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进展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52 2020.06.04 12:22

  太子也无头绪,责问兆尹应当如何判定?

  “王兆尹竟说,二男一女必有奸情,一定是女子勾引奸夫,被丈夫发现。丈夫与奸夫殴打在一处,奸夫失手打断丈夫脖子。女子见丈夫被杀,自知其罪难逃便自缢。奸夫见女子身亡,也放火自焚。”太子愤然道。

  王兆尹还说,古来女子皆祸患,二男一女必有奸。他发表的长篇大论,太子没有转述,光听了就要气死。

  “这就是结论?”在黝黑的深宫,金山觉得这世上怎么这样暗无天日。

  太子跟在后面盯着案情,官吏还能这样糊弄,这是在京都,王上的脚下,若是在山高水远的地方岂不是要无法无天了。

  哀民生之多艰。

  “不。”太子离得金山很近,就算天色黑也看到金山脸上失望神情。他安慰金山,此事还没有完:“三人命案是刑狱重案,兆尹断然没有权力结案,一切只是他的胡乱推测。审理各地刑狱重案有大理寺,大理寺须报刑部审批。像这样三人成众的大命案,得由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同御史台中丞,进行三司使会审。”

  太子和金山说完了话,算算时辰父王也应当起身了,他打算面见父王说一说这个案子。

  玄羲还有一层没有说,怕说出来让金山担忧,他得去请罪,请求父王宽恕自己夜不归宫,擅自插手刑案的过错。

  但玄羲觉得自己没有错,人命大案,难道要他不管不顾?

  而且,这甚至可能是揭开食血者面目的突破口,虽然现在疑点重重,但他相信金山的妹妹是一个诚实的人,没必要撒谎,就算是谎言,也太巧合,也太蹊跷了。

  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如果能弄清这二男一女的关系就好了。

  太子告别金山去找父王,他希望这一次的惩罚,千万别又是禁足,他宁愿罚俸。不料等到太子去报,王上今日的头风病又发作。他只吩咐太子少过问,一切交由三司使负责。

  今日王上没有给太子惩罚,大抵是左相不在朝,没人在边上煽风点火。

  左相下青州赈灾还没有回返。

  一个民间的命案,初看并未和权贵有关联。

  王朝的有些秘密就算是三司使也不知道。

  太子没有明着督办,只能暗地里打听。

  几日里,大理寺调了周围的街坊邻里一个个接受问讯,终于确定三个人的身份,断颈而死的男子和自缢的女子是夫妻,而在众人眼中久烧不死的是男子的弟弟,时常接济好赌的哥哥,给夫妻二人送一些粮食。事发那天,他也刚好去送粮食。

  银扇看见的被掐断脖子的男人与在火场中跑动的人,可能不是同一个人,而是兄弟。银扇不认识他们,兄弟之间身形总有些相似。那日男人被烈焰灼烧,看不清全貌,银扇也仅凭身形判定,总有错误。

  再往下查,又是好几日,然而全无线索,最后拖着拖着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大理寺、刑部对此早就见怪不怪,到他们手中的都是各地的刑狱重案,十个案子能审理清楚并且顺利结案的有两成就不错了。

  大多是:穷人家被冤屈打成招;富贵人犯案找人顶包;刑不上大夫罚俸三年。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若说他们不尽力也没有,太子在一边盯着良久,没有看到他们有违规行为,可是诸多案子就是查不出来。举国皆是如此,又岂是一个大理寺可以改好的。

  这边太子为了查出一点蜘丝马迹忙得团团转。那边的金山倒是闲下来。

  太子恢复了原先三班贴身内侍的规矩,金山不用早起值早班,只剩下晚上查藏书阁这一项任务。尤其,太子最近总是出宫很忙,晚上也就匆匆见上一面,随意聊几句进展。

  后来,进展也没得聊了,因为真的没进展。

  太子给了金山一个特别大的恩典,每个月十五日,金山获准出宫。实际上,这是太子的私心,每个月十五宫里都会少一名内侍。他真怕下一回少的是金山。

  玄羲每个月十五都加紧派人,盯着阖宫上下,但就是找不到人是怎么没的。他抓不到任何证据,金山还没进宫前,他曾经闹到过王上那里去。内侍监只说是登记错误,王上反而还责罚太子多管闲事。

  太子越是动作一次,宫里的口风就越是紧,早就什么都问不出来,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知道死去的内侍是被咬了。

  他现在连宫里确切人数都不知道。一切都讳莫如深啊。

  讳莫如深,深则隐。

  宫里像个铁桶一般,宫外却出现突破口,先是兰花党的纸条,又是银扇看见的一切,所以玄羲总找机会出宫。

  很快,又到了一个月的十五日,金山能出宫去。她遵循规矩,早起拜别太子,发现太子天没亮就出去了。

  据说,宫外又有兰花党动作。

  金山可管不了这许多,她今日回家还有事情要做,她想从家里带一些菜种子,瓜种子。

  椒兰殿后面有一片不错的空地,她相中了好一阵子,据说这片空地以前是先王后种花的花圃。椒兰殿荒废以后,花无人料理早就都枯死,到如今也无人过问殿后的那一片空地。

  金山打算在那里种菜改善生活,吃的菜宫里厨房就那几样,多出的要用银子买,有空地为什么不种。

  回到家后金山才知道,原来太子和她回宫的第二天,就派御医出宫给妹妹看病。太医给妹妹诊治时并没有说明是谁派来的,只说是应一位贵人的邀才来。

  金山在宫里总共认识的人一个手就能数过来,除了太子还有哪位贵人?

  在养母和妹妹的追问下,金山只道是上次见过的华羲。

  养母又问,他是什么官职,金山便撒谎说是东宫领率,不小的官职,所以能差御医前来。

  妹妹遇到的是好事,御医瞧了妹妹的病症后,开了不同于其他大夫的方子,吩咐养母照着方子抓药,因是陈旧病,需得格外静静安养,保证饮食调和,如此吃上六个疗程,大约可见好。若是今年过冬至时不添病,明年开春可以痊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