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这届太子不及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绿瑾山

这届太子不及格 溪月Luna 2105 2020.06.07 12:56

  夜王极其不耐烦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被桎梏,被血液所捆绑。

  左相赈灾完毕回朝,立即来拜见他,说是在回京的路上命王兆尹准备了一份有趣的礼物送给他,会比以往的礼物都要有趣。

  礼物的地址选在他一座无人的私宅内。礼物连同宅邸一起送给夜王。

  原本觉得无趣的夜王来了兴趣,什么样的礼物需要用整个宅邸去装?

  左相笑而不语,恭敬递上了他位于京都城郊的地契。

  地方离玉真观并不远,叫做绿瑾山。

  玉真观建在山上,附近地势较高,有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道观的前后不能住人,道观的存在会吸走方圆数里之内的福祉,凌盛国的人有些迷信,所以坚定地不住在玉真观的前后山上。而绿瑾山就在玉真观的后方。

  绿瑾山附近除了一个道观外,周围无烟火人家。

  左相送礼物的地点便在那里。

  夜幕降临,夜王也降临在那座叫绿瑾山的地方。

  他不似常人,人用走的,他可以用掠,掠过一片丘陵。夜王的速度比人要快上数倍,跑动起来就如一阵劲风刮过。

  绿瑾山中的空气幽湿,耳边总有凄凄然的声音回响,忽远忽近,似有人在呼嚎。愈往深处走,愈寒气逼人,那是一种幽凄阴郁的气息。

  夜王深吸了一口气,微合双目,这个地方果然有趣,眼前都是迷瘴,活人一旦进来,难以辨别方向,就会困死在山里走不出来。

  除了这些,还有另外一层有趣的意味。

  二百三十余年前,夜王在这里打过仗,此地曾经尸横遍野,直至现在还鬼气森森。夜王来到此处,总感觉有些遥远飘渺,有缠绕不绝的东西在撩动他,也许,是二百多年前那些死去的人的冤魂。

  玉真观建在这附近也是为了震慑当年那场大战的死灵。

  人们厮杀着死去,随后又立即复活,鲜血覆盖了所能看见的每一寸土地。那晚猩红的血月照亮了大地,回忆到此处,夜王的眸子发着红光,兴奋地张嘴,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他的笑容没有使他绝美的容颜增色,反而变得极为狰狞,面颊上苍白的肌肤露出红晕。回忆着,那曾是多么美妙的夜晚。

  夜王慢慢往前走,细细回味曾经的快感。

  又行了半里路,山中诡秘的阴气更甚,遮天蔽日,不经意间一座庞大的破败庄园出现在眼前,仿佛海市蜃楼。

  故地重游,发现这里还盖了房子,甚至房子都已经破败了。原本恢宏的大门已经残破成为朽木,不过依稀能辨认出当年雕梁画栋的模样。

  人们的房子和他们的寿命一样,很容易腐朽,对于永恒寿命的夜王来说,几十年、几百年不过一瞬。

  夜王轻松地踏入迷雾缠绕的大门里,觉得左相的这份礼物到现在让他很满意,不过,还是缺了什么。

  他往里深入,在雾气蒙蒙的残破庄园中辗转,深入山庄的内部,终于看见了他最想要的东西。

  一个活人。

  前几日,夜王就见过好几个活人,不过他们最后都变成了死人。一个少妇自缢,那个男人被夜王吸干了血液,掐断了脖子。

  夜王将男人和少妇放在一起准备烧掉时,又来了一个不长眼的男人。夜王当时已经饱了,需要一点餐后娱乐,便咬伤了他,看着他颤抖哀嚎着死去,倒下后又从地上爬起来,成为了自己的吸血傀儡。

  被他咬伤的人并没有资格成为和夜王一样永生的食血者。他们都是死人,却保留着吸血的欲望,是只有原始吸血欲望的会活动的尸体。

  夜王喜欢叫他们傀儡,这让他想起那个高高在上的王。一样都是收人操控,王上受他的操控,而吸血傀儡受到食血欲望的操控,他们漫无目标攻击撕咬每一个人能够感知到的活人。

  毫无疑问,那个此刻还活着的人也已经看见了夜王。

  那个男人是一个穿着短打束腰的穷人,看到夜王出现的时候,他还不敢相信的往前走了几步,但看到夜王赤红的瞳孔,尖利的獠牙,狰狞的笑容时,一切都太迟了。

  尖叫声撕破了雾气重重的夜幕,汩汩的鲜血疾射而出,他无力地想用手指堵住脖子上的两个窟窿,只是徒劳无功。

  夜王焦渴之感得到缓解,他满意地舔了舔鲜红的嘴唇,脸上染上红色血迹,让他看起来更为妖冶,宛如地狱的红莲绽放。

  他松开手,男人滑向地上,倒地后死亡征服了他。

  夜王并不急着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已经感觉到在断壁残垣后面还有人躲着,窥视着,颤抖着。

  这里不止一个活人。

  非常有趣。

  对于从七十年前,满月时供给的活人削减为一个以后,今夜无疑于是夜王的一场狂欢盛宴。

  夜王在心中倒数十下,地上的死人开始痉挛、抽搐,浑身的骨骼错位一般“咯咯”响。他在蜕变,蜕变为新生,“吼”,他长大嘴巴嘶吼,满嘴都是血沫子,一口带血的牙齿还在往外冒血沫子。他的两只眼珠蒙上了一层白膜,脸上也生出了红白黏液。他已经不能称之为他了,只是一团肮脏的骨肉。

  它笨重地迈着步子,跑动起来扑向不远处的砖瓦掉落的残垣后,一声声撕心裂肺地喊叫从后面传出来,那样痛苦。

  人间炼狱。

  夜王一个起落,飞身后去,看着同类撕咬,觉得今晚真是有趣极了,多少年,多少年都没有如此有趣过。

  很快,第二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吸血傀儡从地上翻身起来,他的身体和前一个一样笨重且僵硬,走起路来脖子还滑稽的一顿一顿,像是在不断点头。头一个傀儡下口太狠,咬伤了他的脖颈的骨头。只要脖子没断就好,它们就会一直跑,一直咬。

  空气中除了潮湿的味道还有腥臭,空气变得更为污浊。山中诡异的阴气笼罩住绿瑾山,竟把天上的星月都遮盖。天空灰蒙蒙的,一如万古长夜。

  夜王跟在后面,想要看看左相送给他的礼物还有多少份惊喜,或者说还有多少个人藏在绿瑾山中。

  今晚是狩猎时刻,如果他的傀儡找不到所有人,那在天亮之前,他会找到绿瑾山中所有的活人。

  没有人能看见明天早上的太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