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风水秘术 我真不是药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马冬梅

我真不是药神 潘海根 2354 2019.02.12 01:49

  一无所获的陈寒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给别人造成了误解,此时此刻的他,一脸败兴的正准备离开图书馆。

  他算是明白丹医为何会被时代给抛弃了,因为太假了!

  道医的藏书之多,占去了第三层的近半区域,但是其中的藏书大部分都是关于求长生不老的炼丹之术,而真正的治病藏书却数量极少。

  假,太假了!

  而且华而不实!

  一门古代最大的医学,不以救人危,使免祸,护人疾病,令人不枉死为目的,却去追求虚妄的长生不老,这种不务实的方向,不让丹医被时代淘汰才怪哩。

  不过陈寒生也知道,这就是物极必反的必然结果。

  丹医如此,中医也是如此。

  中医当走上鼎盛之时,人人深信中医时,也是各种追求养生长寿,包治百病的伪术泛滥,导致如今中医也被相当一部分人看作成“迷信”、“骗子”。

  只不过中医之所以还代表医学,是因为中医还在以治病为主,而丹医……则是完全的将炼丹追求长生为主了。

  看图书馆珍藏的那大量的炼丹术,就知道,丹医留下来的全是糟糠,而治病的精华却是遗落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唉,可悲!

  陈寒生叹了口气,然后朝门外走去……

  “你……站住!”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喝斥声,突然从身后响起。

  陈寒生回头,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一脸不悦的瞪着他,就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没有还似的。

  陈寒生眉头微皱:“您是在叫我吗?”

  “我面前除了你,还有他人否?”老者一脸温怒,原本他是不打算鸟这小子的,但是刚才他又看见这小子脸上露出了一脸的嗤之以鼻的表情,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别人来图书馆,都是带着一颗求知若渴之心来借阅典籍,知识是如此的神圣。而这个小子倒好,不仅一本书没看,进来后就是一通乱翻,最后还一脸的嫌弃,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呀?

  恶劣,这种心态实在是太恶劣了!

  “你是来干什么的?”

  陈寒生有些懵,这老头是谁?我好像没得罪他吧?

  沉吟了一下,还是礼貌的回道:“来图书馆,自然是来看书的。”

  “看书?哼,一个小时你最少翻了一百多本书,有你这样看书的吗?恐怕一目十行的本事也看不了这么快吧!”老者冷喝道。

  一听这话,陈寒生恍然大悟,肯定是自己刚才找书的时候被他看到了,于是解释道:“我是想找一本可以当教材之用的好书,不过没找到罢了!”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老者怒火更大了,怒斥道:“可笑!上面的藏书尽皆愧宝,哪本不可用作施教?在你小子眼里竟然称不上好书,实在是狂妄,老夫这辈子从没见过像你如此目空一切,狂妄自大之人!”

  陈寒生便脸一沉,问道:“你是谁呀?这里的……管理员?”

  “老夫不是管理员!”老者摇了摇头。

  陈寒生一听这话,就没好气的道:“你不是管理员,我爱怎么看书,关你什么事?”

  陈寒生是真的不高兴了,莫名其妙的被人逮住臭骂,任谁都受不了。

  不过,念在对方一把年纪的份上,陈寒生也不想跟他一般见识,懒得再搭理他,直接甩头就走了。

  老者望着他那嚣张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愣是差点被气到嗝屁,指着陈寒生的背影骂道:“你……真是个竖……竖子!”

  过了几分钟之后……

  “老师,您要的明代典籍,学生帮您找到了。”

  孟非从图书馆的二楼走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本书,恭恭敬敬地将手递到老者面前,此时他这位医学院校长,在老者面前谦卑的犹如一个书童。

  老孟不得不恭恭敬敬啊,眼前这个老者可不是一般人。在整个医学院,马冬梅这个名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近百的岁数,却鹤发童颜,看上去犹如刚过花甲之数,他乃是万州市中医学院之父,学院的创办人。

  虽然马老三十多年前就卸任了校长一职,不太管理学院事务了,但他却是终身校长,同时还是学校理事会主席。

  都说如今这个年代,学术行业已无大师,那么眼前这位马冬梅,就是真正稀少的近代学术大家。

  不仅他老孟在马老面前要自称学生,就是省医科大学的校长,乃至现在的京都医科大学的校长见到他,都得谦卑地自称学生,喊马老一句老师不可。

  老孟将书交到了马老的手里,然后就说:“学生现在去把寒生那小子叫过来……”

  “不用了!”

  马冬梅罢了罢手。

  “啊?不见他了吗?”

  老孟一愣,很是诧异。

  要知道马老这次过来学校,就是想来见一见那个新来的丹医老师陈寒生。毕竟前些日子之所以教育部能够如此迅速的通过审批,允许学院开设丹医课,就是马老出的力。

  可以这么说,如果仅凭老孟,别说教育部能通过这门课程的审批,就是省教育厅都过不了审,丹医,这年头教育厅怎么可能会允许学院开设如此“迷信”的医学课程?

  这也多亏了马冬梅出马,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专程致电教育部的部长,最后才能在四天时间里就把这事顺利的办下来。

  要知道,马冬梅自从三十年前卸任后,就很少见他出面办事了。

  哪怕是学院经费紧张到难以运转的地步,马冬梅都不会出面给省教育厅打个电话,帮忙提一句经费拨款的事,更别说往教育部打电话了,如今却是为了寒生那小子的丹医课直接找教育部部长,费尽心力支持,如此重视寒生那小子的丹医课,现在居然不想见那小子了?

  老孟有些蒙了,于是道:“您老前几天就说想见那小子了,怎么突然不想见了呢?”

  马冬梅一想到刚才那小子的嚣张模样,就怒意顿起,冷喝道:“见他,哼,起码得折我三年寿!不见!”

  马冬梅是真的气坏了,他之所以能长寿,就是心平如水的心态,今天却被陈寒生那小子气得两眼发黑。

  再见一次他?

  还是算了吧,这辈子都不想见了,马冬梅可还想多活几年哩。

  马冬梅沉吟片刻,转而又道:“两个月后的经方考试,你安排一下,让陈寒生的学生也一并参加,如果不及格,学院也就没必要留这门丹医课了!”

  “啊?”

  这一下,老孟真的傻眼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怎么马老似乎有要开除陈寒生的想法了?

  心中一紧,老孟赶紧道:“老师,这……这恐怕不妥吧?寒生现在只收了三名学生,其中两个都是中西医结合专业,对中医经方知之甚少,虽说他收了一名博士生,但却是西医学,就更不懂中医了,要让那三名学生参加经方考试,这……这不就是……”

  老孟后半句不敢说了,因为这不就是找个借口要取消丹医课程么?

  经方考试?根本不可能及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