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食血?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77 2020.05.07 12:26

  玄羲不敢再去找集市找人,也不敢派人去寻访造纸坊。

  他从出生的不知道第多少次,感觉到自己这个太子当的窝囊。

  玄羲一直信奉君子不党,但是这世上多的是非君子,他们蝇营狗苟总聚在一起。不党的结果只能是孤立无援。

  为此,他只好找自己能调动的人,东宫禁卫。

  东宫禁卫虽是太子麾下,但每次调动动静都太大。他只能找柳牧景,柳牧景却不是很热心帮他。

  柳兄担心他太子位不保,对他从来抱着不做不错的态度。只要少动作,就不会被抓住把柄,硬撑到来日登上大宝。

  玄羲有时候会怀疑柳牧景是不是乌龟,总是叫他:

  “不要动。”

  “听王上。”

  “忍着吧。”

  但是,柳牧景却从来言行不一,他动起来像一只豹子般矫健。

  不让动就不动吧。

  就算找出了这个人跟着他,还会有下一个人跟踪他。

  太子玄羲和那些王公贵胄最大的不同,他把每一个人都当人来看待。这也是为什么他总是毫无威望。

  若是一直被人跟着,可怎么找有关食血者的记录?玄羲并不知道食血者到底是什么,在他看来民间传说要比讳莫如深的宫闱更加接近真相。

  他曾经找过宫里的内侍和宫女询问过,但是他们都是一问三不知。

  “你在想什么那么入神?”金山把一盘山药枣泥糕都下肚,华羲依旧若有所思。及至金山伸手在他眼前挥舞,华羲才回过神来。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场景?”华羲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金山虽然不明白华羲为什么会问,但她是一对朋友一向有问必答,“在茶馆里,我替人送信,那天的太阳很大,我背着书袋奔跑着给你送信。我还......”

  “你为什么背书袋,你又不是书生。”

  “不是书生就不能背书袋?我入宫前可是卖书的。”

  “你卖书,那你就是书贩。你可认识其他书贩?”

  金山一双疑惑小鹿似得眼睛眨了眨,心想,莫不是调查到我以前卖违禁书,要找我麻烦?但是,我入宫前都不曾问过我。

  凌盛国市面上流通的违禁书籍多过正规书籍,当世之人写的书太难通过严厉的审核,有些书的内容是能过审,但是付不起过审银两。

  对于数目庞大的违禁书,各方通常在没检查的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金山不想和他扯下去,直言道;“要找我买书的尽管开口,保管比其他人出售便宜些。”金山一开始卖书时是做一个散商,后来慢慢有了经验和资本,也会把书倒卖给除了个人以外的其他书商。

  “好极了!你帮我找些书吧。”华羲一扫之前的没精打采,脸庞仿佛刺破云翳的初升之日,透着说不清的漂亮。“你帮我找几本有关食血者的书籍。”

  太子玄羲先前多方寻找《食血者轶闻录》作者都以失败告终,近几个月,作者玉书君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再无半点消息。

  为找玉书君,太子找到了给玉书君供纸的纸坊,但是纸坊一夜之间人去楼空。后来才知晓竟涉及谋逆,玉书君的线索只能断了。

  玄羲先前只想找到玉书君,然而一个不入流的手写作者实在不好找。

  反观之,一个不知名的作者都能把食血者的故事写的绘声绘色,也许,食血者的事迹在宫外不会像在宫内这般讳莫如深。可以找找其他食血者的相关书籍。

  “好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可是无所不能的金山。”金山拍了拍自己的平胸,又心虚的怕华羲看出端倪来,把身子矮了下去。

  华羲没想到金山一口答应,还答应的这样爽快。看起来,食血者在民间算不得什么秘密。他睫毛扇动,略带吃惊地问:“怎么?食血者的故事民间有很多吗?”

  “那还用说,他的传说就像狐狸精那样多。狐狸精与书生,食血者和人族女子。人们不就爱读这些,神仙志怪小说书。”

  违禁小说是需要渠道知道的,没有门路再浩瀚的书籍之海也不会在太子面前展开。

  “食血者和人族女子?”华羲凑近金山。

  金山看着唇红齿白的少年郎靠近自己,突然心跳加速,随手一挥,想要拉开自己和华羲的距离。谁想到华羲握住了她的腕子。

  华羲捉住了金山挥动的手腕,发觉金山的手腕太过纤细,想来是从小吃不饱才会身体如此瘦弱,又想到金山方才说的,自己还嘲讽其饿肚子,不由得愧疚撒手。

  并不是人人都如他一般从小锦衣玉食,身为太子的他居然忘记这个国度有人会挨饿,实在不应该。

  金山连忙把手抽回来,缩进自己的袖子里,然后迅速转过身去。

  她嘴上还不忘答话;“就是,就是有一个传说嘛。食血者和人族女子生的后代拥有杀死食血者的力量。哎呀,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不就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家长常对小孩说的故事。”金山说的急切,连伪装男人的嗓子都忘了。

  不打紧,毕竟她此刻的身份是一个内侍。金山亲见一些内侍说话声音会突然拔高尖细。有个老内侍说过,去势的头三个月声音时常会突然变化,等到三个月后声音就会永远尖细再不与男人一致。

  “后代拥有杀死食血者的能力?”华羲喃喃自语。

  “嗯。没错,其实每朝每代都有类似的传说,只不过先前的朝代都不叫食血者。”金山说。

  华羲问:“那叫什么?为什么会有改变?”

  “为什么会有改变?你一个宫里的人会不知道?”金山的语气一副滑天下之大稽,“还不是因为王命。食血者在前朝一直叫食血鬼,只不过本朝禁说鬼这个字。认为怪力乱神之说,会毒害饱读圣贤之书的读书人的心灵,所以书籍之中一律不允许有鬼。食血鬼就变成食血者。”

  “荒唐,竟有此事。不许有鬼?简直岂有此理。”华羲瞪着眼睛。他一个太子居然不知道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有鬼没有鬼还受王命控制?

  他当下搜肠刮肚的想,自己的父王什么时候下过这种书中不许有鬼的荒诞无比的命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