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病愈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51 2020.05.26 12:01

  翌日鸡鸣前,金山挣扎着想要起床,恍恍惚惚间想起太子给她三日的假期,似乎昨晚还梦到了太子。金山还对太子殿下说,自己梦到了娘。

  梦里,依稀记得有太子还有娘,可以说非常幸福。

  为何醒来会有锥心之痛?

  金山以为昨晚做了一个梦中梦,先是梦见追赶过世的娘,随后又梦见太子温柔、悲切地坐在自己的床边,哄自己睡觉。

  她的烧还没有退,金山不安地翻了一个身,又睡着了。

  这一觉到巳时方醒转。金山心里盘算,是不是应当使些银子,问御厨房讨几个菜。

  宫女、内侍吃的食物,除了逢年过节王上会赏赐,向来都是没油没盐没肉。

  要有荤腥,也不是不可以,得有些手段。

  有些女官、内侍官手里有小权力,管着采买、值夜等等,司膳司的人得求着的办事,自然会巴结着送一些肉食。

  还有是使银子去买,不过一盘菜可不必外面,要比大酒楼的菜还贵上几倍。

  金山与司膳司素来无瓜葛,更谈不上有交情,她虽是东宫人眼里太子身边的红人,但她手中没有丝毫的权力,司膳司的人也不会来巴结她。她可以使银子买些菜回来吃,可金山万万舍不得花银子,她在宫里当值快两个月,一分钱都舍不得用,打算所有银子原封不动带回家。

  正在金山发愁若是不补充营养这以后可怎么撑,椒兰殿外面来了动静,太医院的人居然来看她。

  太医院的御医来给金山诊脉,金山吓得不轻,几乎吓得连病都好了,困倦也醒了。

  这怎么可以!

  太医若是给她诊脉,不就知道自己是一个女人?若是知道了,她还怎么留在太子的身边。

  金山坚决不让御医给自己诊断,只道是一个下人,经不起如此福气,突然有这样的福气怕会折损阳寿。

  若不是太子的命令,一个御医会稀罕给一个内侍诊病?

  御医见金山坚持,只看了看舌苔和脸色,又观金山很年轻,也没什么大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开了一副养身的方子,配了药,让照着方子吃几剂散散寒,抒发抒发疲劳,病自然就会好。

  太医前脚刚走,后脚又来了一个宫女提着食盒,说是赏的吃食。

  金山打开盒子一看,是特意打发御膳房专门给金山做的,一些干果、肉脯、点心,可以存放吃上几天。

  不用说,金山也知道是御医和食物都是太子给的。但金山不大领情,谁叫是太子让她一人做三班活计,直接把她给累病了。

  刚才御医的话,金山料定自己是没多大的病,所以也懒得起锅煎药。

  她认识太医开得药是扶正祛风的方子,里面有两味药:百部和五味子,得肺痨的妹妹银扇药里也有这两味。两味药都是风干的,能存放很久,绝对可以熬到太子准许金山出宫的那日。金山打算带回去给妹妹银扇。

  干果太干,拉得她嗓子痒,金山吃了一口放一边,打算等自个嗓子没那么疼的时候再吃。

  金山已是许久未见荤腥,那肉脯是瘦肉切成薄片,加料酒、酱料、砂糖等佐料制成,金山三口两口就吃下大半。

  至于点心是饆饠,一种梭型馅饼,上面有厚厚一层醴酪。

  金山尝了一口觉得胃口大开,饆饠实在香酥可口,酪味醇厚。金山吮着表面的醴酪,心中只觉得可惜,可惜食物不能带回去给娘和妹妹尝尝。

  醴酪上缀着一颗樱桃真好看,现在正是吃樱桃的时候,太子命御厨房做樱桃饆饠给金山。

  吃饱了好吃的金山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她心满意足地摸摸自己的肚子,躺下盖好被子继续补觉。

  两日后,金山觉得身体已经大好,没有什么异样,赶紧去谢谢太子。

  急急走到东宫门口,她又踯躅,谢别人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金山自小在外面闯,除了妹妹几无朋友。若是自己进去,边上有旁人,就要向太子谢恩。若是边上无人,向太子先前说的那样,以朋友论交,似乎更加尴尬了。

  总之,横竖金山都不好意思。

  金山在东宫外磨磨唧唧,到天将黑未黑了才进去。

  她直奔藏书阁,通常这时,太子都会带着自己,仅仅两个人在书架林立的藏书阁内。

  绕过数个书架,金山终于看见伫立在书架前的太子。

  他还像以前一样穿着便装,金山走上前,觉得他好高,背影如玉树一般挺拔,不由得更加紧张。

  一开口,金山觉得自己嗓子都细了,“殿下,小的回来了。”

  玄羲背对着门,一听金山的声音,心中暗暗窃喜,一双黑琉璃一般的眼睛亮晶晶,目光中包含喜悦之情。他笑意明显,却没有转过身,而是佯装对面前的书册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低着头故意严肃地说:“给你三天假,为什么提前回来?”

  “殿下,小的已经康复了。”

  “啪。”太子把手中的书册合上,“已经康复?为什么嗓子听上去有些不同?”

  金山在后面惊得长大嘴巴,她光顾着望见太子背影紧张,忘记伪装嗓音,方才她说话细腻软糯,就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金山乘着太子转头之前,调整自己惊慌的神色,道:“许是殿下几日不曾听到小的的声音,忘记小的原来说话的声音。”

  太子低头,有些恼怒地转过身,大声道:“我看是你忘记了,只有我们在的时候,要和以前不知道我是太子时一样,不用殿下、小的这样称呼。”

  随后,太子又道:“你给我把嘴张开!”

  金山心里打鼓,莫不是自己称呼错了要受什么惩罚,她听着这话不由得一愣,不禁抬起头看着太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张开了嘴。

  在金山张开嘴的瞬间,太子摸出早就准备好的一颗糖,剥了纸壳是一枚红橙橙的糖果,塞进金山口中。

  眼见金山要张口,生怕糖果落地,太子用食指摁住金山的嘴巴。

  玄羲的手指触到金山红馥馥的小嘴,触感十分柔软,不由得不愿意把手放下,就这么一直点在金山的嘴唇上。

举报

作者感言

溪月Luna

溪月Luna

早点病愈。

2020-05-26 12: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