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归来第一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七章 惹不起的

归来第一仙 糖醋于 2011 2019.06.21 21:34

  “道理,规矩,那是弱者需要的东西,强者制定它们。”柳千城直言道,这句话很是有些霸道。

  “嗯。”长玄道长听后只是点了点头。

  “这条路不太好走。”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说了一句话。

  柳千城听后一愣,有些不太明白这个老人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位王显施主,你们能够成为朋友最好,如果你不愿意,那就是没有交往的路人,日后见了他主动退让,千万不要在尝试着去报复对方了,那个年轻人,当真是了不起的很呢,他在修行的路上走的很远了,比我还要远。”长玄道。

  柳千城听后眼睛望着长玄,内心很是震惊。

  “怎么可能?真人您修行几十年,他才多大?”

  “怎么不可能啊,这天地变化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修行的早,境界未必就高,有句古话不是说-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吗?而且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这一说的。”长玄道长道。他倒是十分的平静,并没有因为自己数十年修行,修为尚且不如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年轻人这件事情而有任何不悦。

  柳千城听后沉默了,盯着眼前的茶桌。

  “是不是内心不服气啊?”长玄笑着道。

  “是。”

  “你自己也说了,规矩啊,道理啊什么的,是强者说了算,现在的他,你惹不起的。”老道平静道,“其实,就算是天下第一,也不能完全随心所欲的。”

  柳千城在这道观之中喝了三杯茶,和长玄道长谈了一个半小时的话,然后便告辞下山了。

  “哎!”望着这晚辈离开的背影,他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柳家一行几个人走在山路上,柳千城走的很慢,他低头在思考着一些事情,突然间,他停住了脚步,抬头看了看。

  “去那边坐坐。”他指着山中一个凉亭道。

  几个人来到凉亭,柳千城和柳三对坐,其余三个人在凉亭外站着。

  “老三,你说长玄道长刚才和我说的那些个话要想表达的核心意思是什么啊?”柳千城问一旁的柳三。

  “让我们日后不要找王显的麻烦,见着他躲得远远的?”

  “这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个,我觉得他想让我们柳家做事讲道理一些,也就是说,他认为我们和王显的争执一事上,是我们不占理的。”柳千城道。

  “讲道理,不是吧?”柳三听后笑了。

  “你看看,你也认为柳家在长安是不需要讲道理的,对吗?”柳千城反问道。

  “是,也不是!”柳三一愣之后道。

  在他看来,道理这个东西,还不是谁强谁说了算吗?

  “我现在有些明白长玄真人真正想要和我说的是什么了,做事得占理,其实细想想,无论是春成还是老七,在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不占理的,当然,那个王显的反应是太过分了。我们柳家在长安城顺风顺水的太久了,做事的时候难免会霸道了一些。”

  “但这是长安城啊!?”

  “是,这是长安城,可是老三,有些东西,天长日久的,它会渗透到你的骨头里,变成一种内在习惯,在长安霸道,出去之后有可能不经意之间也会如此,在关中我们柳家说话可能没人不听,都要给几分面子,但是这天下不单单只有关中和长安,天下很大啊!在齐州、在京城、在西疆,又有几个人知道我们柳家呢?”

  “我还是觉得拳头即道理。”柳三道。

  “这话是没错,我也认为道理绝大部分是打出来,一小部分是说出来,但是我们现在发现自己的拳头不够硬了,有些人不怕,有些事压不下了,有第一次就难免会有第二次,这是我们不想见到的,也不能让它呈现,最起码在关中不行,再说这天将来极有可能不是现在的这般,我们应该做的是韬光养晦,积蓄力量。”柳千城道。

  “我们现在要试着将拳头收起来,不要老是露在外面。”柳千城说这话做了一个握拳然后收手的动作。

  “收起来?”柳三道。

  “对,细想想,这些年来,我们柳家树敌不少,真正的朋友却不多。”柳千城道。

  “改天,我再去玄都观,好好谢谢长玄真人。”他回头望着悠悠的终南山。

  太白山顶,王显一共呆了两天。

  这座山,并不是一点人烟没有,有寺庙,有道观,有石刻,偶尔能碰到几个来这里旅游的游客。

  好地方,真是好地方!

  这里无疑是修行和避世的绝佳场所,唯一可惜的就是距离西来有些远了。

  王显前前后后在这太白山都留了六天的时间。

  下了太白山,搭上了一辆西行的汽车,继续向西前进。

  公共汽车上的人并不多,空了大白。

  道路很宽广,越是向西,便越发觉得两旁的山野有些苍凉,有些时候行了很久的距离都看不到一栋房子,见不到人烟。

  嘎吱,汽车停住,然后上了一个男子,四十多岁年纪,头发有些乱,胡子拉碴,脸色有些苍白,微微驼背,他上了车之后,就径直来到了汽车的最后一排,选了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蜷缩在那里,似乎生怕别人看到他。

  关上车门,汽车继续前行。

  咳咳咳,坐在后排的男子不停的咳嗽起来,然后从怀里拿出来一个不锈钢酒壶,拧开盖喝了两口,然后拧紧盖子,收到了怀里。

  王显回头看了一眼,透过座椅间的缝隙,隐约能够看到那个男子。

  刚才,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从后面飘来,血腥气。

  咯吱咯吱,有些老旧的汽车在公路上行驶,发出一阵阵有节律的响声。

  王显靠窗看着外面有些苍凉的景色,西北之地大抵是如此的。

  汽车再次停下,上来了的一对夫妇,四十岁年纪,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看上去不大,也就是六七岁的年龄,正在睡觉,他们上车之后也选了靠后的位置坐下来。倒数第二排。

  望着窗外,透过车窗的反射,能够看到那对夫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