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琴棋书画好可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上岸

琴棋书画好可怕 愚公挖坑 2379 2020.06.30 12:17

  此时,杨乘风最先要考虑的,当然就是尽快上岸,必须先活下去,然后再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有了这截枯木的帮助,果然安全系数大为增加,就在他快要精疲力尽时,终于抵达了岸边的浅滩。

  到了这里,水深只及他的腰部。

  他长吁一口气,缓缓站立起来,只感觉冷嗖嗖的,不由自主地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冷颤,而且全身酸痛酥麻的十分难受,他不由得感慨这短短的一番生死挣扎,可真像是熬过了几个春秋那般漫长。

  雨势依旧猛烈,可实际温度却并不算低,凭感觉这里应该正是夏天。他无法抑制地打几个哆嗦之后,这才渐渐感觉没刚才那么冷了。

  只是,他刚刚站稳脚跟,那汹涌的浊水便趁他分神之际,呼啦一下卷起救过他命的那根枯木要跑。

  “往哪跑!”

  杨乘风现已安全登岸,岂容浊水继续猖狂,顿时弯腰,一把抱住枯木,猛一用劲,将它啪的一声给扔到了岸上。

  随即,他也爬上了岸,疲惫地跌坐在枯木边,迫不及待地开始查看自己的右手掌。

  埋伏在树林中的阔脸大汉一见此情此景,忍不住又骂道:“这小子,被洪水冲了这么远居然都还不死?看来,他娘的这条贱命还真是挺贱的。”

  “大煞哥,这和他娘有什么关系呀?”

  “闭嘴,下次不要再问这些我无法回答的问题。”

  两道身穿蓑衣的人影从小树林中蹿了出来,借着风雨掩护,正朝杨乘风步步逼近……

  ……

  “怪了?还真是怪了,莫非还真是幻觉不成?”

  杨乘风无比纳闷,只见自己手掌处的鲜血还在缓缓流着,但是却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那鲜血搀和着雨水‘滴滴答答’而落,根本就无法聚集在一起,更别提什么违反自然规则,逆流进入手心了。

  “难道问题果真是出在枯木上面?”

  虽然他此时万分疲惫,但在强大的好奇心驱使下,他甘愿淋着倾盆大雨,探查起这根枯木来。

  这根枯木黑漆漆的,形状也是相当奇怪,像是经过了特意的雕琢一般。可仔细一看吧,其实它是天然形成的如此怪状。

  目测整根枯木长约半米,但它原本应该是一棵很粗大的树木,之所以变成现在的奇形怪状,是因为它不知已经熬过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许多地方都腐朽脱落,才被大自然给雕刻成了一件怪异的艺术品。

  “到底是什么扎了我的手,又是什么东西在吸血?”

  杨乘风将这根枯木翻来覆去的探究,可是依然什么发现也没有。

  “老子还就不信了?”

  他一怒之下,将手掌处的鲜血在枯木上到处溅洒。

  果然,这截枯木在鲜血面前露出了破绽,也可以说是它败给了自己的贪婪。

  只见枯木的某一处,血迹并未被雨水冲刷,而是一反常态地合拢凝聚着,然后浸入枯木中消失不见,这一切的动作,也只不过是几息之间而已。

  “你特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给老子滚出来?”

  在此风雨交加,凉风嗖嗖的背景下,这无比诡异的一幕直把杨乘风看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身,他之所以大声历喝,也不过就是想为自己壮壮胆罢了。

  哪曾想,更奇异的事情出现了!

  只见枯木上那血迹浸入之处,突然一个尖凸凸的东西挺了出来,还不等他的鲜血完全滴落到枯木上,便急不可耐的吞咽下去。

  “什么鬼?”

  杨乘风顿时被吓得猛然弹起,哆嗦着身子一连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凝目一瞧。

  “什么?”

  “居然是毛笔?”

  他不禁哑然,怎么也想不到制造这诡异场景的,仅是一支乌漆墨黑的旧毛笔。

  这支毛笔虽然才钻出枯木一小截,但杨乘风哪能认不出来,因为他本身就是个书法爱好者,苦练书法多年,毛笔早已拿捏过万千次。

  就在他愕然不解之时,那已经钻出枯木有半段身子的漆黑毛笔,不知为何却突然又往回缩去。

  “呀!尼玛的还想跑?”

  杨乘风疾步上前,狠狠一把捏住了它,拼命用力往外拉。

  就在此刻,诡异的一幕再现。只见他手掌伤口处浸出的血迹,居然顺着笔杆自下而上逆流到笔头处,被笔头吞噬得无影无踪。

  这可是他再一次的亲眼目睹,已经由不得他不信邪了。

  然而这支毛笔,也不知道它当初是怎么进入枯木中的,他想要把它一把拉出来竟然还不怎么容易。

  “给老子死出来吧!”

  杨乘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双脚死死地踩在枯木之上,双手一起铆足了劲,狠狠咬着牙齿往后拉。

  “啊!”

  随着他用尽全身力气地一声大喊,这支奇怪的毛笔“呲拉”一声,终于从枯木中被连根拔出。

  但是,由于他用力过猛,身子顿时一个踉跄,在“啊啊啊”的一阵手舞足蹈之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扑通一声仰倒在地。

  嗤!

  同时还伴随着一个刺耳的摩擦声。

  他无比好奇地循声望去,顿时惊得连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

  只见那刚刚才从枯木中被拔出的毛笔,此刻竟然轻易地刺进了他身边的一块光滑的石头中。

  这?可是坚硬光滑的石头哇!

  “噢卖尬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这支黑漆漆的古怪毛笔,已经完全颠覆了杨乘风的想象,哪怕他是来自二十一世纪也不管用。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它从石头中拔出来再说。”

  他满腹狐疑地将毛笔从石头中拔出,用手撑起快要精疲力竭的身子,就地而坐,一脸茫然的把这支奇怪毛笔拿在手中观看。

  却见这支毛笔长约九寸,通体乌黑,就连笔头笔杆都是黑漆漆的,那颜色就如同那捞上岸的漆黑朽木一般。

  笔锋看起来果然是尖锐无比的,可是用手按压笔锋两侧,却又弹性十分了得。从手感上来说,似乎它真的是某种毛料所制。

  但是,杨乘风不禁纳闷了:天底下真有如此坚韧锋利的毛料?

  纳米技术高度发达了么?

  就单以这笔杆来说,也与平常所见的光滑笔杆是完全不同的。

  可以看见,这笔杆上浮雕着一条傲气腾腾的盘龙。虽然整个龙身也同样是如漆黑墨炭般颜色单一,但整个龙的纹理都细腻得无可挑剔,活灵活现,禁让人不敢对它生出任何的轻视之心。

  ……

  “嘿……我说‘蠢废晨’,你果真是够蠢的啊,既然都已经爬上岸了都还不跑,乖乖地在这等死呢?”

  “大煞哥,你还别说,这蠢废晨眼光倒是不错呀,选了一块风水宝地!”

  “次煞啊,大哥都说八百回了,叫你别在地摊上买那些十文钱三本的玄书,你小子咋就是不听呢,整天不务正业的,尽琢磨这些迷信之事!”

  杨乘风陡然一惊,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并且已经摆明了来者不善。

  待他扭头望去,果不其然……两位鬼鬼祟祟的蓑衣客正一脸戏虐地盯着自己,从他们冷漠无情的不屑眼神中,可以轻易拉扯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死亡气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