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入东宫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08 2020.05.15 12:21

  “殿下为什么不直接求问陛下?宫里发生这种事情,陛下毫无反应?”金山问。

  问父王吗?太子迟疑,五岁以后再也没能从王那里讨到答案。

  上回造纸坊的案情,父王隐约有所察觉,叫他不要干预。

  他问了,父亲就会给答案吗?

  太子摇摇头,“如果能问到答案,我又何必大费周章去求证。”

  然而,金山已经想到更深的一层。

  宫里人一直死,但是宫里还是风平浪静,如果不是今天太子吐口,自己这样的升斗小民根本不会知道。宫里肯定有比太子还高位置的人在压消息。

  一个国家比太子位子还高就只有王和王后。

  宫里莫名死人,非但不彻查,反而只是不断的招人进来。宫里一直高价录用新人,王不知道吗?

  国家的最高权力,王知道并且他对于宫中死人也毫无办法,只能补充人手。

  如果太子的推断都正确,真的是食血者在吸食宫里人的血液,毫无疑问,是王在纵容恶行。

  金山心中如遭雷击,五味陈杂,王宫里实在太危险了!不知道死人的周期是多少,她一定要赶在下一个周期前尽快离开这里。

  身处的地位不同,想法也会不一样。

  太子玄羲身居高位,自然没有当内侍的金山那种强烈的危机感。他是不会被牺牲掉的,太子第一反应不会是规避风险,而是找到真相。

  金山不一样,她分析利害,拔开太子身在其中看不清的迷雾,发现只要稍微不小心,自己就会被轻易牺牲掉。她不关心真相,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活着。

  “今天的话你不要告诉旁人,一切只是我的猜测。”末了,太子又说。

  金山已经打定主意缄口不提。骇人听闻的秘密也好,耸人听闻的故事也罢,太子说的一切不论真假,都千万别和自己扯上关系。

  金山想了想,道:“殿下,小的的小说是根据儿时母亲的故事所虚构的,至于小的的母亲是从何得知的,依小的所想大约也是流于市井的传说。”金山抬眼见太子神色失望,又说:“不过小的在入宫前是一名书贩,一定会用自己的所长帮助殿下收集有关的传说、故事、文集。”

  “我调你入东宫,方便你向我报告寻找到的线索。”太子哪里会想到金山的打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如同揣了一只小兔子。

  他赶紧低下头,假装在研究桌案上金山写的食血者的故事。

  玄羲甚至还在心里说服自己,金山已经知道了有关宫里食血者的秘密,自然是放在自己跟前,天天见面好办。

  金山心道,不好了,进了东宫殿想要出逃岂不是会更加难办?

  她瞪着眼睛,几乎鼻尖冒汗,诚惶诚恐地说:“小的入宫才刚满一个月,宫里的规矩都还没有学全,只会做一些粗浅的活儿......”

  未等她说完,玄羲紧紧张张地声音就在她低着的头上方炸响,“你看,我像是在意那些规矩的人吗?”

  玄羲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把金山带在身边,金山还要拒绝他。

  言毕,玄羲心虚的看着金山低着的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叫你来,你便来。”说完这句话,他飞快的转身跑出椒兰殿。全然忘了,自己是何等垂头丧气地走入椒兰殿的。

  翌日寅正时分,太子宣内侍总管张督领事调佘金山入东宫。

  国事上太子插不上手,这种小事还是不在话下。

  张督领事领了旨,站在东宫外啧嘴。

  他心道,怎么太子突然要照顾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内侍,该怎么给他安排差事,安排什么位子?

  他有些不好说,太子已经年逾二旬,却没有丝毫要大婚的意思,也不见对哪位名媛淑女动过心思,成日和东宫柳领率在一块厮混。

  宫中对太子和柳牧景的关系早就有些风言风语,只是还没有传到上面人的耳朵里。

  内侍大总管张公公思来想去,既然太子喜欢,那就天天安排在太子跟前,做个伺候太子起居的贴身内侍官。他亲自去椒兰殿接人,把佘金山带着进东宫。

  金山以为起码要过个几天,和她要腰牌出宫的情况一致,没想到自己方才起来打扫院落。张督领事就来接人。

  昨晚,金山许久没有睡着,净想着怎么逃出去。

  一大早这么多人来椒兰殿,金山还以为是自己看离了眼,一揉眼睛,张督领事已经跑到自己跟前。

  金山便这样糊里糊涂地被安排进了太子东宫,见过东宫内侍总领王德福以后,做了太子的贴身内侍。

  东宫本就有贴身的内侍,他对于金山这样突然鸡犬升天的人很不满意。

  要说东宫另外一个太子贴身内侍,也是一个和金山差不多的苦命人,命不苦的有谁是自愿来当太监的。

  原本的贴身内侍官,叫陈大满,八岁的时候因为亲爹好赌,他娘阻拦他爹去赌博,被他爹打伤,最后无钱医治而亡故。

  指着压榨妻子过活的亲爹什么都不会干,便将他卖给了拐子换钱。

  娘死了,爹不会干活,这种事情倒是不少。

  不少男人根本不会干活,家里的活儿,地里的活儿全靠女人做。老娘老了,又有新娘接手,所以新婚的妻子叫做新娘就是这个道理。

  女人通常都很勤劳,自己能干活绝不会和男人一样压榨别人,本不用这样活得苦,可她们若是没有男人管着,周遭的人就不承认她是一个人。她们变得人人可欺,只能给自己找一个主。

  八岁的男孩已经记事,懂事的小孩儿买家怕买回去养不熟。若是买一个男孩回去传宗接代,最好两岁以下不记事,以后也不会想找亲生爹娘。

  陈大满无人问津卖不出去,只得跟着拐子颠沛流离,又因为长得丑,连秦楼楚馆里的小厮都做不成,拐子养着他越来越觉得亏,急着出手。所以陈大满不上九岁就被买进宫里,如今已是二十年的光景过去,才混到现在这个位置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