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食血者轶闻录5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18 2020.04.16 12:02

  灭人欲为何只灭女人之欲,却对眼前的官员老头无半点作用?

  这些问题太子先前不是没有问过,曾经问过数次,每每都被斥责,威胁要报给陛下。

  好在,太子现在已经不单只读太子方师给的书。

  太子已在那些违禁书籍里找到答案。

  男子强迫女子守节是为了求荣。有烈女的人家,这家人便能借此抬高自己的地位,表示自己也是礼教中人。

  众生平等,男子却用尽各种手段让女子成为矫揉造作之人,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无数女子被圈禁不得接触外界,变得见识短浅后,又说女子不如男。

  所有百姓亦是如此。贵族不让百姓做学问,又倒过来认为平民学问不及官员,所以平民只能向官员俯首。

  及至东宫内侍总领王德福都翻到了答案,太子还在出神想这些,回过神来后,马上照本宣科:“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人为之节。衰麻哭泣,所以节丧纪也。钟鼓干戚,所以和安乐也。昏姻冠垂,所以别男女也。射乡食飨,所以正交接也。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

  太子方师又问了几题,太子作答完毕,太子方师便又开始新一轮的宣讲,“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

  在清凉宽敞的书房里,太子方师那有节奏的诵读声中,和着晴日的凉风,太子成功睡着了。

  窗外,宫里的草木菀然随着和风悠然飘动,这宫中的现世安稳能否飘向宫外呢?

  在同一片晴日下,金山没有那么好的命躲在阴凉地方睡觉。

  她在罗城的东西大街上摆摊卖书。同时,给不识字的人代笔写信,一边写,一边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大街左右,生怕不知何时官老爷们的考核功绩不够,又抓他们这些书贩凑数。

  金山眼睛左顾右盼,一心二用以便有官差来抓捕时,能及时逃跑。

  金山麻利地把信写好,信的内容是一个不识字的妻子,托她写给在外做工的丈夫:希望丈夫能带些钱回来,不要总在外嫖,把一年的辛苦钱都搭进去,否则家里的老人、三个孩子和自己都要饿死了。

  金山把信给了那个妻子,收了她十文钱。那个妻子还嘟嘟囔囔说什么一个肉馅包子也才五文钱,涂些墨水就要十文钱之类的话。金山只能在边上好声好气地赔着笑脸。

  一天天日子这么过,生意也很一般。

  第二日,有三个书生在金山的摊子前挑书,同时小声讨论,为什么宫里每一年都要招几十个内侍,然而一年过去,宫中人口却从不见多,招完后是几人,一年后人数还少了不少。

  而且,招内侍的条件很古怪,不要有父和兄弟的,优先专挑无依无靠的,且给的卖身银子特别多。

  书生们议论完,各自挑了几本春画图册。

  金山收拾了钱,还没抬头,就看见自己支起的小摊前出现两道特别巨大的阴影,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慌忙抬头,是俩个彪形大汉!

  一瞅还挺眼熟,是上个月借给金山钱的“坐地抽”的手下。

  “坐地抽”叫钱珍,是一个专门放贷的财主,手下养有一批专门给他收贷的人。

  今天来的俩人一个叫张青甲,一个叫武四儿,都是出了名的跋扈。

  两个人山似得往金山的摊位上一杵,周围人都吓跑了。

  金山悔得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她经前天那么一闹,又是被人掐又是掉坑里,居然忘记一个月前借了贷,而昨天是还钱的最后一天。

  一个月前的二十日,家里揭不开锅,妹妹又犯了痨病,金山只能铤而走险问钱珍借了十两银子,说好了这个月还十二两,日子一到催债的就上她摊子讨债来了。

  金山立即讨饶:“两位大爷,宽限我一日,容我明天还给你们十二两银子。”

  “十二两?二十两了小子!”说话的是张青甲,他满脸横肉一副恶人相。

  “什么!不是纹银十两借一个月还十二两吗?”金山错愕地说。

  “昨儿个十九,是一个月期限最后一天。”脸上有一个青印的武四儿道。青印是朝廷给曾经判流放的囚犯刻下的标记。

  “容我......”不等金山话说完,张青甲就掀翻了金山的摊子,龇着牙道:“小子!我们打听过了,知道你没钱,还有一个有病的妹妹,我们给你指条明路,现在宫里缺内侍,一人给......”

  金山一听,摊子也顾不上拔腿就跑,往茶馆方向窜。她想问茶馆的说书老头借八两银子,她前几天已经凑足了十二两,被涨了利息以后现在还差八两。

  两个追债的朝她奔跑而来的速度比金山想象得要快,他们跑得变成一团模糊的影子,朝金山飞快靠近。

  金山也在尽力跑,她转弯绕过街边的石墙,沿着另一个方向狂奔起来。讨债的男人们现在已经分开包抄她。

  金山慌了神,一个不小心踢到地上的突起,摔了一个嘴啃泥。她来不及看绊倒自己的是什么,后面的武四儿已经摸到她的脚踝。

  她马上爬起来,翻身闪过武四儿的手,他的手抓了一个空。

  另一边的围墙后面又闪出张青甲来,他双臂张开想要合围。金山从他张开的腋下钻过去,推了一把张青甲,那人一下撞到身后墙壁上。

  另外一个也上来了,金山狠狠击向武四儿。武四儿左胸口吃了金山一拳,根本无所谓。金山打不动山一般的恶霸。

  金山拐出小巷子,沿着大道一路狂奔,没有分神扭头看后面追着的人。

  她不敢回头,金山能分外清楚地听见,男人们的叫骂和呼喊,似乎就在她的后脑勺。

举报

作者感言

溪月Luna

溪月Luna

(解释:昏姻现代叫婚姻,此处并非错别字,本来就是发昏的昏字。)

2020-04-16 12: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