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满月日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028 2020.06.06 11:17

  “殿下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柳牧景觉得有些糊涂。

  凌盛王朝不单是一个食血者的问题,而是沉珂已久。它如同巨轮已千疮百孔,堵无可堵,早晚都会沉入历史的海浪里。而这艘巨轮中最大的窟窿就是食血者。

  王室供奉着吸食人血的恶魔,这个消息若是真的,必然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太子就算不被废黜,整个王室也已经风雨飘摇。就算太子现在立刻即位,整改吏治,也不过是如同明宗、睿宗那样的小修小补。

  玄羲答非所问,“我如今的人生其实比你知道的要艰难很多。无所谓了,反正谁到最后不是一死。”

  “殿下何必如此悲观,其实什么都不用做,等待时机。左相再怎么样也是臣子,能拿殿下怎么样?就算什么都不能做,迟早殿下会是一国之君。”

  柳牧景沉稳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他知道这话无意是在咒骂王上。但人迟早要死的,就算是万岁万岁万万岁的王上,也会有百年之后。在他的心里,父亲传位给儿子难道不是天道吗?

  在他看来,太子想要保护兰花党无疑是自己反对自己。

  “在你的心里,祖父传位给父亲,父亲传位给我,是天理昭彰的事情。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先祖的王位又是从哪里来的?”太子顿了顿,想起金山那天在书房外面说的话,“黄帝产昌意,昌意产高阳,是为颛顼。颛顼产鲧,鲧产文命,是为禹。黄帝的整个世系都是女子,如今却被歪曲成男子,母系氏族又在哪里?尧舜禹时期禅让制,现在禅让制又在哪里?”

  “就算父传子像禅让一样被取代,那也不是现在。只要太子守住基业,凌盛朝不在,也绝不会在太子殿下这一代被颠覆!”这几句算是柳牧景的肺腑之言,“卑职一定会保护殿下周全,百死不悔,万死不辞!”

  说到这里便没法再往下讲。太子颔首,只得说:“你一片忠心天地可鉴。”

  柳牧景显然没有懂得玄羲说什么,但是玄羲相信金山如果在跟前,一定懂得他说了什么。

  末了,玄羲又道:“去昨日兰花党纸条出现的地方查查吧。”

  玄羲和柳牧景一前一后赶路,再无他话。

  两人至昨天出现纸条的大街上探查,然并无收获,街上人迹寥廖,不复往日的热闹。似乎他们晚来了一步,周围都被清场。他们也不敢张扬,只悄悄打听,询问昨日见过兰花党的人都去了哪里。

  店铺和房檐依旧挤挤挨挨,旗幡接连不断,可是人却少了许多,好像空了一半的壳子。

  原本繁华的大街上十分萧条,招牌林立的店铺还开着,却没有多少人进出。耳边吆喝的声音没有了,人们都在默默地做着自己的营生。

  玄羲正在走访,却见一家店铺的布番后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居然是金山。

  这一回他们是真的偶遇。太子一扫之前的阴霾,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金山便觉得快乐,再忧愁的事情都能抛诸脑后。

  太子一见金山大喜过望,查访也没什么进展,便留下了柳牧景一人,自己追着金山去了。

  他不知不觉地跟上去。

  有的时候在寻常的情况下不会这样做,但当你遇见一个人,什么都会改变。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就是想这么做。

  金山穿了一件再寻常没有的布衣,外面罩短褂,可能十个在街上的人,有九个会这样穿着,玄羲依旧能隔老远一眼认出来。

  玄羲从背后叫住金山:“喂。”

  金山圆圆的眼睛看到身后的青年狼狈追赶她的样子,不由得一下子笑了出来。

  金山笑容纯真,又不失俏皮,玄羲看着看着脸上露出傻笑,差点忘记了自己的来意。他忍不住说:“你好忙啊。”

  金山被他说的不明就里,只是盯着太子看,看他一个英俊公子却和傻子一样张着嘴。

  玄羲见到金山本想着说几句甜蜜的话,比如“你好忙啊,总忙着在我心里走来走去。”但他张嘴半天,最后一段还是未说出,为什么这些话这般令人羞耻。

  柳牧景此时追上来,见到金山皱了皱眉头,附在太子耳边说了什么。

  玄羲勃然变色,不复刚才突然见金山到那种傻笑的高兴劲,对金山沉声说:“我还有事,你亥时前记得回宫。晚上回椒兰殿记得早点休息。”便和柳牧景匆匆离去。

  柳牧景查到,昨天兰花党在街上散发传单,王兆尹抓了一批人,大约有十个,故而今日的大街集市上如此萧条。

  按照先前的做法都会关在牢狱内,可这批人并不在大牢里,而是被关在罗城外的一处私宅。

  私宅不是别人的,正是左相的。

  太子联想到今日又是十五,突然抓人会不会有其他可怖的原因。

  他和柳牧景骑马赶往左相的私宅。两人翻墙进入左相私宅查探,然而里面除了左相的府兵却再无他人。玄羲和柳牧景只得无功而返。

  这批人不会凭空消失,柳牧景的消息来的太慢。左相必然不会长留这十个人,放置在私宅内也只是暂时中转,真正的目的地并不在此处。

  左相的宅邸有十余处,他把人从一个宅子里运进另一个宅子。

  酉时天色渐黑,太子和柳牧景还在宫外徒劳无功的奔波。

  金山打算回宫,她带了不少菜籽,心满意足地走在回宫的小道上。

  而地宫里的夜王,却出来了。

  今晚正是满月,夜王体内那股寒流似乎缓缓流淌,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极为焦渴,五脏六腑都如同被放在炭炉中。

  他在满月之外的日子,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吸血,也可以不吸,而满月之时必须要饮下鲜血。否则,那种饥渴、寒冷的感觉就会侵蚀他全部感觉,让他丧失了除了想喝血之外所有的欲望。

  他的眸子变得比以往更为赤红,对血的渴望吞噬了他的意志,双眼仿佛被无数根针尖刺穿,眼前所见的一切都被红色所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