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黑巷2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16 2020.06.03 12:03

  一股不属于气温的寒冷从三人的脊梁上窜上来,进入四肢百骸,恐惧像尖锥一样刺在他们心上。

  周围都是街坊们的泼水声,孩子受惊的哭闹声,人群的喧嚣声,烈火爆燃的噼啪声。

  但玄羲的感官好像停顿了,死人复活意味着什么?

  玄羲也注意到了,虽然早就着火,可里面的人并没有出来,里面那个怪叫的男人是听到外面人群喧闹声才要冲出来。

  着火了不跑出来,但听到人群却想要出来。又意味这什么?

  那个被烧着的男人被烧了多久,为什么还能挣扎?他不应该早就被烟火熏晕过去了?

  玄羲不由自主想要靠近那燃烧的房子。一靠近着火的房子,热气便熏得人睁不开眼睛,靠近泼水救火百姓头发都烧得直往下掉。

  烧得有一会了,那个男人还在吼叫,就像是野兽一样。

  救火的人们也愣住了,停下了手里泼水的动作。火焰烧的房子到处都是窟窿,已经烧严重变形,整个变成了黑色,浓烟滚滚升上天空。

  但那个男人还在嘶吼,似乎比房子还要耐烧。

  所有人都震惊,那人已经烧得快到骨架怎么还在大喊大叫?

  大家都停下手,看着恐怖的不可思议的一幕,银扇用手抓着自己的喉咙,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金山和太子也是惊得合不拢嘴。

  只见那个男人浑身颤抖着,摇摇晃晃地踏出门。伴随着高亢的、凄厉的野兽喊叫中。他浑身冒着火,沉甸甸地跌出门,却还在伸手想要抓住外面的人。

  在他惨烈的、最后的挣扎中,他死死地保持着一个姿势,那就是想要抓住外面人的动作。随后,便凝固成一个永恒的姿势,他躺在地上,终于一动不动了。

  “轰隆”一声巨响,所有人都抬起头来,在他的尸体后面,房子已经烧成一堆黑色的废墟,整个坍塌下去。火焰渐渐变小,因为再没有什么可以烧。

  幸亏前一日的夜里下过雨,周围的青砖瓦房都是潮湿的,骤然火起如此猛烈,周围的房子到没有被引燃。没有牵连一条街,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金山大惊失色,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她读的奇闻异事算是多了,却从来没有见过人能烧上这么久,烧到缩了筋骨才不动。

  她和太子两两相对,都知道自己的神情应该和对方差不多,满脸写着诧异、震惊、不可思议。

  太子稍微思索,道:“我去寻京都兆尹,让他立即着手彻查此事。你先回宫。”

  算算关宫门的时辰,亥时快到了,再晚金山就回不去了。太子是太子,她是她,他们身份差这么多,要守的都不是一个规矩。

  金山和太子立即分道扬镳。

  太子马上找兆尹敦促他立即办理此案。

  这个火烧得蹊跷的很,被烧的人也着实蹊跷,太子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也许以后经常会看到这般景象。

  金山送妹妹回家,叮嘱她不要告诉娘,以免娘担心,姐妹二人心有灵犀。目送妹妹进了院子,金山急匆匆往宫里跑,总算在关宫门的前一刻赶到。

  金山回到椒兰殿,觉得时间真的太漫长了,好像她和太子在河边放河灯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偷偷溜去东宫看,发觉太子还没有回来。金山心中忧思,觉得事有异常,必有妖孽。

  被人咬死了,又被吸了血,然后着火的时候又活了,还想要出来扑人。

  金山又摸回到椒兰殿,反复苦思冥想,以前读过的书里有没有这种事情发生。

  咬人的人是谁呢?食血者吗?

  那被咬死的人又是怎么回的房子里?

  又是谁放的火?

  总之,一头雾水。

  金山左思右想,担心太子去查案,兆尹会不会为难他,他会不会遇到危险。居然最后一夜未眠。

  丑时三刻,金山急忙忙的跑去东宫,去看看太子回来没有。没想到在东宫的宫墙下,遇到了要来找自己的太子。

  四周一片昏暗,金山摸着宫墙,而她不知道在另一边的宫墙,太子也在朝她摸来。两个人在下一处的拐角与其说是遇见,倒不如说是撞上。

  “殿下?”金山愕然道。

  “嘘。”玄羲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一起走到侍卫巡逻不到的角落。

  “殿下,你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一走到安全的角落,金山就迫不及待地询问太子。

  太子没有和金山寒暄,直接进入全部过程,“我一脚踢开大门,把兆尹从被窝里拖出来,敦促他办案。不过......”

  然而,事实却没有太子语气中那般的神勇,甚至还很狼狈。

  玄羲进入兆尹的府邸中,那王兆尹大人正温香软玉抱满怀。玄羲哪里见过此等场面,满眼都是不穿衣服的女子身体。他居然不由自主叫一声,脸红着退了出去。

  没想到,王大人着实不知廉耻,居然带头嘲笑他,他的一群姬妾也跟在后面笑。

  在门外的玄羲越想越气,又羞又怒,朝廷命官都这样寡廉鲜耻!聚众秽乱。

  玄羲一脚踹开门,闭着眼睛从女人堆里拽出王兆尹,命其即可审案。但王兆尹也不含糊,直接告诉太子,他办不了,若要他开堂问案,须得参军上报给少尹,再由少尹上报给兆尹,层层上报不得越级。

  太子便又去找了参军和少尹。随后,带着仵作去失火的地方验尸。

  哪里知道失火的房屋内并不是他们先前看到的一人,而是二男一女。

  他们看见的,跑出来的男子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如同一块焦炭,像一段烧焦的木头,根本辨别不出是何人。而屋内还有两具尸首,一男一女,屋内反而过火的范围小,两局尸体尤其是女尸被焚烧的面积很少。

  男尸虽然被火烤的黝黑,但是仵作验出,他致死原因是脖子被大力折断,而保存较好的女尸却是上吊溢亡。

  这真是始料未及,似乎和之前银扇见过的一个男人被吸血而死,毫无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