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平凡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程昱解惑赵兴斩边让

三国平凡人生 天命蜉蝣 2826 2019.11.25 17:06

  公元192年,汉初平三年十二月,青州黄巾军宣布向兖州刺史曹操投降,投诚后的青州黄巾军连同家眷共计百万余人,曹操从中挑选出了三十万精壮男子,独立成军,号称青州营,又名青州兵。

  曹操本来想让赵兴作为青州兵的统领,但是被荀彧给劝住了,荀彧认为,青州兵势大,不可被外将掌管。

  曹操虽然信任赵兴,但是也觉得荀彧的话很有道理,于是青州兵不设统领,只听曹操本人的调令,改封赵兴为东平太守,并且赏赐赵兴黄金百两,金珠两颗。

  曹操自此实力大涨,彻底站稳了兖州,荀彧又推荐了东阿人程昱,颍川人戏志才为曹操谋主,这两人都智略过人,在他们二人的辅佐下,曹操的势力日益壮大。

  曹操见兖州安定,便想将在琅琊避祸的父母以及兄弟曹德给接到兖州享福。

  原来曹操在陈留起兵之后,曹嵩担心曹操失败,便举家搬离了陈留老家,迁居到了琅琊。

  赵兴被委任为东平太守之后,便搬离了泰山郡,带着周仓苏南二人来到了东平。

  东平乃是昔日东平王的国都,城墙虽然有些破旧,但是相比泰山郡,还是要高大很多。

  东平共设四道城门,其中北门还设有一道瓮城,曹操此时已经将治所迁去了濮阳,整个东平都交给了赵兴。

  赵兴到任之后,每日既要处理军务,又要处理政务,渐渐感觉有些吃力。

  曹操得知后,便派了一个名叫梁习的人来帮助赵兴,担任东平的主簿。

  梁习,自子虞,陈郡人,精通律法,他的到来给赵兴减轻了很大的压力,赵兴索性将政务全部交给梁习处理,自己每日带着周仓巡视城池,打理军务。

  一日,曹操闲来无事,带着典韦和一众将领出城围猎,返回城中的时候,发现街道上围了一圈文人,他们仿佛正在讨论着什么。

  曹操一行人靠了过去,只听里面一个衣着飘逸的中年男子正在指点风云。

  那男子身材修长,颌下有美髯,长着一双丹凤眼,只听他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当今天下,西凉李傕霍乱朝纲,能救天下的人,唯有冀州牧袁绍袁本初,那袁本初四世三公,麾下谋臣武将众多,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拯救汉室。”

  只听旁边一个人问道:“那我们兖州刺史曹操大人您觉得怎么样呢?”

  男子闻言,脸上露出了轻蔑之色,说道:“阉宦之后,不值一提。”

  曹操在一旁脸色变得有些僵硬,典韦拔剑就要斩杀那个口出狂言的男子,被曹操按住了手臂,说道:“不过一个狂夫而已,我们走吧。”

  曹操等人转身准备离去,只听那男子又说道:“前些日子那曹阿瞒还想征辟于我,真是可笑,我边让乃是天下名士,他曹阿瞒便是给我提鞋我都嫌弃他出身卑微,看看他做的事情,竟然用黄巾贼为将,麾下士兵也都是贼寇出身,这样的人窃居兖州,就是我们兖州人的耻辱。”

  曹操脚步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众人返回了州牧府。

  赵兴接到了一封来自曹操的密信,看完之后,赵兴感觉十分头疼,曹操让自己斩杀边让。

  边让是谁?在兖州的这些日子里赵兴对这个人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这个人就相当于后世的某些大V,拥有庞大的粉丝群,喜欢批评嘲讽权贵来提升自己的威望,说实话,这样的人本事不大,但是却极为麻烦,因为他们的交际圈实在是太广了。

  别的不说,就赵兴知道的,张邈和边让的关系便极为亲密,还有那陈宫陈公台也常常与边让聚会,杀这样的人,很容易惹出一身麻烦。

  周仓见赵兴面露愁容,开口问道:“大哥,你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赵兴将手中信件交给了周仓,周仓看后,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不就杀一个人嘛,这还不简单,那边让住在什么地方?我领几个士兵把他一刀砍了便是。”

