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黑巷1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35 2020.06.02 12:49

  人不是生而知之的,是学而知之的。

  礼教、规矩在拥有赤子之心的人心中是不存在的,直到有人告诉她们,规训她们,歧视她们,她们觉得被排斥在众人的规矩外,最后也不得不接受和别人一样的规矩。

  一个男子背着一个女子走街串巷,穿行在人流拥挤的大街上,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他们身上,并且指指点点。让跟在后面扶着妹妹的金山都有些羞赧。但太子一心想着黑巷子里的东西,想要亲眼一见,而银扇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来时,银扇摸索着找来,去时,有了经验。三个人逐渐远离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快连烟火气和人气都甩在身后,不大一会,就到了黑巷子的入口。

  华羲把银扇小心地放下,目光在四周看了一圈。银扇把手里的棍子递给华羲,“给你。”

  华羲轻声道谢,接过了棍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身走进了黑暗里。

  此处虽然也是热闹繁华的京都,但是有一种阴煞煞的感觉,好像和方才与金山放河灯的地方,吆喝做生意的街边,是两般天地。

  金山急忙跟上,走之前还不忘叮嘱妹妹在外面等着。

  谁知,两人在小巷子里转了一圈,周围都是民房的砖墙和围院,里面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四周一片漆黑,寂静又死气沉沉。今日无星无月,地上的可见虽然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但也看不到太远。

  小巷中空荡却逼仄,周围宅子的高墙就像一个“囚”字,人走在“口”里,举目都是黑压压的墙壁。

  耳朵之中皆是静寂,未听见一声异常。

  两个人重点看了地上,没有怪物,也没有尸体。就是一个空荡荡的黝黑巷子。金山和太子退了出来。

  “里面什么也没有啊。”金山道。她说此言并没有责备的意思,但妹妹金山却惊跳起,她怕姐姐不相信自己,不由得嚷着:“不可能的,我明明看见的。”

  华羲也在金山身后钻出来,微微凝眉,语气严肃,说:“确实什么都没有。”

  银扇狠了狠心,说:“我自己进去。”说着,便又进入黑巷子。

  银扇往前走了几步,那种可怕的压迫感又来,她实在忘不掉那双赤色的瞳孔,妖异的银发,那人汩汩的鲜血。她走了两步又觉得窒息,不由得慢了下来。

  这时,金山和华羲跟了上来。他们怎么会让银扇一个人孤身进去。

  银扇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鼓起勇气,一口气跑到事发地。

  里面确实如姐姐的华羲所言,什么都没有。银扇蹲下细细寻找,终于在地上发现了蜘丝马迹。

  银扇手指尖尖,指着地上,沉着嗓子说:“看,血迹。”华羲听闻,立即从后面快跑几步,扑上去看。

  血液被吸收进土了,地上只留下一点点的暗红色。他和金山并不知道事发具体在位置在哪里,而且天那么黑去找,肯定有所疏漏。

  金山也围上来,三个人围在几点血迹前,仔细端详了半天。

  忽然,闻到有一阵严重的烧焦的味道,三人连忙抬起头。

  一股股黑烟伴着火光升腾上半空,隔着老远就熏得呛人。金山、银扇、华羲不约而同站起来,去看哪里着火。

  三人绕过一排排砖房,往失火地地方走去。快走出去的时候,原本寂静的巷子热闹起来。周围都敲锣打鼓,喧嚣成一片,人们都跑出来奔走相告,“走水了!快去救啊!”

  京都的房屋比较密集,一片连着一片,若是一家救不下来,风助火势,越烧越旺,最后接二连三,牵五挂六能烧毁一大片的房屋。

  人们对于走水,临户的人家总能互相帮助,扑灭火势,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周围的百姓都举着水桶、水壶往失火的那家人家浇水灭火。

  三人的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可能有人放火。

  春夏之交空气湿润,并且凌盛王朝为了防止京城里走水,不允许百姓在人口稠密的京都城内盖隼木结构的房子,一律盖着砖瓦房。况且,昨天还下一场大雨,地面泥土都是潮湿的。三人入巷的时候还是死气沉沉的,怎么说走水就走水了?

  华羲、金山和银扇跟着众人走到了着火的房子前,火势越来越大,一个小院子里几间房子冒出滚滚浓烟,热浪冲天,外面的人压根靠不近房子。

  在火焰燃烧的“噼噼啪啪”声中,这点救火的水无疑是杯水车薪。

  什么叫杯水车薪,就是现在这样。一桶一桶的水,一盆一盆的水泼上去,一点作用都没有。水一上去就会蒸发一般,刚挨着着火的屋子,就化作水蒸汽不见了。

  三人齐刷刷看着冒着滚滚浓烟,熊熊燃烧的几间房舍,火光在他们的眼里燃烧、跳跃。

  华羲凝视着灼烧地一切,道:“有人故意纵火,此事绝非意外。”

  “没错,我也这么想。”金山问。

  “那些着火的地点都在窗口、门口附近,明显有人不想让屋里人出来,故意这么做。”华羲道。

  像是要回应他的话一样,突然在已经烧垮掉大门里有个人影想要出来,看样子是个男人,他高声嚎叫。

  突然一阵如此凄厉的尖叫声传来,没有哪个人的声音能叫得这般疯狂。是从那个想要从火里冲出来的男人嘴里发出的。

  银扇像是突然被火焰燎了一样,焦灼地说:“是那个死人!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吗?”银扇说话语无伦次,好像比见到金山之前还要慌,“那个人,那个样子,就是之前在巷子里被银发男子咬死的人。我看着他瞪着眼睛,死不瞑目地倒地。怎么会在这里出来,还能跑动,还能叫。”

  金山看着太子瞪着眼睛望着银扇,以为太子没有听懂银扇的话语,又解释一遍。她们姐妹连心,一直都很有默契,就算是银扇说出再匪夷所思地话,金山也会照单全收。

  “你的意思是,之前在黑巷子里被银发妖怪杀死的男人,现在出现在火场中,想要跑出来。”金山解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