其实几乎就是形同虚设,对方想要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

  “别介,还是我去吧。”

  “你?”

  叮铃铃,嗡,电话响了起来。

  “喂,是我,什么,好。”

  “让老李他们等着,先不进去了。”

  “又不进去了?”

  “等一个人来了我们再进去。”

  “谁啊?”

  “J01。”

  “啊,真请动他了?!”

  “请动了,代价不小。”中年男子有抽出了一根烟点上。

  出了那两个条件,外一个第三个条件,没列出具体内容的条件。一张空头支票,数额随便填,关键还得支付!

  噼里啪啦,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响声。

  “怎么回事?哪里的枪声!”

  一通电话,要求立即确认。

  “队长,不是枪声,是村子里传来的鞭炮声。”

  “鞭炮声,村子里还有活人?”

  “我想,应该没了吧?”

  “那就是那个怪物了,你说这不逢年不过节的,他放鞭炮做什么啊?”

  “这我哪知道啊,高兴,或者是想吸引我们的注意,让我们继续进去送人头?”

  “这个村子有多少人啊?”中年男子叼着烟望着里面道。

  “七十六户,但是大部分青壮年都不再村子里住了,剩下的多是些孤寡老人。没什么反抗能力,那个怪物,真特么的该死!”

  “这个世界上,该死的多了去了,有多少该死的都活动好好的,逍遥自在,少年啊,努力修行吧!”中年男子拍了拍自己身旁的这个年轻人。

  村子里的鞭炮声响了一阵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响起了歌声,一首老歌。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辫子粗又长。

  在回城之前的那个晚上,

  你和我来到小河旁,

  从未流过的泪水,

  随着小河淌。

  “老歌,小芳?”年轻人一愣。

  “行啊,这首老歌还知道。”

  “太经典了。”年轻人道。

  “对了,这个村子里主要姓什么?”

  “谢。”

  “查查,村子里是不是有个名字里带芳字的女子。”

  “啊?”

  “啊什么啊?立即去查啊!”

  “是。”

  没过多久,那个年轻人就回来了,带回来了几张纸。

  “队长,查到了,村子里带芳字的女子一共七位,六十岁以上的三位,都在村子里,二十岁以下的两个,现在都在县城里,一个在上初中,一个在上高中,还有一个二十七岁,在外打工,我们正在联系她,剩下的这个,就叫谢小芳,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

  “对,六年前,上吊自杀。”

  “自杀?原因呢?”

  “呃,不知道。”

  “不知道?你看我干什么,我的脸上写着答案吗,去查啊,查查和她相关的所有人。”中年男子道。

  “是,头。”

  “小芳?”他转头望着村子里,那首经典的老歌还在播放,“该不会是个情种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年轻人又回来了,这次直接带回来一位民警。

  “查到了,队长,具体情况就由这位民警同志做一下说明吧。”

  “你好,麻烦说明一下这个谢小芳的自杀原因,还有她的家庭情况,谢谢。”

  “这个谢小芳应为受不了丈夫的虐待而自杀的,他丈夫叫任豪,算是个倒插门的女婿,不过有赌博酗酒的恶习,谢小芳嫁给他之后,第二年有了一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却在不到一岁多时候就夭折,同年,谢小芳的父亲去世,又过了一年,谢小芳的母亲也去世,她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没多久上吊自杀的。”年轻人。

  “是个可怜人,她孩子和父母的死因呢?”

  “他父母是被他丈夫活活气死的,这个叫任豪的很不是东西,没个正经工作,出了酗酒赌博就是回家要钱打媳妇,啊,他连谢小芳的父母也打,他们孩子夭折的原因是因为伤到了头部,有一个没经过确认的消息,一次任豪酗酒之后回家,打谢小芳,不小心摔了他们的孩子。”

  “畜生不如!”旁边的年轻人听后怒道。

  “后来呢?”

  “后来,任豪就离开了村子,去了外市打工了去过,因为偷窃和伤人做过牢,去年刚刚刑满释放,现在应该还在朱仙市。”这位民警道。

  “马上确认这个任豪的情况。”

  “好。”

  “啊,对了,这个任豪这么人渣,当初谢小芳为什么会嫁给他啊?”

  “他最开始的时候伪装的很好,而且好像是手里有谢小芳的什么把柄。”

  “把柄,谢小芳之前有没有什么恋人啊?”

  “好像是有一个,两个人是同学,关系很好,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莫奈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