  赵兴苦笑道:“哪有那么简单,这个边让可是当今名士,杀了他,可是很麻烦的,会被士人仇恨的。”

  周仓摇了摇头,说道:“大哥,你想多了,让杀他的是主公,又不是你,再说了,那些士人何时看起过你我兄弟?那陈宫老儿哪次见到我们不是一副清高的样子,还有那张邈,王楷许祀等人,他们都不曾看得起我们哥几个。”

  赵兴闻言一愣,的确,虽然自己刻意想与陈宫等人交好,但是对于自己释放出的善意,陈宫等人向来都是不屑一顾,倒是出身寒士的程昱时常提点自己。

  想到程昱,赵兴心中不由有了主意,他带着周仓,连夜赶到濮阳,前往程昱府上。

  程昱闻听赵兴求见,心中有些疑惑,他见到赵兴,问道:“子盛深夜前来,不知有何事?”

  赵兴说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请先生解惑。”

  程昱对于赵兴这个曹操麾下的大将感觉还是很好的,程昱本身便出身寒士,所以不会像一般士族那样对赵兴这样的人有所偏见。

  听完赵兴的来意后,程昱抚摸了一下美髯,缓缓开口说道:“此事不难,主公不愿意自己动手,而是密令将军出手斩杀边让,这是因为主公需要顾及自己的名声,而将军则不同,将军是主公的臣子,英勇善战,而且又机智过人,这样的人如果还名声在外,这对将军绝非好事。”

  赵兴心中一惊,他自投奔曹操以来,一路上顺风顺水,屡立战功,心中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似乎有点太过高调。

  程昱见赵兴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将军如今的地位,尚且在主公亲族之上,长此以往,恐生祸端,此次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污了自己的名声,这样不仅无祸,还能让主公更加信任你。”

  赵兴对着程昱深深鞠了一礼,真诚的说道:“先生之恩,赵兴永世不忘。”

  赵兴返回东平之后,第二天直接带领数十个亲兵前往陈留,此时的陈留太守乃是夏侯惇,夏侯惇闻听赵兴到来,立刻出门迎了上去。

  “哈哈哈,子盛,你可好久没有来看我了。”夏侯惇看到赵兴,当即翻身下马,大笑着与赵兴拥抱在了一起。

  赵兴与夏侯惇相会,切磋武艺,然后夏侯惇设宴款待赵兴。

  酒至三巡,夏侯惇问道:“子盛,你今日所来究竟所为何事?”

  赵兴笑了笑,说道:“无事,只是听说陈留来了一个名士,所以想请元让引荐一番。”

  夏侯惇皱了皱眉头,说道:“子盛可是说那边让?那厮自命清高,我可没有办法给你引荐,子盛今日怕是来错了。”

  赵兴故作惊讶的说道:“他连元让兄的面子都不卖?”

  夏侯惇冷哼一声,说道:“那厮就是个狂夫。”

  赵兴说道:“有意思,元让兄可知他住在何处,我倒想去见一见看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让元让兄都称为狂夫。”

  夏侯惇摆了摆手,说道:“你自己去吧,我就不陪你去了,平白影响了我喝酒的心情。”

  赵兴前往边让府中拜访边让,边让正与张邈陈宫饮酒,闻听赵兴前来拜访,直接让家丁将赵兴赶出去。

  家丁来到赵兴面前,说道:“我家老爷没空招呼你,你走吧。”

  赵兴大怒,强行闯入边让府中,指着边让说道:“你好大的面子,我诚心拜访你却连门都不让我进?”

  边让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指着陈宫张邈说道:“在座都是高士,哪有你一个鄙夫的位置?”

  赵兴冷笑道:“我好歹也是兖州上将,怎的在你府中连个位子都不配有?”

  边让笑道:“不过一个贼头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可笑,可笑啊。”

  张邈和陈宫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赵兴突然冷哼一声,直接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好个粗鲁的鄙夫,怎么,你还敢杀我不成!来,你杀,便是你家主公曹阿瞒他也不敢动我边让一根毫毛。”边让见赵兴拔剑,却并不惧怕,他可不信赵兴真的敢杀自己。

  “像你这种要求,我赵兴还是第一次遇到。”赵兴手起一剑,刺入了边让的胸口,口中冷冷的说道。

  陈宫和张邈都惊呆了,边让痛苦的指着赵兴,倒在了血泊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